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治不好的话,你这个神医的招牌可就别想要了?!?br />
    子爵府门口,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被李轩连拖带拽的带了进来。

    “殿下,这,这连刘太医都治不好的病,我,我怕是也不行的!”老者一脸难色,神医也不是包治百病的,他虽自认为医术不错,但怎么也不敢说比本朝太医令还厉害啊李轩很干脆的摇头道:“这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br />
    “------”

    好歹也是有口皆碑的神医,老者在心里发誓,如果不是眼前这位世子殿下他惹不起,一个大耳刮子早就上去了。

    “李轩公子好?!?br />
    小环抱着一堆衣服从院子里面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李轩,笑嘻嘻的说道。

    李轩见状一怔,这几天他可没少见小丫鬟愁眉苦脸的样子,片刻之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大步的向院子里面走去。

    “好久不见……”李易站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的说道。

    李轩一阵愕然,什么好久不见,这几天他一天过来好几次,都快把子爵府的门槛踏破了好不好?

    “你没事了?”他倒是不在意这些,上下打量了李易几眼,狐疑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情?”李易的视线还在石桌上,随后回了一句。

    “你在看什么?”很少见李易如此认真的样子,李轩忍不住凑过头去。

    还以为是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原来只是一张粗略的景国地图,李轩看了一眼,顿时没了兴致。

    他这几天光顾着找神医了,手头上的很多事情都搁置了下来。

    如果今天那位所谓的神医还没有什么办法,他决定先去找蜀王的麻烦,外界有传言说李易是因蜀王而惊惧致病,李轩虽然恨不得呸一口在那些人头上,但在这之前,还得先找蜀王出口恶气再说。

    “地图有什么好看的,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他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拽着李易的胳膊说道。

    “不去?!崩钜谆恿嘶邮?,却没有挣脱。

    李轩一边将李易往外拖,一边神秘兮兮的说道:“放心吧,去了你肯定不会后悔的!”

    ……

    ……

    “姑爷,你们去哪里?”老方刚刚迈出自家大门,就看到姑爷被那位世子殿下从里面拽了出来,看到他们上了马车,立刻小跑着跟了上去。

    世子府的马车消失不久之后,一道烟尘从远方滚滚而来,几匹快马停在了子爵府门口,常德翻身下马,子爵府两名护卫纳头便拜,常德挥了挥手,径直走了进去。

    院内只有两名丫鬟在忙碌,角落里一棵大树下的阴凉处,一位老者躺在奇怪的椅子上打盹,常德的视线在院子里扫了一圈,看着一名丫鬟问道:“你们家爵爷呢?”

    “爵爷,爵爷刚才出去了?!蹦茄诀弑辉鹤永锿蝗怀鱿值钠婀稚ひ粝帕艘惶?,缓过神来之后,急忙说道。

    “出去了?”常德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不是说李县子这几日都卧床嗜睡,从未迈出家门一步吗,难道消息有假?

    “相公刚出去不久,请问您是谁,找他有何事?”如仪从月亮门里走出来,看着站在院子里的老者说道。

    “他的病……”常德张口说了一句,忽然瞳孔骤缩,老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色,抬头望着前方的女子,片刻之后才恢复了平静,说道:“他的病好了?”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比缫堑懔说阃匪档?。

    “既然如此,老夫告辞!”常德淡淡的说了一句,再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之后,干脆的转身离去。

    如仪也没有问清楚对方的身份,男人的声音如此阴柔,只能是宫里面的人了。

    相公说的果然没错,宦官里面出高手,那老者刚才站在院子里,即便是在她看来,也没有丝毫破绽可言。

    “竟会如此……”常德走出大门的时候,脸上的惊色再次浮现,低声喃喃了一句。

    他知道与李易有关的两位柳姓女子武功都十分不俗,在这之前却只见过那柳氏二小姐,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姐姐,李易的娘子,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一只脚刚刚踏出门口,忽然间,常德脚步一顿,面色大变,猛的回过头去,全身衣袍无风自动,脸上满是戒备之色。

    院内,两位丫鬟有一搭没一搭的打扫着院子,树下躺着的老者发出轻微的鼾声,刚才的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难道是错觉?”再次望了几眼之后,院内都没有什么异常,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去,外面马蹄声响起,又很快消失。

    “不就是多睡了几天吗,有什么好担心的,老头子一辈子都睡过来了……”

    躺在摇椅上的二叔公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嘴里嘟囔了几句,又继续睡了。

    ……

    ……

    李易本该想到,却也万万没想到,李轩拉自己来的地方,居然是------群玉院!

    他早该想到的是,每当李轩神秘兮兮,连拖带拽的带他去的地方,只能也会是群玉院。

    他想不到的是,京城居然也有一个群玉院!

    很快他就发现事情好像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就算是京城真有一家群玉院,也不可能连老鸨子都长得一模一样吧?

    李轩看到他惊讶的样子,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庆安府一样?”

    李易对这里的感觉是有点亲切,被李轩拉进来这么多回,没有亲切的感觉才怪。

    李轩在一旁解释道:“我也没想到,这老鸨子居然把群玉院从庆安府搬到了京都,这里原先的那家青楼倒是没有了……”

    世子殿下来青楼从来都是听曲子的,也从来不会单独叫姑娘进房间聊人生理想,像群玉院这样的五星级青楼可不仅仅做皮肉生意,中间的台子上经常有才艺表演之类的,若是老鸨要力推某位姑娘,便会增加她的亮相频率,等到那些客人都熟悉了,身价自然会涨起来。

    李轩只是单纯的拉李易过来看看“才艺表演”,调节调节心情而已,毕竟就算是他自己,在京城看到熟悉的群玉院时,心里面都激动了好久,就连老鸨子那张丑脸都变的亲切起来。

    只不过,两人来的似乎不是时候,楼下的位置都被坐满了,连一张空着的桌子都没有。

    “殿下,要不要……”一名护卫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李轩摆了摆手,说道:“那里不就有位置吗!”

    他走到一处桌旁,看着坐在那里的一位年轻公子问道:“这位兄台,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