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老者看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年轻人,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表情。

    他眉头微皱,抬起头看着上方的景帝问道:“皇帝陛下确定,要让此人代表景国和老夫论辩经义?”

    齐国使臣脸上也纷纷露出不满,孟老先生的身份何等尊贵,在齐国,就是陛下也对老先生礼遇有加,在他们看来,便是景国的大儒也相差孟老先生甚远,这么关键的比试,景国居然派出这么一位小辈,这不是有损孟老的身份吗?

    “君无戏言,朕既然说过让李县子出场,自然不会反悔?!本暗刍恿嘶邮?,说道:“老先生放心,这一场是胜是负,我景国都承认?!?br />
    齐国使臣闻言,在心中呸了一声,还是胜是负……,你们有胜的可能吗?

    “陛下,请三思!”

    “是啊陛下,这万万使不得……”

    “李县子他毕竟太过年轻,还是让周大学士上吧?!?br />
    百官顾不得齐国使臣还在场,纷纷出言劝谏。即使昨日李县子在诗词一道胜过了齐国天才,但今日所比的可是经义,是实打实的真才实学,万万不能玩一丝花俏??!

    “众卿不必多言,朕意已决?!本暗垡豢?,便打破了朝臣的所有幻想。

    老将们懒散的靠在柱子上,看着焦急的文官不住撇嘴,陛下做事,什么时候让朝臣失望过,既然他都觉得李小子能行,岂有不能胜之礼?

    吏部侍郎李明泽的脸上说不上是什么表情,从始至终,他都不知道他的这位侄儿,到底有多少本事……

    倒是秦相一直不发一言,用饱含深意的眼神望了李易一眼,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齐国老者的恐怖,陛下凭什么以为李易能取胜?

    齐国使臣还在殿上,比试已经开始,即便朝臣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此时也只能闭上嘴巴。

    他们用略带绝望的眼神望着殿中的二人,一人弱冠之龄,生的极为俊秀,一人面如枯松,垂垂老矣,今日若比的是谁生的更为俊俏该多好?

    罢了罢了,文试好歹还赢了一场,不算太过丢人,若是武试赢得漂亮,丢掉的颜面也还是能挽回来的。

    景帝开口之后,孟姓老者便不再多言,转头看着李易,问道:“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何解?”

    朝臣脸色开始变的肃然,从现在起,比试便正式开始了。

    这位大文宗一开始并未难为李县子,所问的乃是《尚书》第一篇《尧典》中著名的一句,但凡读过一些书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句。

    李县子若是连这句也回答不出来,这场比试,也就不用再进行下去了。

    “出自《尚书·尧典》?!崩钜仔牡勒饫贤芬餐竦?,这种题他最喜欢了,照着《十三经注疏》直接念就行了。

    “克明俊德,以亲九族。能明俊德之士任用之,以睦高祖玄孙之亲。九族既睦,平章百姓。既,已也。百姓,百官。言化九族而平和章明。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於变时雍。昭亦明也。协,合。黎,众。时,是。雍,和也。言天下众民皆变化化上,是以风俗大和?!?br />
    没有人对李易能答出这一句话而意外,只是他的遣词用句,却让几位大学士眼前一亮,因为这已经近乎是标准的回答了,一位饱读大儒能给出这样的答案并不奇怪,但从一个年轻人的口中说出,意义就大不一样。

    至少让他们知道,李县子在经义一道的造诣,比他们想象的要好上许多。

    孟姓老者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赞赏,没有再次开口。

    实在是眼前年轻人的回答实在是无懈可击,无论是释义还是用句,都让他挑不出一丝毛病。

    李易对于比试的规则自然不陌生,对面的老头不发问,那就轮到自己了,既然他刚才对自己那么厚道,他自然也不会难为对方,开口问道:“公会齐侯于欢,夫人姜氏至自齐……”

    “《公羊传》,桓公三年,九月?!崩钜椎幕盎姑凰低?,孟姓老者便淡然说道。

    朝中百官大多数还在苦苦思索这句话到底出自何处,闻言纷纷抬头惊愕的望着齐国老者,心中惊诧不已。

    这位大文宗,究竟对十三经熟悉到了何种程度?

