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这孩子,好好的去招惹那蜀王干什么,蜀王是我们李家,是你一个小小的子爵能够招惹的吗?”

    老夫人坐在椅子上,沉着脸,训斥道:“你现在不大不小也算是京都的权贵,做事可万万不能冲动,子爵府上上下下几十人的性命都握在你一个人手上,你知不知道今日朝堂上是何等的凶险,要不是陛下明察秋毫,没有偏袒蜀王,只是撤了你的官职,在家禁足半月,你现在怎么可能站在这里?”

    老夫人向来都是一副和蔼的样子,尤其是在李易面前,就连一句重话也不舍的说,但今日却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听到李易已经回府之后,第一时间就从李家赶过来,从刚才开始,这样的训斥已经持续了小半个时辰。

    李易开始还能虚心的认错,并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后来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低着头听着。

    老夫人当然也是爱护心切,蜀王到底是一国亲王,代表皇家的颜面,在朝堂上的势力也十分雄厚,正常人都不会去招惹他,更可况自己的作为已经不仅仅是“招惹”这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

    说实话,他也不是吃饱了撑的,吃饱喝足了揍蜀王玩儿……

    实在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听到寿宁公主那句话,他的脑子像是要炸开一样,热血上涌,别说对方是蜀王,就算他是太子,是皇帝,是天王老子,怕是也敢上去先揍了再说。

    至于结果------那个时候,哪有时间去考虑结果?

    “老夫人,喝杯茶吧?!崩戏蛉搜党饩粢?,府上的丫鬟早就退避三舍,如仪端着茶水走进来,亲手捧到老夫人的面前。

    “蜀王地位多么……”看到如仪,老夫人说了一半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笑容,话题一转,“蜀王的事情暂且不说,说说你们两个,都成婚这么久了,如仪这孩子的肚子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你二叔家的孩子比你成婚还晚,现在周家那姑娘肚子都鼓起来了,要不要在宫里找几位太医来给你们好好瞧瞧?”

    前一刻还在接受训斥,下一秒就开始讨论起孩子的事情,老人家这个弯拐的太急,李易的思维一时间有些接不上。

    如仪怔了一下,脸色微红,将茶水递给老夫人之后,就匆匆的退了出去。

    老夫人放下茶杯,看着李易说道:“关乎传宗接代,这件事情你们可得上点心,我再去找如仪说说?!?br />
    看到老夫人走出房门,李易坐在椅子上,刚才站的时间久了两条腿都有些发麻,端起茶杯抿了抿,右手食指在桌面上无意识的敲击着。

    “蜀王啊……”

    准备进来打扫房间的丫鬟看到爵爷的样子,以为他因为刚刚被老夫人训斥了而心生烦闷,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不多时,如仪从外面再次走进来,看到李易思索的样子,没有开口,只是走到他的身后,伸出手,在他的肩头轻轻的揉捏起来。

    李易回了回神,站起来,看到她眉间的忧色,拉着她的手说道:“孩子的事情急不来,老夫人说的话,娘子不用在乎?!?br />
    如仪摇了摇摇头,说道:“妾身不是因为这件事情?!?br />
    李易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一次的事情,我的确是有些冲动……”

    如仪抬头看着他,“相公不是冲动的人,妾身相信相公这么做一定有相公的道理,妾身只是希望,能为相公分担一些事情,相公知道……妾身也很厉害的?!?br />
    李易沉默下来,对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或事是比曾经柳叶寨中那一个小小院子里的人更加重要的,他不想把外面那些无关的事情带进来,这些也不该是她们接触的。

    然而他似乎忽略了如仪她们的感受。

    如仪明显是不开心的,想到柳二小姐隐藏起来的忧色以及小环红肿的双眼,他拍了拍如仪的手,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对,让你们担心了……,娘子不是想要知道我要干什么吗,我这就告诉你?!?br />
    李易看着她问道:“关于蜀王……,娘子知道多少?”

    如仪点了点头,说道:“刚才老夫人说的话,妾身全都听到了,蜀王是当今陛下的长子,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他的母亲是崔贵妃,背后有着以崔家为首的数个豪门大族的支持,在朝中也有秦相和无数官员的拥簇……”

    李易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不错,蜀王是诸多皇子之中,最有可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br />
    “我们要做的,就是守着子爵府,好好的过日子,顺便------把他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

    “……”

    如仪猛的抬头看向李易,即便是她,也被他刚才说的话给震惊到了。

    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李易忍不住笑了,伸出食指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说道:“开个玩笑,娘子不要当真……”

    “连陛下都没怎么惩罚我,娘子就不用担心了……”李易一边将摇椅搬出去晒太阳,一边安慰她说道。

    片刻之后,看到悠哉的躺在院子里逗弄小丫鬟的身影,如仪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妾身知道了……”

    ……

    ……

    晋王李翰这几天过的并不是怎么好。

    即便是先生被父皇禁足,不能再来宫里,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但是每每想到那日他发疯的样子,即便是在梦中,晋王都会被惊醒。

    尤其是在他去看望了蜀王皇兄之后,想到先生发疯的原因是因为蜀王皇兄欺负了永宁,他晚上做噩梦的次数就更多了。

    他那天看的十分清楚,蜀王皇兄都没有碰到永宁------结果就变成了那个凄惨的样子。

    再想想他扯过永宁的脸,抢过她的赐冰,还说过她是没娘的孩子------蜀王凄惨的样子再次在他的眼前浮现,晋王打了一个哆嗦,加快脚步向勤政殿走去。

    听说永宁现在已经不傻了,她一定还记得自己欺负她的事情。

    他要去见父皇,他以后绝对不能再上算学课了,他不能再见到先生了。

    要不然,等到先生知道了那些事情,他绝对会被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