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兵部侍郎之位至关重要,切不可如此草率??!”朝堂上,一位老臣站在众人前面,手持笏板,疾声说道。

    景帝皱了皱眉,问道:“还有哪位爱卿有异议?”

    他话音刚落,另一名官员也忽然上前,大声道:“李县子虽是贤才,但毕竟还太过年轻,缺乏阅历,万万当不起如此重任!”

    众多官员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深意,微微点头。

    “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

    ……

    ……

    一名官员站出来,两名官员站出来,片刻之后,朝堂上便密密麻麻的站出来一片。

    劝景帝收回任命李易为兵部侍郎的决定,这其中固然也有秦相一系,但更多的,却是其他非秦系官员。

    兵部统管全**事,设兵部尚书一位,侍郎两位,兵部侍郎官至正四品,地位仅此于兵部尚书,乃是正经的朝廷大员,怎可如此草率的任命?

    众人皆知陛下对于那位李县子极为恩宠,但恩宠也需有度,若是随便一位朝廷大员都能不经考核如此任命,那景国这诺大的江山,岂不迟早要完?

    这江山是陛下的江山,却也是他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江山,百官不会允许它遭到破坏,哪怕是陛下也不行!

    如果陛下非要乾纲独断,那他们也唯有死谏了……

    景帝知道自己的这项决定肯定会受到众人的反对,却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到下方站出来的一排排官员,脸色不由的沉了下来。

    他本想让李易从小小的县尉做起,一步一步的提拔,就像是他提拔其他人一样,可当他发现他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或许等不到李易能够在朝堂上独当一面,为新皇扫清障碍的时候,自然会忍不住着急起来。

    然而,虽然他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却也不能对这么多朝臣的意见不管不顾,不然的话,怕是在他大限到来之前,整个朝纲便已经乱了。

    这不是他的本意。

    “既然如此,此事容后再议,退朝!”景帝心中烦躁,挥了挥袖子,大步的离开。

    “真不知这位李县子到底是何许人也,竟让陛下如此对待!”一名中年官员悠悠的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虽然陛下没有收回成命,但对一国之君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看着陛下离去,朝臣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们的心中,对于那位李县子,也不由的生出了几分羡慕和妒忌。

    兵部侍郎乃是何等重要的官职,陛下居然想要直接提拔他上去,若说别人的圣眷是雨露的话,他的怕是可以用瓢泼大雨来形容了。

    好奇者自然也有不少,那位传说中的李县子,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陛下,竟然能让陛下如此重视?

    一个因为蜀王的几句话就惊惧致病的人,想来胆子不大,又能有多少本事?

    不得不说,这位李县子最近在他们眼中出现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百官从殿内走出去的时候,竟有半数以上的人都在议论他。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心中暗自欣喜,齐国那两座城池之事已经有了定论,因此今日才下朝如此之早,这位李县子的事情,除了将门之外,朝臣似乎也都是一边倒的状态,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接下来的几天里,应该也会是这么早下朝吧?

    能够早点回去吃饭,这可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

    ……

    某处宫殿的石阶上,小姑娘怀里抱着布偶坐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某个方向。

    宫中巡逻的侍卫来来往往,偶尔也有宦官宫女穿行,但都不能让她的眼神有丝毫的波动。

    不知过了多久,某一个时刻,当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时,她的眼中忽然焕发出一道神采,从石阶上站起来,向远处小跑而去。

    ……

    ……

    “见过蜀王殿下!”

    蜀王脸色略有阴沉,没有理会对他行礼的侍卫,因为上次父皇病重期间他举止不当的事情,成为御史言官口中的把柄,在百官中风评大降,今晨被母妃狠狠的训斥了一个时辰,到现在才出来,心下郁闷至极。

    就在蜀王心中郁结无法发泄之时,一道小小的影子从前方跑了过来,蜀王抬头望了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同父异母的一位妹妹,唯一一位痴傻的妹妹。

    天家向来没有什么亲情可言,蜀王对于永宁公主自然也没有什么感情,只是觉得身为一国公主,居然是这幅痴傻的样子,实在是有损天家颜面。

    似乎是因为跑的太快,小女孩脚下不小心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手中的玩偶也飞了出去。

    她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身上的尘土,也顾不得擦拭膝盖上渗出的血迹,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转头四下张望着。

    蜀王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滚到他脚边,刚才甚至碰到他衣衫下摆的脏兮兮的东西,有些恼怒的抬脚踩了上去。

    小女孩终于看到了她的玩偶,一瘸一拐的走过来,用力的想要从蜀王的脚下将它抽出。

    六岁的小女孩,要论力气,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发现她不能将布偶抽出来的时候,她抬起头,小声的说道:“还,还我……”

    听说李易十分喜爱这位永宁公主,因此,当蜀王低头看去的时候,虽然小姑娘容颜娇俏,但他脸上的厌恶之色却更浓。

    冷冷的看着小女孩坐在地上哀求的样子,蜀王心中的烦闷竟然减少了一些,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在某刻终于松开了脚,只是,没有等到小女孩将布偶拿过去,他便狠狠的一脚,将其踢进了一侧的荷花池之中。

    跟在蜀王身后的两名宦官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肌肉不由的抽了抽,心中暗道,身为成年皇子,居然如此对一个小姑娘,难怪陛下一直不肯将皇位传给他------陛下圣明??!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却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小女孩怔怔的看着玩偶被踢进水池,像是被抽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呆呆的坐在地上,明媚的大眼睛中立刻出现了两团水雾。

    她抽泣的说道:“还我,把我的美羊羊还给我……”

    “------”

    李易快步走过来的脚步陡然停住,刹那间,脑海中仿佛有无数雷霆轰鸣。

    与此同时,远处的大殿之中,下朝的百官陆续走出来,他们头顶的天空上,厚重的乌云边缘,逐渐出现了一圈金边。

    一道金光从乌云中透射出来,随后便是十道,百道,千道,万道……

    云雾之后,久违的太阳终于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