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从勤政殿出来,看到李易牵着永宁的手,嘴里哼着一种轻快的无名小调,心情明显不错的样子,李明珠走上前问道。

    “一会儿去立政殿就知道了?!崩钜姿婵诨亓艘痪?,又在永宁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小姑娘的眼睛瞬间就变的明亮起来。

    李明珠神色微动,瞬间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事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李轩的表情也略有振奋,对于片刻之后的比试,立刻变的期待起来。

    “兹事体大,还请陛下三思!”

    “李县子在算学一道确有天赋,但今日之比试,万万不可如此儿戏!”

    “还请陛下收回成命,我们不能再输了??!”

    ……

    ……

    听到景帝刚刚宣布的消息,几位朝中大员表情变化,纷纷上前劝谏道。

    早已习惯了李易总是能在关键时刻为他创造惊喜,刚才看到他的表情,又怎么会不知他心中早已有十成的把握,此刻也懒得和众臣解释,挥了挥手说道:“朕意已决,众卿不必多说,时辰快到了,随朕去立政殿吧?!?br />
    “陛下……”

    几位官员还想在说什么,景帝已经走出了大殿。

    “这,陛下这也太草率了,难道李县子的诗文造诣比卫司业还高,今日怕是输定了啊……”礼部尚书一脸担忧的说道。

    他身后几人的脸上甚至已经浮现出了一丝绝望之色,一个弱冠之龄的年轻小辈,怎么能比得上精研此道数十年的卫司业,陛下这一时的儿戏,会让景国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反观卫司业,脸上却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失望或是愤怒的表情,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毕竟在输多赢少的情况下,他也有非常大的心理压力,赢了当然好,要是输了,马中丞就是他的前车之鉴,被京都甚至整个景国的人唾骂,想想就觉得可怕,若非必要,谁愿意将一世英名压在这一场比试上?

    那位李县子,还是太过年轻,而年轻气盛,往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秦相罕见的没有对此事发表什么意见,在场诸人之中,哪怕是董文允,要论对于这位李县子的了解,都远远比不上他。

    如果连卫司业都没有胜的把握,陛下此举,恐怕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

    ……

    立政殿是百官上朝的地方,不过从昨日开始,早朝已经不再是立政殿最为重要的活动了,没有什么比胜过与齐国的比试更为重要。

    核心的十余位官员和景帝在勤政殿商议要事,其他人则是在立政殿外等待。

    李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殿外已经有不少人了。

    此时时辰未到,殿门未开,三人走向角落里一处人影稀少的僻静之地时,原本和李明珠小声说话的李轩忽然愣了一下,随后便面露喜色的走向一旁,拍了拍一位年轻人的肩膀,意外的说道:“兄台,我们又见面了?!?br />
    年轻人回过头,表情有些愕然,看到李轩时,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很快就变的恍然,说道:“你是,群玉院那……”

    李易和李明珠随后走过来,他看到那年轻男子的时候也有些意外,上次在群玉院,因为没有位置,李轩主动上去和对方拼了一桌,虽然并没有过什么交谈,但李易对他的印象却还不错,这一次居然在皇宫遇到,的确挺让人意外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平日里很难遇到合乎胃口的人,李轩看着他好奇问道:“莫非你也是朝中官员,以前怎么没有见到你?”

    那年轻人一时语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李明珠惊诧的看着李轩,远处的人群望向这边,同样产生了不小的骚动。

    李易看了看年轻男子以及他身后众人,转头四顾,看到百官脸上的表情,心道不会这么巧吧?

    “齐国三皇子?”李易看着他,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被景国百官排挤在外,这几人又明显以他为首,除了那一位名扬京都的三皇子,似乎也不会是别人了。

    “两位李兄,我们又见面了?!蹦昵崛宋⑽⒁恍?,对他们拱了拱手说道。

    李轩表情愕然,一时间没有从这个意外中回过神来。

    李易对那年轻人拱了拱手,扯着李轩的袖子将他拉到了别处,这一种场合,可不适合和对方套近乎。

    “和他们在一起的,似乎是景国长公主,三皇子认识那二人?”李易三人离开之后,一位老者上前问道。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见过一面,也是两个有意思的人?!?br />
    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问道:“第二场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修文兄准备好了吗?”

