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的取得一次战争的胜利之后,景国无论是民众还是朝廷,斗志都空前高涨,达到了近十年来的巅峰。

    齐国此举,虽然没有对景国造成实质上的损害,但却极大的打击了这种斗志和热情,而且,这一次人家可是堂堂正正的“学问交流”,就算是己方输了也不能进行报复什么,否则可就真的是丢人又丢份了。

    这一次,齐国的强大,也再次刷新了民众的认知。

    几个无名小卒而已,就击败了景国各方面最顶尖的的存在,这是何等的底蕴?

    当然,至于那几人在齐国到底是不是无名小卒,他们又不是齐国人,却是不怎么清楚。

    李易重新下了几块豆腐进去,写诗下棋什么的,输了就输了吧,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能有什么办法?

    况且,景国可是刚刚夺了人家两座城池,还不允许人家过来找回一点场子了?

    就是秦相和人辩经被气的病倒那天,没有在场亲眼看到倒是有些可惜,李易伸手把自己的豆腐夹起来,随口问道:“不是说朝堂里都在争论立太子的事情吗,现在结果怎么样了?”

    李明珠秀眉一挑,说道:“立不立太子向来都是皇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指手画脚了?若不是父皇为了朝纲稳定,一直以来都积极听取百官的意见,从不独断专行,他们又岂会有今日的气焰?”

    想不到公主殿下居然有这么霸气的一面,李易忘记咀嚼,差点被豆腐烫了嘴。

    忍不住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说道:“我越来越觉得你有当皇帝的天分了?!?br />
    遇事畏首畏尾,优柔寡断的皇帝,可能会是一位仁君,但却不太可能成为一位明君,该霸气的时候就要霸气,不然这皇帝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在这一点上,老皇帝做的还有所欠缺,甚至都不如长公主殿下。

    李明珠撇了他一眼,说道:“不要胡言乱语,这世上哪有女子做皇帝的?”

    “女子怎么了,女子就天生矮人一等吗?”李易一边和寿宁公主抢着吃豆腐一边说道:“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生来都是平等的,你这种思想要不得??!”

    寿宁公主十分同意李易说的这一番话,连连点头,手上抢夺的动作却是更快了。

    这年头说乞丐和皇帝生来平等会被扣上不敬天子的帽子,但对于早就觉醒了女权意识的公主殿下来说,从来就不认为男人比女人高贵到哪里去。

    “这不一样?!崩蠲髦榭醋潘?,说道:“古往今来,有哪一位女子------,总之,女子是不可以做皇帝的?!?br />
    “谁说女子不能做皇帝的?”李易心道这姑娘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从寿宁公主的筷子下抢走了最后一块豆腐,抬头看着她问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武则天吗?”

    “武则天?”李明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思忖片刻之后,还是没有记起这个名字,说道:“谁是武则天?”

    “连武则天都没有听说过……”李易话只说了一半,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和他熟知的全然不同的世界,前唐存在的时间不过短短数十年就四分五裂,千古一帝还没有来得及完成自己的事业就魂归天外,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和另一个世界的盛唐大不一样了。

    前唐在接下来的几位皇帝手中败了个干净,武妹妹亦是没有机会展现女帝的风采,在李易看到的史书里面,甚至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

    “呃……没什么?!币馐兜秸庖坏阒?,李易摇了摇头说道。

    “莫名其妙……”李明珠看了他一眼,拿起筷子,李易和寿宁公主只觉得眼前闪了一闪,两个人刚才争抢的豆腐就跑进了她的碗里。

    一人甩了一个白眼给她,对这种用武功欺负人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和严正抗议,谴责抗议完了,又将注意力放到了锅里其他的东西上。

    接下来的时间里,公主殿下倒是没有怎么开口,李易以为她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直到某一刻,公主殿下放下玉碗,看着李易,认真问道:“谁是武则天?”

    “------”李易忽然觉得他即将要做一件十分不得了的事情。

    ……

    ……

    “打击世家门阀,发展科举,重用寒门,开“大治”之世……”李明珠看着李易,“女子为帝,真的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事实上,做为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后世对她褒贬不一,但她的功绩却是不能否认的。

    华夏数千年来最强帝国的曙光,在高祖太宗的金戈铁马壮烈开国和贞观之治之后,经高宗武后二人守成进继,终于在玄宗手上,盛世开元,开华夏数千年由内自外民族大恢宏气度,睥睨天下、雄吞四海,如日中天……

    无论如何,做为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她怕是已经做到了一个女人能做到的极致。

    李明珠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和茫然,看着李易问道:“你说的是哪朝哪代,哪一位皇帝,为何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

    “哈哈,我随便说说的,哪有那样的朝代,你不会真信了吧?”李易愣了一下,随后就笑着站了起来,说道:“谢谢款待,我先回去了,下次有机会再请你们吃饭……”

    “好啊,好啊!”寿宁公主小脸上露出笑容,立刻高兴起来,一边追出去一边喊道:“先别急着走,先说清楚什么时候请啊……”

    看了大呼小叫跟着李易跑出去的永宁一眼,李明珠收回视线,对着面前的炉火陷入了沉思。

    门阀世家大兴,深深的渗透进朝廷之中,为了摆脱门阀政治,父皇这么多年来也在有意的重用寒门仕子,却只取得了不多的成效,李易刚才所说的朝代在这一点上和景国并无不同,然而景国甚至前朝数代皇帝都没有完成的伟业,那女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她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李易刚才已经十分详细的讲过一遍了。

    “武则天吗……”

    景和二年六月,长公主殿下站在晨露殿门口,在上午的暖阳从对面宫殿顶上跃出来的时候,说出了这样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