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驶入京城的青石板街道之后,逐渐变得平稳,常德对宫门口的护卫挥了挥手,马车径直的驶入宫中。

    早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醒来之后,还能美美的睡一个回笼觉。

    虽然睡在马车里肯定不如睡在床上舒服,但能有一个软软的东西靠着,也还算不错了。

    直到马车忽然停下,李易的头碰到车厢之后才醒过来。

    最近一定是看太多美羊羊了,刚才居然梦到他在青青草原抓羊,要不是常德这老家伙突然停车,他到现在还在梦里和喜羊羊斗智斗勇。

    “李县子,该下车了?!?br />
    让人不舒服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李易有些不情愿的跳下车,四下里望了一眼,忽然一惊道:“怎么都到这里了?”

    “陛下和几位重臣都在勤政殿,李县子快些随老夫过去吧?!背5碌纳粲涝抖际悄敲吹娜萌颂盅?。

    “不行,我得回去一下?!崩钜滓×艘⊥匪档?。

    常德皱眉问道:“去哪里?”

    李易伸手一指,“就前面那座宫殿?!?br />
    常德撇了一眼他指的方向,说道:“李县子想见永宁公主,等先见过陛下再说?!?br />
    “不行,一会儿哪有时间……”李易重新坐上马车。

    常德阴测测的一笑:“那就不要怪老夫了!”

    说罢,大步的向着李易走过来。

    “你要干什么?”

    “我告诉你,你不要动手动脚……”

    “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惹我,我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怕!”

    “你……,哎呀,头好痛,该不是癔症又要发作了吧……”

    “------”常德脸上的笑容僵住。

    ……

    ……

    六岁的小姑娘坐在殿外阴凉处的石阶上,望着宫门口的方向,虽然这个动作她已经持续了一年,但这几天又和之前全然不同,小脸上不见了痴傻,眼神满是灵动。

    当等待有了意义,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

    几名宦官宫女站在远处,看到小公主脸上时而露出笑容,表情略有振奋。

    李县子真乃神人也,治好了小公主连御医都无能为力的怪病,小公主这些日子的变化她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只可惜李县子因为殴打蜀王被陛下禁足,要不然小公主脸上的笑容一定会更多。

    永宁再次望了望那个方向,心想哥哥今天是不会来了,回过头,看到两只系着蝴蝶结的羊角,以及------她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看到的记忆中熟悉的事物。

    李易看到她眼中惊喜的光芒,将和永宁一样身高的玩偶推了过去,笑着问道:“喜欢吗?”

    小姑娘回过神之后,就猛地向前面扑了过来。

    只不过,她扑向的不是李易精心为她准备的美羊羊玩偶,而是李易自己。

    看着紧紧抱着他的小小身影,李易怔了怔,随后便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常德站在后面,老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让他最无法理解的事情,就是永宁公主居然对李易如此亲昵,甚至远远的超过了陛下,难道是因为李县子治好了她的???

    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之后,他又隐隐的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哼!”

    当永宁放开他,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美羊羊布偶身上的时候,李易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冷哼的声音。

    声音很熟悉,场景也很熟悉。

    李易回过头,看到傲娇萝莉双手叉腰,像一只母老虎一样的站在那里,看向自己的眼神无比凶恶。

    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当李易回头从马车里拖出一只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在个头上要比刚才那个大一些,和寿宁公主差不多高的时候,傲娇萝莉尖叫一声就扑了过去。

    无论古今,毛绒玩具尤其是大型毛绒玩具对于女孩子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因为这种大型的玩具能够为她们带来很大的安全感,当然,前提是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女孩子,还保留有一颗少女之心,女汉子和女孩子的妈已经脱离了这种低级安全感,一般不包括在内。

    “谢谢先生!”终于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的寿宁公主立刻扑向了李易,跳起来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吧唧一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先生不是母妃,小脸上升起了两朵红云,抱着自己的美羊羊跑远了。

    “咳……”在李易蹲下身子和永宁小声说话的时候,常德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李易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关切的说道:“常总管要是身体不舒服,就早些回去歇息吧,不用管我了?!?br />
    这位内侍总管眼皮跳了跳,强行抑制住了体内激荡的真气,沉声说道:“李县子------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李易一脸惘然。

    “咔嚓!”常德脚下的青砖碎裂。

    ……

    ……

    距离和齐国的第二场比试正式开始还有半个时辰,勤政殿。

    景帝高高在上,殿内还有十余道身影,左右二相,六部尚书,京兆尹董文允,李轩和李明珠赫然也在人群中。

    “卫卿今日可有胜算?”景帝看着卫司业,开门见山的问道。

    卫司业面露苦色,说道:“臣必将全力以赴!”

    连李轩都听出来卫司业有些底气不足,更别说朝堂上这些最擅长察言观色的老狐狸。

    虽说是全力以赴,但卫司业显然也没有胜过今日比试的信心,可对于景国君臣来说,他们不是要卫司业全力以赴,他们要赢,只能赢!

    “卫司业应该知道这一场比试对于我们的意义……”秦相忽然开口,看着他说道:“老夫只问一句,你有几成胜算?”

    卫司业沉吟许久,才艰难的开口道:“三成?!?br />
    殿内众人的心也随着卫司业的开口沉了下去,三成,实在不是一个他们期望中的数字,毕竟,他们要的是十成??!

    可诗鬼王钟认输之后,卫司业已经是他们最能拿得出手的人了,如果连卫司业都只有三成胜算,别人恐怕连一成都没有。

    至于京都年轻一辈的所谓才子,在他们看来,那些人所做的诗词,只不过是小孩子玩的把戏而已,不可当真。

    “那人年未三十,当真厉害如斯?”景帝紧皱眉头问道。

    秦相身旁的老者上前一步,说道:“回陛下,那赵修文在齐国名气极大,被誉为“千年诗才第一高”,虽然这其中也有夸大,也足以说明他的天赋,而天赋,在诗词一道,很多时候都比后天的努力重要?!?br />
    听了沈相的话,十余位朝中众臣心中极为郁闷,千年难得一遇的怪胎,怎么就偏偏被他们遇到了?

    这种怪胎,为什么他们景国就没有呢?

    董文允的嘴唇动了动,很想说包括陛下在内,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人,作为前庆安知府的他,可是深知那个小子的才能,你们真的以为苏学政当时那一句“景国第一才子”的评价是开玩笑的吗?

    但卫司业还在,当着这么多朝臣的面,他这些话实在是不好说出来。

    景帝亦是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莫非这诺大的京都,真的找不到一个人能胜过那姓赵的?”

    “陛下,李县子已到,正和永宁公主在殿外等候?!?br />
    景帝话音刚落,常德从外面走进来,高声说道。

    【ps:有件事情还是要说一下,如果没有特别说明,不管多晚,肯定都会有两更。另外,**爆发不了,这是我的锅,大家追的难受可以攒几天一次性看个爽,关于剧情安排以及铺垫字数的合理性,我相信我写了这么久,应该要比大多数读者要稍微多懂那么一点点,这些话短期内不会再说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