    另一位年轻男子靠在廊柱上,手中捧着一本书看的入神,并没有回答,齐国三皇子摇了摇头,诗痴果然是诗痴啊……

    另一边,李明珠狐疑的望着李易和李轩,没等她问出心中的疑问,场间忽然变得骚动起来,不远处,在秦相等人的陪同之下,景帝缓步向这边走来。

    百官神色略有振奋,跟着景帝走入大殿,齐国三皇子看了身后的年轻男子一眼,说道:“走吧?!?br />
    年轻男子站直身体,合上手中的诗册,望向大殿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希望今天的比试能有点意思……”

    ……

    ……

    朝堂之上诡异的安静。

    不是因为担心吵闹会影响比试,而是因为陛下刚才宣布的决定。

    这场比试的人选居然不是卫司业,而是那位李县子!

    陛下此举,无疑是将他们仅有的一丝希望,在比试之前就生生扼杀!

    如果不是齐国使臣便在殿上,此时这金殿之上,怕是早就开了锅。

    众人望向李易的目光有不解,有惋惜甚至还有怨恨,但无论是哪一种情绪,对于今日的比试结果,他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李县子?”齐国三皇子眼神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很快就又敛去。

    至于那位年轻男子,脸上稍稍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等待三皇子从一只竹筒中抽出一只签子,看到其上的“黄昏”二字,便闭目沉思起来。

    此次诗文比试自然不会是自由发挥,竹筒中数十个签子,分别写有不同的内容,咏物抒怀,写景寄情,抽到哪个,两人便要以此为题,分别赋诗一首,同类诗词比较,自然更容易分出高下。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类型,为了排除偶然性,保证公平,这一场比试要抽取三次。

    在那年轻人闭目的那一刻,李易已经走到桌前,提笔蘸墨,在百官以及齐国使臣愕然的表情中,果断落笔。

    “这么快?”

    “难道他早有准备?”

    “不太可能,那签子是齐国三皇子抽取,在这之前,没有人知道题目,除非……”

    “咳,咳,朱大人慎言,慎言……”

    ……

    ……

    百官在震惊之余,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变的古怪,互相对视一眼之后,瞬间便恢复如常。

    齐国使臣见此,自然也能联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只有那位三皇子面色淡然,在刚才抽取之时,他已经仔细的检查过,每一根签的确写着不同的内容,除非他在一天之内,准备了几十首能压过赵修文的上上佳诗词------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时,诗词的事情,他反倒不在乎了,心中想着另一件事情,望向李易的目光变的深邃起来。

    片刻之后,李易放下笔,立刻便有宦官上前,将他写在纸上的诗文张贴出来。

    而此时,齐国的那位赵修文还未睁眼。

    百官自然第一时间就望了过去,首先被那一手飘逸的行书所震撼,都说长安县子年纪轻轻,书法造诣不浅,此刻才意识到传言非虚。

    不得不说,此刻百官的心中稍微燃起了一丝希望。

    然后,读完全诗,他们的希望之火再次被无情的浇灭。

    “如此短的时间,能做到这种程度,实属不易?!?br />
    “也算是一篇佳作?!?br />
    “只是可惜了……”

    ……

    ……

    朝中百官,除了武将之外,能冠以“文臣”之称的,哪一位不是从千百万人中脱颖而出的,就算是不像卫司业那样一辈子精研诗词,但又岂会没有深厚的诗文造诣。

    事先有准备则不说,若是真是临场发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写出此等诗词,也属难得,至少他们之中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但他对面之人,可是有着“千年诗才第一高”的称号,若只是这种程度,根本没有胜过他的可能。

    看着朝臣的叹息,景帝脸上的表情不变,看了一眼李易之后,发现他正在和永宁小声说话,心下更为安定。

    便在这时,那位赵修文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走到自己的桌前,提起笔,蘸了蘸墨,朝臣的心也随之纠了起来。

    他抬头望了一眼被张贴出来的诗文,因那字迹而眼前一亮,随后便摇了摇头,低头书写。

    一瞬之后,赵修文再次抬头望了一眼。

    这一次,他手中的笔再也落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