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部侍郎陈勃会站出来为难那位李县子,并没有出乎众人的预料。

    作为陈国公府的重要人物,蜀王的坚定拥簇者,不能用殴打亲王的理由为那位李县子定罪,也总要想办法做些什么,只是没想到他居然选择了这一个突破口,实在是出乎众人的预料。

    即便那位李县子真的拥有极大的才能,但他到底是太年轻了,既非太师,又非太傅,当然也不是声明远扬的大儒,不过弱冠之龄,做皇子们的老师,的确是有些难以服众。

    因为很多时候,年轻本来就是一种过错。

    “哦,这里是朝堂,陈侍郎说话可得有凭证,李县子的新算学,怎么就是邪门歪道了?”气氛沉默间,忽然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秦尚书?”

    看到那道身影,百官的心头立刻浮现出了浓浓的疑惑。

    第一个站出来为那位李县子说话的人,居然不是吏部侍郎李明泽,也不是兵部尚书严炳,更不是对他颇为爱护的老将,居然是户部尚书秦大人?

    不止是百官惊讶,陈勃自己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向来不参与朝中争斗的户部尚书为什么会突然横插一脚,心下郁闷,再次说道:“秦大人,本官的话到底有没有凭据,只需询问国子监的郑大人就行了?!?br />
    在朝中做事,最怕的就是孤立无援,早就预料到到时会有人反对,几天之前,陈勃就为自己找到了可靠的盟友。

    国子监祭酒,在这件事情上,整个朝堂,还有谁比他更有资格发言?

    百官闻言,心中不由暗自鄙夷,朝堂之上,谁不知道国子监祭酒是秦相的门生,也是坚定的蜀王党,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站出来为李县子说话?

    “既然如此,那郑卿你便说说,李县子的新算学,到底是如何一个邪门歪道?”这时,景帝的声音传了过来。

    国子监祭酒的心中极为苦涩,如果没有昨日的事情,他当然会站在礼部侍郎陈勃的一边,可问题是国子监真的心虚啊,陛下昨日已经给了他们一次机会,如果不好好抓住的话,不仅他这个祭酒没得做,整个国子监怕是都要完了。

    他心中暗叹口气,上前一步,说道:“回陛下,李县子天纵之才,那新算学之法,更是玄妙至极,得之是我景国之福,是万民之福,国子监正欲向李县子虚心请教新算学之法,将之正式纳入到算学一科,此后我景国学子,当以新算学为准……”

    礼部侍郎陈勃本来是一副嘴角带笑,胸有成竹的样子,随着国子监祭酒的开口,他嘴角的笑容僵住,脸色逐渐变的苍白。

    他转过头,看着还在继续说话,已经快要将那李县子夸上天的郑祭酒,脑海一片空白。

    他有些不明白,当初明明说好的,等自己抛出这个话题之后,他就站出来对于那新算学大加贬斥,到时候必然会有无数同僚一同进言,将此事一推到底,这是他们对付那李易的第一步,走好了这一步,后续的计划才能得以施行。

    可是------郑祭酒这又是演的那一出?

    郑祭酒开口之后,百官亦是一阵愕然。

    这郑祭酒今日莫不是吃错药了,居然为长安县子说话,亦或是他和陈勃有仇,可他和陈侍郎不都是亲近蜀王的吗,怎么会当着陛下的面,当着百官的面,让陈侍郎下不来台……

    百官之中,陈庆和陈冲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陈勃丢的不只是他的面子,还有陈家的面子,还有便是那郑祭酒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倒戈?

