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县子李易,在朝堂之上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圣眷极浓,擅长算学,精通佛理,又擅医术,他献出的天罚使得景国在军事上不再积弱,面对强大的齐国时,也有了还手之力。

    但同时,他开百年之先河,在皇宫之中,当着百官的面殴打亲王,视礼教为无物……

    一直以来,朝中官员都对他褒贬不一,但这一次,哪怕是亲近蜀王的朝臣,也不得不真心实意的称赞一声,“干得漂亮”!

    因为这一场比试的意义,早就超过了比试本身。

    数次的失利之后,朝廷在民间的威信已经降低了不少,若是在这种国与国之间的较量中,连输两场,怕是天下的臣民会对陛下,对朝廷失望透顶,这也是齐国人想要达到的目的。

    现在好了,李县子用极其响亮的巴掌将他们的阴谋抽了回去,你们齐国人写诗不是很厉害吗,现在连他自己都承认了远远不如李县子,甚至离开的时候还死皮赖脸的向陛下讨要了李县子的一张原诗稿,以后谁还敢说景国无人?

    皇宫之外,从天色刚亮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站在远处等待。

    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其中又以年轻人为主,儒生占了大多数,有京都学子,也有特意从邻近州县赶来的人,因为今日在皇宫中进行的,不仅仅是两个人的比试,更是国与国的比试,与他们每一个人切身相关。

    昨日已经输了一场,今日的比试则显得尤为重要。

    大多数人都脸色凝重,也不见交谈,偶尔望一眼宫门口的方向,比试结束之后,消息要传出去,必定会经过这里,他们便能在第一时间获悉。

    众人不知等了多久,在某一个时刻,前方终于传来了一声厚重的声响。

    宫门口的守卫打开宫门,百官从里面走出来。

    他们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看上去极为轻松的样子。

    在不远处等待的众人见到这一幕,神情微怔,随后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了一丝喜意。

    不多时,便有几匹快马从人群边缘飞驰而出,“第二场比试,景国胜”的消息传向四面八方。

    ……

    ……

    “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齐国三皇子的?”李明珠没有动筷子,看了看李易和李轩问道。

    李轩有些郁闷,说道:“我们怎么知道在群玉院遇到的那个家伙就是齐国三皇子,我还觉得他人挺不错呢?!?br />
    寿宁公主大口的扒饭,闻言抬起头,嘴角沾了一颗米粒,好奇的问道:“群玉院是什么地方,好玩吗,下次也带我一起去?!?br />
    晋王李翰可不管这些,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机会,不抓紧时间多吃几口,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

    李易想着早上还和如仪说过要回去吃饭,这下怕是得等到下午了,一边给旁边小永宁的碗里夹菜,一边看着李明珠说道:“那就是齐国三皇子,他为什么会跑来京都?”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这位齐国三皇子,虽然排行第三,但却是齐国所有皇子之中最有能力的一个,深得齐国君王信任,在齐国百姓心中的威望也很高,这一系列针对我景国的事情,应该就是他一手策划的?!?br />
    李易点了点头,这位齐国三皇子,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

    仅凭他带着几个人随齐国使团来到景国,一步一步将老皇帝和满朝文武逼迫到这个地步,回去就足以吹一辈子的牛逼了。

    不说别的,如果不是李翰这货没有偷懒,将那本小册子上所有的内容都看完了,单单那一道棋盘和粮食的题目,就让老皇帝和百官眼睁睁的跳到他们挖好的大坑里,千百年后,中学课本上讲等比数列的时候,可能就会将此事当做一个有趣的例子,老皇帝的名号绝对会比景国的开国皇帝还要响亮。

    当然,这位三皇子最恐怖的地方还不在这里,明明是敌对的关系,但李易却对他没有多少的厌憎和敌意,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

    如果日后他成为了齐国的国君,那景国可就危险了,蜀王那个草包,只会开party,和那位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这样下去,一旦老皇帝归西,景国也就距离灭亡不远了。

    “李县子,陛下召见?!?br />
    常德这家伙之所以不受人待见,就是因为他总在最不适合出现的时候出现。

    李易放下筷子,摸了摸永宁的脑袋,说道:“我先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br />
    随后他便站起来,径直向外面走去。

    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干脆爽快,常德一时有些发愣。

    “走啊,还愣着干什么呢?”李易站在门外,回头看着常德催促道。

    ……

    ……

    “李县子这次似乎挺着急啊?!背5碌纳粲涝妒且醪獠獾?。

    “你说陛下这次叫我做什么?”李易一脸好奇的问道。

    常德淡然说道:“陛下的心思,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怎么知道?”

    不懂得揣摩帝王心思的太监不是一个好太监,也不知道就老常这智商,是怎么爬上内侍总管的位置的,莫非是走了后门不成?

    “会不是赢了和齐国人的比试,陛下一高兴想要赏点什么,银子这次就不要了,要是能有个国公当当,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常德撇了他一眼道:“别做梦了,进去吧?!?br />
    李易走进勤政殿的时候,景帝居然没有在上面批阅奏章,而是站在下方的一处桌案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什么。

    “臣……”

    “行了行了,这里没有别人……”景帝摆了摆手,回过头看着李易问道:“你是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想出这首诗的?”

    李易撇了一眼桌案,发现那上面是他刚才抄的第一首回文诗,第二首被赵修文当着百官的面要走了。

    李易心中默念,苏大居士的棺材板一定要压住,说道:“回陛下,臣也不知为何,当时在看到题目之后,脑海中忽然就冒出这一首诗来……”

    景帝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罢了,就连那赵修文都那么说,想来朕还是小瞧了你?!?br />
    “朕答应过你,若你能赢下这一场比试,朕就允许你带永宁出宫一个月,君无戏言,等到和齐国的这件事情过去,朕便会兑现承诺?!?br />
    老皇帝还是挺信守诺言的,这桩买卖做的划算,李易心中这样想的时候,却听他再次问道:“你对经义可熟悉?若是让你去和那齐国文宗辩经,有几分把握?”

    李易愣了一下,连连摇头:“陛下知道,臣也就是懂点诗词,对于经义什么的,实在是一窍不通,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只是一个秀才,连秦相和那么多大儒都不行,臣就更不行了……”

    景帝点了点头,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众多经义,要想深刻理解,至少也得花上十余年时间,而要想真的的融会贯通,则要穷尽毕生精力,如果连弘文馆的大学士都不行,便真的无人能胜了。

    总之,这一次,他不能再寄希望于李易。

    “你先下去吧,让永宁出宫是为了给她治病,朕不会以此为条件,等到此事过去,朕自会另外赏你?!?br />
    “臣告退!”

    李易拱了拱手,转身向殿外走去。

    景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浮现出一丝思忖之色,忽然开口道:“两个月?”

    李易的脚步一顿,片刻之后,回过头,疑惑的问道:“陛下刚才说……,什么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