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刚才那真的是蜀王殿下……”

    “成何体统!这成何体统!”

    “殴打亲王,大逆不道,简直无法无天!”

    ……

    ……

    在皇宫之中殴斗,殴打的对象还是一位亲王,一位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十分敏感的亲王。

    这可是开了景国建国以来的先河,往上数几十年,数到太祖皇帝那里,宫中几十年间也没有发生过这么恶劣的事件。

    亲近蜀王的官员一脸的震惊和恼怒,个个都义愤填膺,恨不得将那李易千刀万剐。

    近些日子,蜀王在朝中的风评本就有所下降,在陛下甚至百官面前丢了颜面,现在倒好,丢的那点儿颜面根本不用在乎了,被人殴打昏厥,满脸血污的被侍卫抬走,还有什么颜面可言?

    就算是殿下日后登基,今日这一段,在史书中怕是也无法抹去的。

    其余官员虽然没有这么愤怒,但脑海中却也不由的浮现出了近些天关于李县子和蜀王的那个传言。

    李县子被蜀王几句话就吓的惊惧致???

    担心蜀王上位后和他清算?

    放屁!

    这简直是一派胡言,看他刚才狂殴蜀王的样子,像是传言中说的那么胆小不堪吗?

    那种疯狂与狠辣,他们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有些发寒,今日的阴影,蜀王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百官的哗然以及周围侍卫惊惧的目光,李易全都听不见也看不见,周围的声音,仿佛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隔绝了一样。

    因为刚才运动量有些大的原因,他的胸口微微有些起伏,却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目光越过围着他的皇宫侍卫,落在那一道小小的身影上。

    再看到那张有些痴傻但却亲切至极的小脸,李易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欣喜与轻松,再次笑了出来。

    但就是这样和煦温暖的笑容,却看的周围众侍卫心里一阵发寒。

    将蜀王殴打成这个样子,他到底知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还笑的出来,这位李县子------莫不是疯了吧!

    ……

    ……

    延年殿,景帝刚刚服了药,躺在软塌之上,准备休息半个时辰再起身批阅重要的奏章。

    太医署众太医多次向他进谏,让他不要太过劳累,否则只会使得病情加重,向来都不在乎这句叮嘱的景帝,在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之后,终于意识到,他的身体真的已经大不如前了。

    只是上了片刻的早朝,他就感觉有些疲累,也只能暗叹口气,将诸多心烦之事暂时抛到了脑后,先休养些精神。

    “陛下刚刚睡下,有什么事请,等陛下醒来再说!”

    “我们真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烦请通禀陛下!”守在门口的宦官和两名宫中侍卫因为某事争执起来。

    “闭嘴!”,常德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他们身旁,冷冷的说了一句。

    “常总管?!绷矫涛兰泵π欣?。

    常德看着两人,淡然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说?!?br />
    宫中有禁军守卫,又能发生什么大事,只要不是反贼攻进皇城,任何事情都比不过陛下的身体。

    见常总管开口,一名侍卫立刻说道:“回常总管,长安县子李易和李轩世子刚才在宫中围殴蜀王殿下,蜀王殿下身受重伤,现已被送去太医署,我们现已将李县子和世子殿下拿下,等候陛下处置!”

    常德脸上的淡然之色消失,猛的看向了那名侍卫,“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

    ……

    皇帝陛下一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之后,并不代表百官可以拍拍屁股回家,各找各妈,各打各娃。

    往常散朝以后,大部分官员,还是得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工作,有事做事,没事了开个小会,向属下们传达传达早朝精神,深刻落实全面贯彻皇帝陛下的指示……

    但今日却有所不同。

    三省六部二十四司,许多官员都没有在忙手中的事务,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

    “听说了吗,蜀王殿下今日在宫中被围殴了!”工部一位八卦的侍郎倒水的时候,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句。

    “什么?”

    “不会吧,这可是皇宫,蜀王殿下怎么可能……”

    听到这句话的两名主事吃了一惊,立刻凑了过来。

    那侍郎左右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尚书大人,顿时放下心来,添油加醋的将下朝路上看到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一时间,值房里面惊呼声不绝于耳,距离较远的官员也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投来了疑惑和好奇的目光。

    皇宫可是这个国家防卫最严密的地方,几十年如一日的平淡,就像是平静的湖面一样,很少会发生什么大新闻。

    越是平静的湖面,投入一块巨石之后,激起的波纹就越大。

    因为那件事就发生在百官下朝的时候,蜀王殿下的惨状被无数人目睹,一层波纹很容易就变成了层层波纹。

    “听说了吗,蜀王殿下在宫里被围殴了!”

    “动手的是那位李县子和李轩世子,连蜀王殿下都敢殴打,他们还真是胆大包天??!”

    “蜀王和李县子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吧,好像是因为蜀王逼迫太甚,将那位李县子逼疯了,疯子还有什么怕的?据说要不是宫中侍卫发现的早,蜀王今日就被打死了!”

    “不对不对,我怎么听说是蜀王殿下和李轩世子发生了口角,才被两人围殴的,毕竟,大家都知道,蜀王图谋王家已久,却没想到在紧要关头被李轩世子横插一脚,今日在宫中遇到,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只是蜀王技不如人……,听说现在还在太医署,生死不明!”

    ……

    ……

    吏部侍郎李明泽站在门口咳嗽了一声,几名窃窃私语的官员回头一看,面色顿变,立刻回到原位,装模作样的办起公来。

    那位李县子可是侍郎大人的亲侄子,在这里可千万不能提这件事情。

    李明泽的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忧虑,这一次,李易可真是闯下了天大的祸事,别说是他,这件事除了陛下之外,任何人都无法插手。

    “这小家伙行事一向沉稳,为何此次会这么鲁莽?”

    勤政殿外,几位老将聚在一起,眼看着李易和李轩被侍卫带了进去,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

    宫中殴斗虽是大罪,更别说是殴打亲王,不过,这又不同于明文律法,是凌迟砍头还是打几板子轻描淡写的揭过,全在于陛下的决断。

    所幸根据他们对于陛下的了解,砍头是不可能的,陛下对他如此看重,定然不会因此重责,更何况这件事情还涉及到李轩世子,就更加不好处罚了。

    然而,朝中百官就在当场,众目睽睽之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两人将蜀王打的那么如此凄惨,也不是轻描淡写就能揭过去的。

    蜀王一系的官员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御史言官们也不会,贵妃娘娘更加难缠……

    总之,他这一次,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这一天,对于京都的平民来说是十分普通的一天,唯一有些遗憾的,可能是早上还阴云密布,还以为要有一场大雨消解暑气,却没想到不到正午就放了晴,看来近几天又别想凉快了。

    然而,那些稍稍有些地位的官员和勋爵家中,却因为某一个从宫中传来的消息,发生了不小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