“这两天手脚都勤快点啊,家里上上下下都要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做的好了,这个月的例钱翻倍?!弊泳舾?,不,伯爵府的下人和丫鬟们听到爵爷这句话,心跳不由的开始加速,就连眼睛都红了。

    我滴个妈呀,这才月初啊,这个月的例钱就已经翻了两倍了,要是照这么个速度翻下去,这一个月拿到的例钱,可比他们寻常时候一年拿的都多。

    事实上,老管家规定的例钱根本就是个摆设,遇到这么一位一言不合就翻例钱的家主,哪个下人到了月底要是还拿一倍的例钱,可是要被人耻笑的。

    李易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对正要出去的老方招了招手,说道:“老方啊,一会儿让人把桌角啊,柜角啊,门槛……,这些容易磕着绊着的地方都包上……”

    “姑爷,咱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包这玩意干啥?”老方撇了撇嘴说道。

    “让你包你就包,哪来那么多废话,再多问一句,明天就不用去城里干活了,村头那个勾栏,不如你去管着吧?”

    老方脸色顿变,急忙说道:“包,这就去包,一定得包!这走路要是磕着碰着了,多不好……”

    看到老方慌慌张张的跑出去找人,李易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边喝茶便休息。

    柳二小姐这几天基本看不到人,如仪和小环去城里买东西了,他一个人指挥了半早上,的确有些口干舌燥。

    老皇帝果然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文试之后的第二天,百官散朝之后,他的长安县子就变成了长安县伯,不过,除了依仗升级,俸禄升级,地盘扩大了一倍,爵位的提升,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永宁公主过几天就要来这里“治病”,至于百姓和朝臣都在议论,即将要进行的武试,谁在乎呢?

    没坐下多久,老方就又走了进来,说道:“姑爷,外面有人说是你的朋友,现在在门口等着呢?!?br />
    “带了礼物,好像还挺重的……”说完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老方又补充了一句。

    “那赶快请人进来啊?!?br />
    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不亦乐乎,尤其是带了礼物诚意很足的朋友,更不能怠慢。

    像李轩那种,从来不带礼物,还总喜欢从家里顺东西的,就不在欢迎之列。

    “不请自来,贸然拜会,还望李兄不要怪罪?!钡逼牍首诱驹谠鹤永?,笑着对他拱了拱手的时候,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愕然。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带了厚礼来这里拜访的,居然是他……

    “怎么,李兄不欢迎赵某吗?”齐国三皇子笑着问道。

    李易终于回过神,伸手道:“请?!?br />
    ……

    ……

    “不知三皇子今日来访,所为何事?”客厅之内,两人分宾主落座,一名丫鬟奉上茶水之后,李易开门见山的问道。

    他和这位齐国三皇子只有数面之缘,对他虽然没有什么恶感,但因为身份的对立,自然也算不上朋友,按理说,自己破坏了他的计划,他应该恨自己恨得牙痒痒吧?

    可看这位三皇子的样子,却似乎根本不在乎,至少从表面上猜不透他心里所想。

    齐国三皇子摆了摆手说道:“李兄不必见外,这里没有什么三皇子,只有赵颐?!?br />
    李易只知道赵是齐国的国姓,却是第一次知道三皇子的名字,心下却更为疑惑,这位三皇子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可自己和他,似乎没有这么熟???

    赵颐笑了笑说道:“李兄不必有什么顾虑,赵某并非心胸狭隘之人,那两场比试,李兄赢得堂堂正正,便是连修文和孟老先生都对李兄极为称赞,是我们小瞧了天下人,这两场输的不冤?!?br />
    李易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这位三皇子,送那么重的礼,真的只是为了套个近乎?

    “三皇子有话还是直说吧?!崩钜自俅慰?,到底还是要在景国混的,不太适合和这位三皇子走的太近。

    若不是李易对他实在没有什么坏的观感,排除立场之后,还对他有些欣赏,早就让老方送客了。

    这位三皇子的性格似乎很好,从李易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发现了,踏入这座院子之后,直到现在,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动作,都没有让李易感觉到丝毫的不舒服,和这样的人说话,自然而然的便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管李兄相不相信,在下是真的想交李兄这个朋友?!闭砸每醋潘档溃骸罢阅臣哪昵峥〗芩悴坏蒙?,但见到李兄之后,才明白什么是天纵之才,说句实话,李兄没有生在我大齐而是生在景国,赵某实在是遗憾至极?!?br />
    “三皇子谬赞了?!崩钜撞坏貌怀腥?,这位三皇子夸人很有一套,说起大实话来,表情诚恳,态度感人,明知道对方是齐国皇子,对他的好感度依然蹭蹭的往上涨。

    “若非齐国与景国对立,你我二人,一定能成为至交好友?!闭砸每醋爬钜椎?。

    “可惜,没有如果?!崩钜滋玖丝谄档?。

    “那也未必……”赵颐笑了笑,忽然问道:“听闻李兄和秦相长孙秦余以及蜀王之间,有些不合?”

    李易转头看着他,赵颐也并没有让他回答,笑着说道:“无论怎么看,蜀王都是最有可能继承大统的皇子,而秦府日后,必定会如日中天,我不知李兄为何会与这二人结怨……”

    赵颐语气顿了顿,看着他,表情略有认真。

    “赵某只想让李兄知道,不管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大齐,永远都有李兄的容身之处?!?br />
    赵颐看着李易的眼睛认真说了一句,从怀里取出一物,放在了两人之间的桌上。

    “在大齐,见此物如见赵某,李兄收好了?!?br />
    李易看着桌上的一块龙形玉佩,若有所思。

    这时,赵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这次在景国停留日久,赵某明日便会离开,不能久叙,实在是遗憾……,希望还有再见到李兄的一天?!?br />
    “赵某可是还记得,李兄尚欠我一顿饭?!彼俅嗡盗艘痪?,便要转身离开。

    “不不不……”李易摇了摇头,指着从外面走进来的李轩说道:“欠你一顿饭的人在那里?!?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