    周大学士摇了摇头,十三经是极为重要的经义著作,那位齐国文宗怕是对于其中的每一句话都烂熟于心,根本难不住他的。

    “公会齐侯于欢,夫人姜氏至自齐……,出自《公羊传》第几页,第几段,第几行?”

    李易看着孟姓老者,心中暗道:“让你装逼!”

    孟姓老者脸上的表情一僵,本来已经想好了下一次该如何发问,要说的话堵在了喉咙。

    周大学士张大嘴巴,百官更是瞪大双眼,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辩经------还能这么问?

    景帝的身体向龙椅之后稍微缩了缩,伸出一只手揉了揉眉心------顺便遮住了脸。

    在齐国三皇子难以置信的表情还没有消去的时候,齐国一位使臣早已反应过来,走上前,大声说道:“岂有此理,这是何等问法?”

    “不行吗?”李易没有理会那位齐国使臣,转头看向了刚才宣读规则的宦官,问道:“有规定不能这么问?”

    那宦官怔了怔之后,摇头道:“没……,没有。只要所问包含在经义之中便可?!?br />
    百官面面相觑,这条规矩当然是没有的,但是大家都是读书人,也是要脸面的,哪有人真的会这样问?

    这等问法,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但按照辩经的规则,李县子的这种问法------似乎也并不是不可。

    毕竟他的问题,也没有超出经义的范畴,若是真的对十三经极为了解,或许也真能回答出这个问题也说不定呢。

    不过,看那位齐国大文宗的样子,他似乎……,还没有熟悉到这种程度。

    那位齐国使臣脸色涨红,在孟姓老者挥了挥手之后,恶狠狠的瞪了李易一眼,无奈的退了回去。

    孟姓老者看着李易,说道:“你的问题,老夫的确不知,不过,这道问题,你能回答出来吗?”

    百官面色古怪,这位大文宗可能真的被李县子刚才的问题问懵了,既然李县子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又怎么会没有丝毫准备?

    看来陛下这次之所以会让李县子上场,便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幕,正面难以获胜,便兵出奇招,陛下果然是陛下??!

    “老先生这算是第二个问题吗?”李易看着孟姓老者问道。

    老者淡淡的说道:“若是你的问题,连你自己都回答不出来,那么按照规矩,老夫也算不上输?!?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公会齐侯于欢,夫人姜氏至自齐……,出自《公羊传》第八页,第六段,第三行?!?br />
    在依靠调版印刷的时代,想要著书立传,无疑是地狱般的难度,有些大儒一辈子也出不了一本著作,像这些儒家经典,虽然已经流传了数百上千年,但也不像后世一样一本书就有几十上百个版本,景国人齐国人读的,其实是同一本《公羊传》,因此李易的问题,只有一个答案。

    早已有宦官取来了《公羊传》一书,周大学士亲自确认,李县子的答案分毫不差。

    老者此时也已经想到,既然李易能够问出这样的问题,定然也能够答出来,只觉得堂堂文宗,被一位小辈如此羞辱,心中微怒,看着他问道:“既然如此,你便告诉老夫,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父子主恩,君臣主敬……,出此哪本书,第几页,第几行?”

    百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李县子这一招虽妙,但也只能使一次,若是对方也问出同样的问题,他必定是答不出来的。

    齐国使臣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兵出奇招又如何,终究也不过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已……

    李易略一思考,便笑了笑说道:“《孟子·公孙丑下》,第十二页,第五段,第十三行?!?br />
    孟姓老者面无表情,百官在心中暗叹,李县子就算是随口编出一个答案,等一会也会被否认掉,根本无济于事。

    好在弘文馆距离立政殿并不远,不一会儿,便有一名宦官将《孟子》一书取来,交到了周大学士手中。

    周大学士摇了摇头,翻开几页之后,说道:“《孟子·公孙丑下》,第十二页,第五段,第十三行,写的是……,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父子主恩,君臣,君臣……”

    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周大学士猛的抬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易,呼吸急促,手中的《孟子》掉落在地也全然不知。

    “这怎么可能?”孟姓老者终于抬起头,浑浊的老眼中露出了浓浓的难以置信,大步走过去,将那本《孟子》捡起来,快速的翻动。

    片刻之后,他缓缓的合上书,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李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迥然不同。

    【ps:晚了点,这张三千字,不短,回宿舍休息,明天继续还?!?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