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宫外的石阶很长,宫门口的守卫依然一个个的板着死人脸,目光锐利的在周围扫视着,避免无关的闲杂人等靠近。

    李易走出宫门,回头望了一眼,这一刻似乎一切如常,又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

    未到正午,阳光明媚,温度适宜,站在柳树下的抱剑女子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人生如此美好,李易的心情亦是无比的畅快。

    他大步的走过去,张开双臂,给了柳二小姐一个大大的拥抱。

    因为太过高兴,又将她抱起来原地转了一圈,关键时刻才想起来这是柳二小姐不是小环或者是永宁,没敢对着她的俏脸或者额头亲下去。

    趁着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易赶忙将她放下,随后便挥了挥手。

    “回家!”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柳二小姐抱剑的双臂逐渐放下,似乎同时也放下了某些极为沉重的东西。

    距离宫门数百米处,坐在一棵大树下一边乘凉一边和卖茶水的摊贩闲聊的汉子,偏过头看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站起身,很快的就消失在了巷道之中。

    不多时,某条街道上的人们惊喜的发现,早上还大门紧闭的那家冰沙店居然开张了,急忙向着店铺门口涌去,前几日那铺子推出了几款新品,因为每天排队的人太多,好几天都没有尝到,今天可不能再错过……

    今日的早朝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百官们三三两两的从宫门口走出来,面色复杂,心思各异,无一人心里面不在想着刚才陛下那道圣旨的内容。

    长安县子李易和宁王世子李轩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在皇宫之内殴打亲王,行为极其恶劣,当然不能轻描淡写的揭过去。

    于是,李轩世子京畿道监察使的职位被收了回去,需在世子府闭门思过半月,不得踏出世子府半步,长安县子李易虽然是因为突发癔症,但这并不是他重伤蜀王的理由,依然不能免责,不过,鉴于他奇迹般的治好了永宁公主的绝症,陛下龙颜大悦,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也并未有多大的责罚,只是免去了他兵部侍郎的职位,罚俸一年而已。

    直到百官走出殿门的时候才意识到,长安县子李易什么时候成为兵部侍郎了?

    陛下虽然曾经在朝堂上提过此事,但立刻就遭到了众多臣子的反对,最后不了了之,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不过,这一举动虽然看似不合理,但包括秦相在内,却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自从他们知道昨日之事的所有始末之后,心中就立刻明白,蜀王的那一顿揍,怕是要白挨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像最初的那么简单,反而和那位李县子以及李轩世子没有太多关系。

    陛下对于众皇子的要求向来严格,尤其是在德行方面,蜀王作为成年皇子,居然欺辱一个不过六岁的小公主,虽然永宁公主不是崔贵妃所生,但无论怎么说,也是他的妹妹……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连他们都对蜀王失望透顶,更遑论陛下?

    如果不是蜀王背后有数个豪门大族支持,朝堂之上又有秦相力挺,这太子之位,怕是轮到谁也轮不到他的。

    至于什么传嫡不传庶,传长不传幼————和国家的兴衰相比,祖制又算得了什么?

    这次的事情,陛下无疑是在百官面前传达了他的态度,今日之后,坚定站在蜀王阵营的官员必将想尽办法改变局势,而还在摇摆观望之人,心中怕是会更加忐忑。

    但无论如何,短时间之内,怕是不会有人再提立蜀王为太子的事情了。

    ……

    ……

    宫中某处僻静的殿内,蜀王仰面躺在床上,脑袋上缠满了白纱,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上方。

    “你,你太让我失望了!”崔贵妃站在床前,脸上满是愠怒之色,看着蜀王说道:“你没事去招惹永宁干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为了让你成为太子,将来登上皇位,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到底有多么的不容易!”

    蜀王脸上缠着白布,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从他紧握的拳头以及眼中浓的化不开的恨意中才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情。

    今日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他也是刚刚得知。

    他恨不得千刀万剐,食其血啖其肉的李易,只是被罚了一年的俸禄,对他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加讽刺?

    作为亲王,在众目睽睽被人殴打重伤,现在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而动手之人却没有受到一点惩罚,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人前立足?

    他恨李易,他恨李轩,也恨那个他本不该恨的人,如果他能早一点将太子之位给他……

    “这些日子你好好在这里养伤,我已经写信给你的舅父,他们会帮你想办法的,等你伤好之后,再去秦相府上走动……”

    蜀王躺在床上,听着崔贵妃的话,紧握的拳头松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他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

    ……

    蜀王失势,对于许多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据尚书省的官员所说,秦相今日一直沉着脸,罕见的因为一件小事对某官员大加训斥,尚书省众官员人人自?!?br />
    陈国公府,一名丫鬟低头收拾二爷刚刚摔碎的茶杯,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抬头望一眼。

    回忆起两位老爷刚才在里面说的话,门外一名丫鬟轻手轻脚的离开,向着某处小院小跑而去。

    亲近蜀王的官员权贵心情自然不会太好,然而,也有人恰恰相反,心中对于那位李县子大加赞扬。

    还留在京中,即将成年的几位皇子,知晓了今日之事之后,心思终于开始活跃起来,原以为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和蜀王去争些什么,然而,今日之事,却在他们的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之火,哪怕只是一丝,也没有人愿意放弃。

    同时,也有无数封信件,从京城飞出,目的地便是那些成年皇子的封地。

    世子府,李轩面对王家众人正头疼,子爵府,李易也在虚心的接受老夫人的教育。

    丫鬟下人们纷纷为爵爷感到不平,虽然他们不知道爵爷做了什么事情让老夫人生这么大的气,但是这个月他们的例钱被爵爷又提高了一倍,心里面自然会向着爵爷……

    府上的厨娘板着指头算两倍的例钱是多少,每个月都能多拿不少,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家里的房子就能翻新一下了……

    不敢再多想,那位老人家要的鸡还没有做,不明白老人家为什么特意叮嘱鸡不要白斩的,明明白斩才是她最拿手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