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公子看着那暴怒的男子,笑着说道:“这位姑娘只是无心之失,阁下又何必为难一个女子?”

    “老子喜欢,你管得着吗!”被人拦下之后,男子心中的怒气不仅没有平复,反而更加恼怒,使劲的挣脱了那只手之后,伸手便要推开那位年轻公子。

    “砰!”

    便在这时,堂内忽然响起了一道沉闷的响声,男子的手还没碰到年轻公子,身体就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径直飞出了门外,年轻公子身后的一名青衣男子阴沉着脸跟了出去。

    “多,多谢公子……”少女脸上的表情还有些惊慌,急忙向年轻公子行礼。

    “无妨,以后小心些便是了?!蹦昵峁右丫砩系耐馀弁蚜讼吕?,笑着说道。

    “小红,你怎么回事,在这里这么久了,还是这么毛手毛脚的……”在那少女被青楼管事训斥的时候,年轻公子对李易二人拱了拱手,转身走出了青楼。

    “这家伙倒是还不错?!崩钚擦艘谎勖趴诘姆较?,自言自语道。

    李易心中想着某件事情,并没有搭话。

    李轩只当他大病初愈,接下来倒是没有像刚才那么多话,只是在台上的表演到精彩处的时候,跟着众人高声欢呼,深谙皇家礼仪的世子殿下,在此刻彻底放飞了自我……

    ……

    ……

    “两位,刚才那位公子走的时候,已经付过银子了?!逼讨?,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名管事笑着上前说道。

    “不是说了算我的吗……”李轩嘀咕了一句,却也并未在意,心下倒是对那年轻公子又高看了一分。

    回去的时候,依然没有看到老方的身影,李易也没有让护卫寻找,随他去了。

    此时,群玉院后院,刚才摔了盘子的少女坐在墙边的石凳上,表情有些忧伤,喃喃的说道:“哎,这一个月的例钱又没有了……”

    “那……,那你没有受伤吧?”过了许久,一墙之外的地方才传来了一道声音。

    少女吸了吸鼻子,有些开心的说道:“没有,刚才有一位公子帮我档下了,那公子看起来人很好呢?!?br />
    “哦……”仍旧是沉寂了许久,墙外才传来了一道闷闷的声音。

    “在京城还能见到你,真好……”少女用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墙壁,嘴角的笑容有扩大的趋势。

    这一次,墙外很快就传来了声音,男子憨笑了两声,却没有再说什么话语。

    “哎,你们站住,这里不能进去!”群玉院管事急促的声音忽然响起,少女抬起头,就看到管事踉踉跄跄的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

    脸上有着几块淤青的男子恼怒的在院子里扫视了几眼,看到坐在院墙下的女子时,冷笑道:“原来你躲在这里!”

    “这小妞多少钱,大爷我今天包下她了!让兄弟们好好爽爽!”

    看到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淫邪之色,大步的走过去说道。

    “这位大爷,小红她不是……”管事急促的说了一句,就被男子身后的几名大汉踹到了一边。

    “再多嘴,信不信老子把你们这破青楼给拆了!”

    看着几名大汉向这边走近,少女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惧色,却依然咬着牙没有吭声。

    面皮青肿的男子扯了扯嘴角,冷笑道:“贱人,我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来拦我?”

    男子话音刚落,忽觉眼前一黑,院墙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随后,有巨大的犹如猛兽一般的黑影从天而降。

    ……

    ……

    “你去哪里了?”

    李易站在门口,看到老方悠哉悠哉的从远处溜达过来,走到门口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着他问道。

    “没有去哪里啊,就在城里随便逛了逛就回来了?!崩戏揭×艘⊥?,面色淡然的说道。

    李易瞥了他一眼:“你家婆姨刚才过来找你了?!?br />
    李易话音刚落,老方面色巨变。

    “一会儿要是你家婆姨问起来,你最好说你去香水作坊了……”李易善意的提醒了老方一句,背着手走回了院子。

    他觉得自己需要和二叔公好好的探讨一下,睡得时间久了,怎么才能解决头疼的问题?

    老方站在院子里,伸出袖子闻了闻之后,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京都的伙计,不知根不知底的,他心里总有些不放心,还是得多去盯着才好。

    ……

    ……

    早朝其实并不早,当今天子仁德,体恤臣子,将早朝的时间推迟到辰时以后,也就是大概早上八点才开始上早朝。

    比起之前半夜就要起床在宫门口等待,直到天亮才能入宫的惯例,当今天子此举不知道让多少年老体迈或是居住较远的臣子感恩戴德。

    李易对这项仁政没有任何感受,因为他是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的,来到宫门口的时候,许多官员还在那里等着。

    虽然规定的上朝时间是八点,但天子仁德,做臣子的却不能得寸进尺,七点刚过,就已经有不少人自觉地站在宫门口等待了。

    扫视了一眼人群,由一名宦官领着,从旁边的偏门进去。

    这一幕直看的诸多官员瞪大了双眼,虽说如今是夏季,但大早上,太阳还没有生起来的时候,站在这里还是有些冷的,连宰相大人都在这里受冻,那李县子------居然就这么进宫了?

    朝中百官都知道李县子是得了圣眷的,可是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发现这圣眷的度到底在哪里。

    甚至可以这么说,若不是这位李县子和蜀王站在了对立面,日后必将平步青云,成为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人物,成为连他们都需要仰望的存在。

    可惜,这位李县子还是太年轻??!

    此时,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浮现出了近几日京都的传言,看着那缓缓关闭的侧门,心思各异。

    吏部侍郎李明泽虽然面色平静,但眼神深处却有掩饰不住的忧虑,在他身旁的京兆尹董文允,看了一眼宫门的方向,面色难明,几位老将皱起眉头,聚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着什么……

    与之相反,秦相一系,亦或是亲近蜀王的官员,则是一脸的轻松,不少人脸上甚至带有一丝讥讽和嘲弄。

    圣眷正浓又怎样,就算他有陛下的眷顾,但陛下------又能眷顾他多久?

    唯有秦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站在他身旁的官员,没有一个人敢正视这位宰相,当然也没有人看到他眼中的一丝惋惜之色。

    李易不知道宫墙外百官的心思,由那名宦官领着,在宫中七绕八绕之后,又来到了那处熟悉的花园。

    同样的银耳莲子羹,同样的家常小菜,隐隐还有葡萄酿的清香。

    “坐?!?br />
    只穿了一件内衫的中年男子坐在对面,对他伸出一只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