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早朝之后,一条消息在市井间不胫而走。

    当今天子答应了齐国使臣的比试要求,于明日在皇宫中进行比试,街头巷尾,各处勾栏……,京都城内无数人都在热议着这件事情。

    “该死的齐国人,居然跑到我们的京都来撒野,早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了?!?br />
    “几个人就想挑战整个京都,简直是狂妄!”

    “一雪前耻,就在明日!”

    ……

    ……

    这些日子,上到达官贵族,下到普通民众,京都人其实心里面都憋着一口气。

    秦相输了,诗鬼输了,棋圣输了,输给了几个齐国的无名之辈,作为景国人,他们也觉得丢人啊。

    不仅丢人,而且憋屈。

    憋屈的是人家根本就没有使什么阴谋诡计,堂堂正正的进行文战,寥寥数人,竟逼的大儒们闭门谢客,躲在家里不敢见人,连街上卖包子的小贩都感觉脸上无光。

    这下好了,终于能够找回面子,重拾自信,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明天能够堂堂正正的击败那些狂妄自大之辈。

    ……

    ……

    “齐人自大,寥寥数人,妄图挑战我们整个景国,明日便是比试的第一场,有哪位卿家愿意为我景国应战?”金殿之上,景帝稳坐龙椅,目光扫视着群臣,朗声说道。

    武将们眼神自顾自的乱瞄,表情轻松,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明日之战乃是文战,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是那些腐儒的事情,只要等着看热闹就好。

    武斗的时候,才是他们的战场。

    文臣们则纷纷低头,生怕自己被点到,不敢和陛下眼神对视。

    齐国使臣卑鄙狡诈,那个说着“下过几年棋,略懂而已”的老家伙,根本就是国手中的国手,连棋圣白钰都输了,满朝文武,谁敢说自己能赢?

    白钰正值壮年,正是棋力鼎盛之时,乃是公认的景国第一,却连他都不是那人的对手,此刻还有谁敢站出来?

    万一输了,可就成了景国的罪人,多年名誉毁于一旦,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一时间,本该喧闹无比的朝堂,罕见的变的沉寂下来。

    “难道我朝真的无人敢战?”景帝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事实上,在齐国使臣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只有也只能有一个选择。

    京都所有的臣民,包括他国使臣,都在看着齐国和景国在战场之下的另一场碰撞,此次比试的意义,关乎国家脊梁,关乎民族气节,重要性不亚于一场战争,是景国再次压过齐国,威名大振,还是被齐国压下,民心受挫,无论结果如何,这一场比试或是比斗,景国都避无可避。

    “唉……”

    寂静的朝堂上,忽然传来了一声叹息,一道身影颤颤巍巍的从殿外走进来,朝着景帝拜了两拜,说道:“回陛下,老臣愿战!”

    一位宦官满脸惶恐的搀扶着老人,门口的守卫连拦都不敢栏。

    “王太傅!”

    “不可,不可!”

    “陛下,太傅年事已高,此事万万不可!”

    ……

    ……

    当这位发须皆白,满脸皱纹的老者站出来的时候,百官怔怔片刻之后,立刻哗然,纷纷劝谏说道。

    这位王太傅,已经年愈八十,历经几代帝王,论资历,比秦相和沈相还要老的多,是朝中硕果仅存的几位老人之一,平日里根本无须上朝,却不知今日为何会破例,若是让这位老人家去和齐人下棋,景国满朝文武,日后怕是都无脸见人了……

    “老师,您怎么……,快赐坐!”景帝从龙椅上站起来,急忙吩咐左右,立刻就有侍卫搬来一张座椅,那老者却并不落座,继续躬身说道:“老臣不才,恰好也下过几年棋,既然满朝文武无人愿意,不如就让老臣出战,还望陛下答应?!?br />
    景帝从上面走下来,苦笑着说道:“老师,您这又是何苦呢?”

    老者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总不能让外人以为我景国无人??!”

    老者苍老的声音传出时,百官脸上隐现羞愧之色,这时,一道身影从人群中走出,躬身说道:“陛下,臣愿出战!”

    “马中丞……”

    “马中丞怎么会……”

    “是啊,也只有马中丞了,马中丞和棋圣白钰乃是至交好友,两人经常一同切磋棋艺,白钰曾经坦言,若是两人认真对弈,胜负还是未知……”

    ……

    ……

    适时站出来的人是本朝御史中丞,对于他的棋艺,朝中众人有所听闻,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希望。

    “既然如此,那诗词比试,便由老夫来吧?!惫蛹嘁晃凰疽嫡玖顺隼?。

    “老夫也想和那大文宗辩辩经义,还望陛下成全?!彼祷暗氖且晃缓胛墓荽笱?。

    这三人站出来之后,朝臣并没有争抢,毕竟马中丞棋力过人,卫司业精于诗词,周大学士在弘文馆修了一辈子书,这后两场诗文和经义,朝臣之中,没有比他们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人群里面,京兆尹董文允的眉头皱了皱,卫司业的诗词造诣的确过人,年轻之时,因其诗词,甚至有京都第一才子之称,但他比诗鬼还是差了点名气,那齐国俊杰,可是连诗鬼都自愧不如,卫司业又如何能胜?

    谈及诗词,他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当然是那一个人。

    有着景国第一才子之称,所做诗词,无一不广为流传,若是有他把住这诗词一关,想必会更加稳妥,只是……

    董文允有心想提那个名字,但卫司业已经站了出来,他便不好再开口,更何况,那个名字在如今的朝堂上颇为敏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心头的想法压下。

    “既然如此,这文战一关,便由马卿,卫卿和周卿出战吧?!本暗哿成汉拖吕?,当众宣布说道。

    散朝之时,百官陆续走出,脚步却并不轻松。

    虽然陛下已经定下了人选,但他们心里却依旧没有太大的胜算。

    一代文宗,千年诗才第一高,大齐棋魂……,这任何一个名头拿出来,都是能压死人的,谁敢妄言取胜?

    无耻的齐国使臣几乎将他们压箱底的存在都带来了,文战希望渺茫,看来只能寄希望于武斗了……

    ……

    ……

    “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啊,明天皇宫一定特别热闹,你真的不去看看?”李轩站在李易前面,诱惑的说道。

    “不去?!崩钜缀敛挥淘サ乃档?。

    他发现还是两只蝴蝶结看起来舒服,就是那裁缝的手艺太差了,老方今天去群玉院的时候,得托他再请一位靠谱的裁缝过来。

    “你不用担心禁足的事情,皇伯伯现在根本没时间管我们,我保证那些御史们也不会管?!崩钚杂诿魈斓娜饶趾芷诖?,继续蛊惑说道。

    李易似乎是有些意动,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东西拿起来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问道:“你觉得是一只蝴蝶结好看还是两只?”

    “------”

    【ps:这是个**,不太好装,连环逼bi中逼被动装逼无形装逼……,为了避免装成s逼,各种逼我得好好想想,临近期末事情多,再加上下周末还得爆发还债要存稿,这几天大家冷静,别催……,掐着字数呢,这段ps不收费?!?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