    百官之前,秦相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倒是有不少官员表情微怒的看着国子监祭酒,今日他的表现,彻底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陈卿可还有什么话说?”国子监祭酒说完,景帝看着陈勃再次问道。

    “臣,臣无话可说?!背虏成嘁徽蟀滓徽?,咬牙开口。

    不多时,百官从殿内陆续走出,郑祭酒站在前面,本想和陈侍郎解释,不料对方在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只是冷哼了一声,就大步的离开,他站在原地,脸色变换了好一会儿,最终拂袖而去……

    ……

    ……

    “还有十天?!?br />
    李易掰着指头数日子,转头看了李轩一眼,说道:“你要不进宫给陛下说说,永宁的病情刚刚好转,宫中的环境对她的病情有害无益,能不能把她接出来治???”

    李轩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还被皇伯伯禁足着呢,只能待在世子府,怎么进宫见他?”

    李易摇了摇头,看来这件事情这货靠不住,不过一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天,低头继续忙手里的活时,院外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师伯!”

    杨柳青站在门口,一脸的笑意。

    李易和如仪她们从庆安府来京都的时候,杨柳青并没有一起跟着,留在庆安府帮忙处理豪侠榜事宜,柳二小姐身边的娘子军也都留在了那里,这一次,她们是随同宛若卿一起过来的。

    除了她们之外,勾栏真正的中坚力量也完成了从庆安府到京都的转移,急于发展的孙老头,等他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宛若卿没有来子爵府,而是让杨柳青带来了一封信。

    “终于来了……”

    李易读完了她的信,将它重新装到信封里,抬头望着远方的天空,低声喃喃了一句。

    ……

    ……

    “能进秦府,这是你们的运气,眼睛都给我擦亮一点,老老实实的干活就成,不该看的别看,不该问的别问,不然被赶出去都是轻的,都听到了吗!”

    秦府,一位胖胖的管家双手叉腰,指着府上新招进来的十余名下人说道。

    “听到了……”下人们唯唯诺诺的说道。

    “大点声,都没吃饭吗?”胖管家皱眉问道。

    “听到了!”

    “秦贵,你在干什么?”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胖管家回头一看,严肃脸下一刻就挂上了谄媚的笑容,说道:“五爷,府上最近人手不够,这是今天新招的一批下人?!?br />
    说完,他又转过头,看着一帮下人说道:“都睁大你们的眼睛瞧仔细了,这是家里的五爷,还不快见过五爷!”

    几位新来的下人闻言,急忙给这位秦府的五爷见礼。

    “贵管家,这几袋东西放哪里?”这时,一个肩上扛了几个巨大的布袋,只露出半个脑袋的身影从后方走过来,偏过头问胖管家道。

    “厨房,厨房,说了多少遍了,放厨房?!迸止芗以谀呛鹤拥钠ü缮硝吡艘唤?,说道:“光长身体,脑子都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了!”

    “好嘞!”那大汉被踹也不恼怒,应了一声,就要继续往前。

    “等一等?!鼻丶椅逡鋈豢?,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老爷,小人吴二?!蹦呛鹤雍┖竦囊恍?,说道。

    名叫秦贵的管家急忙说道:“五爷,这是修园子的吴老头的远方侄子,来投奔吴老头的,我看他有几分力气,就让他来府上干些杂活,混口饭吃?!?br />
    秦家五爷想了想,说道:“我那里正好缺一个能使力气的,你安排一下吧?!?br />
    秦贵愣了一下,就立刻点头说道:“好,好,五爷放心,我一会儿就安排!”

    说罢,又在汉子屁股上踹了一脚,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五爷看中你是你的福气,还不谢谢五爷!”

    汉子憨憨的笑了笑,连忙道:“谢谢五爷,谢谢五爷!”

    秦家五爷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胖管家看着那汉子,咂了咂嘴,说道:“跟着五爷,可比干这些杂活要好多了,你小子还真是走运??!”

    其他几位下人纷纷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大汉,刚进秦府就被一位老爷看重,起点就要比他们高上太多太多……

    那汉子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背着布袋憨笑着离开,走了两步之后,又倒回来,腾出一只手挠了挠脑袋,问道:“贵管家,刚才忘记问了,这几袋东西放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