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召李县子进宫!【1000月票加更】



    【ps:不要再纠结64格的问题了,没说要把棋盘放满啊,而之所以是64不是62、63,只是因为七七六十四这个数字吉利,我喜欢……好吧我承认这次是我大意了……】

    “晋王殿下此言当真?”户部尚书秦焕上前一步,看着李翰急切问道。

    “先生说的?!?br />
    李翰随口就把锅甩给了李易,以他现在的算学水平,还驾驭不了那么恐怖的数字,太阳那么高的粮仓,想想就觉得吓人。

    “韩博士,此言当真?”

    “六十四格棋盘而已,果真有那么多?”

    “国子监的人呢,站出来说句话??!”

    ……

    ……

    沉寂了片刻之后,看到几位重要人物的脸色,百官终于反应过来,却还是不敢相信晋王刚才的话。

    三丈长,两丈宽,太阳那么高的粮仓,唬谁呢,太阳距离这里有------反正很远就是了,晋王殿下这个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

    朝堂之上唯一的一位国子监算学博士立刻就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那位韩博士哆嗦着说道:“既……,既然是李县子所言,那,那应该是不会有错了?!?br />
    “幸亏我随身带着呢……”李翰拍了拍屁股,从怀里摸出一本快被翻烂了的小册子,沾了沾口水,飞快的翻动起来。

    这本先生为他私人订制的小册子,里面可不仅仅只有那些稀奇古怪的难题,每隔几页,还十分人性化的穿插一个趣味小故事,这对于时常在题海中挣扎的晋王来说,无疑就是一座座可以暂时歇息的小岛,因此他对于那上面的故事记忆犹新。

    “找到了!”晋王终于翻到一页,呈给景帝说道:“父皇您看,就是这里?!?br />
    景帝的目光望向了晋王翻开的那一页,片刻之后,拂袖说道:“既是比试,自当有始有终,你国使臣若是凑不齐返程的粮食,朕便送你们盘缠,明日比试照常,尔等切莫来迟!”

    说罢,景帝便在几名宦官的簇拥之下走了出去。

    终于得知真相的百官只感觉脸皮有些发烫,恨不得将那齐国三皇子生吞活剥了。

    丢人啊,这次丢人丢大了!

    满朝文武加起来,居然还不如九岁的晋王殿下,险些酿成大错。

    无法想象,若是陛下和他们答应了那位三皇子的请求,景国君臣,此后怕是要成为诸国的笑柄……

    那些粮食他们自然是不会拿出来的,别说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就算真有,也不可能白白的送给齐国------要粮食,送给你们几个天罚要不要?

    可要是不给------堂堂一国之君,满朝文武同时答应的事情,岂能食言而肥,以后还要不要诸国里面混了,可以说,晋王殿下刚才要是再迟上那么一刻,景国这个脸就丢定了……

    齐国三皇子以及诸位使臣在百官的目光洗礼下从金殿走了出去,走在前面的年轻人脸上有一丝失望之色,若是刚才那件事能成,只要趁着景国还没有反应过来,将此事传扬出去,他们根本无须再进行什么比试,就已经达到了最终的目的。

    “看来我还是小瞧了天下英雄?!蹦昵崛颂玖艘豢谄?,语气有些遗憾的说道。

    在他身后一位使臣紧接着说道:“即便是他们发现了又怎样,结果还不是一样的,明日他们再输一场,文试便不用再比了,至于武斗,我们也根本不惧,三皇子何必叹息?”

    年轻人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查一查那位晋王殿下的先生是何人,那道算学难题乃是陈大学士所出,十余位算师整整算了三天三夜,才算出结果,想不到景国竟还有如此能人,竟早知其中奥妙,若非如此……,真是可惜了。,”

    看着齐国使臣走出大殿,百官因为被愚弄而产生的愤怒才略有消减。

    还以为那位齐国三皇子是一个傻子,没想到真正的傻子其实是他们,差一点就中了对方的毒计,年纪轻轻就如此的阴险狡诈,可是活不长久的……

    视线转移到晋王的身上时,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起来。

    很好,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九岁的晋王殿下能够在朝堂之上识破他国使臣的阴谋,挽回了陛下和朝臣的颜面,足以载入史册……

    朝臣的欢欣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

    虽说齐国使臣的阴谋被晋王殿下拆穿,但今日文试第一场他们已经输了,明天要是再输一场,第三场便无需再比,因此明日的一战极为重要,只能胜不能败,否则,这脸迟早还得丢……

    国子监卫司业面色微沉,明日便轮到他出场了,到底能不能赢,其实他的心里其实并无把握……

    千年来诗才第一高,仅仅是这一个名字,就有些吓人啊……

    ……

    ……

    因为齐国使臣的宣扬,在百官还没有出宫之前,京都的民众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败了,比试的第一场居然败给了齐国。

    赌坊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大声的咒骂马中丞,这一败不要紧,他们多少人要因此承受巨大的损失,倾家荡产者不再少数。

    谁能想到,整个京都,能人无数,居然在自己的家门口,输给了齐国的无名老叟,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普通民众的积极性大为受挫,整个京都都弥漫着一种消沉的气息,不少人将这一次的失败怪在了马中丞的身上,坊间流言四起,直接将马中丞定义为国之罪人,不知道有多少臭鸡蛋和烂菜叶被从墙外扔进了马府。

    堂堂御史中丞,在下朝回家的途中,被顽童扔过来的石头砸中了额头,在听到坊间的流言之后,当场气急而晕……

    不仅如此,百姓们对于当今天子也颇有微词,虽然不像对马中丞那样的明目张胆,但暗中对于皇帝陛下却有不少腹诽……

    李易一边听李轩讲着这些事情,一边提醒两位裁缝需要注意的细节问题。

    “听说那齐国三皇子还在朝堂上给皇伯伯和百官下了一个圈套,要不是晋王提醒,这次我们可就丢人丢大了……”李轩一脸的愤慨,“如果明天再输一局,我们在文试上,可就要彻底输给齐国了?!?br />
    听李轩说了几次,李易对于这次的所谓比试也有了一个大概了解。

    无非就是几个把游戏练到满级的大神,装成新手来欺负一群新人,当然能代表景国的肯定不是新人,但距离满级明显还有不短的距离,齐国无论从经济文化还是军事上讲,似乎都比景国强上一些,除非有人开挂,要不然这场比试,根本不太可能赢。

    “马中丞倒是有些可怜……”

    李易叹了口气,堂堂御史中丞,最在乎的肯定是自身的声名,这一次直接被人骂作国之罪人,能不能过去这个坎还两说……

    看情况,那位卫司业和周大学士,应该也是凶多吉少,还好老皇帝没想起来自己,不然非得被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给骂死……

    “明日一早,召李县子进宫!”

    李易心中这么想的时候,勤政殿,景帝手中拿着一本名为《明月集》的诗册,听完董文允的话,大手一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