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相虽然迂腐了一些,做事却也从来不失大义,若只是秦余一人,没有秦府的力量,却是不用太过担心?!?br />
    看着李轩貌似有理的分析,李易忍不住问了一句,“那蜀王呢?”

    “蜀王怎么了?”李轩疑惑的问道。

    “如果蜀王当了皇帝,你怎么办?”

    李轩的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蜀王和当今陛下的样子,踌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蜀王当不了皇帝?!?br />
    李轩姓李,可是他不叫李淳风,他觉不觉得某件事情完全不影响那件事情的发生。

    李易倒是觉得,不能用蜀王的胸怀来赌李家和子爵府这么多人的未来,是时候要做一些长远的谋划了。

    ------

    ------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从明天起,你们就不用再每天过来了,具体的上课时间我会让寿宁公主通知你们?!?br />
    李易站在前面拍了拍手,一众皇子公主顿时一哄而散。

    每天一个时辰能够讲太多的内容,这些皇子公主们现在只需要上算学课,没多长时间,就能从一年级水平成长到二年级水平。

    李易觉得他们学到这种程度就够了,更深层次的东西,反正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用到,买菜不会算错账的水平就足够他们受用一生,如果他们需要自己买菜的话。

    “皇兄,你在写什么?”

    见先生已经走了,晋王皇兄还趴在桌上咬着笔头,一个小皇子跑过去,疑惑的问道。

    “嘘,别打扰我,我在做算学题?!苯醺喜杂频陌诹税谑?,继续眉头深锁。

    “哦……”小皇子点了点头,探头向桌上的纸上看去。

    “皇兄,你骗人!”忽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小皇子皱起眉头指着晋王说道。

    “我怎么骗你了?”晋王瞪了他一眼,说道:“去去去,别给我捣乱,一边儿玩去!”

    “你就是骗人!”小皇子指着那张纸上奇怪的符号说道:“你都没有写一个数字,这不是算学!”

    晋王闻言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纸上的a,b,x,y,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皇子的脑袋,从桌下取出一张小册子,说道:“小文,你还太小了,不懂得算学的可怕,来,皇兄让你开开眼……”

    不多时,某少年表情呆愕的从博文殿走出来,愣愣的站在殿门口,脸上有着深深的茫然。

    就在刚才,在晋王皇兄的指引下,他的人生发生了一次惨无人道的颠覆。

    为什么要把鸡和兔子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为什么要数它们的头和脚,不觉得很无聊吗?有没有考虑过鸡和兔子的感受?

    还有,李雷为什么要追韩梅梅,李雷多久能追上韩梅梅,竟敢调戏良家妇女,那个叫李雷的你给我出来,看本王不让侍卫打断你的腿!

    更可恶的是,为什么要给龙凤池一边倒水一边舀水,还要问多长时间池子会空,水很珍贵的好不好,前些天大旱的时候,父皇告诫他们要节约用水,因为天下还有很多子民没有水喝,谁要敢把龙风池的水舀干,父皇一定会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外面的天气有些炎热,少年却一点都没有热的感觉,整个人打了一个冷战之后,再也不觉得自己所学的算学有多么难了,有些怜悯的向殿内望了一眼,随后便飞快的跑开了……

    就在蜀王抓耳挠腮,因为某一道难题而急的满头大汗的同时,凉爽的不似夏天的晨露殿里,寿宁公主凭借敏捷的伸手抢到了最后一片肉卷,得意的对李易扬了扬下巴,蘸了蘸玉碗里李易亲自调制的酱料,飞快的塞进了自己的小嘴里。

    整个皇宫所有的宫殿,能有这么凉快的,除了老皇帝的住处,还有三处。

    永宁公主的宫殿,燕妃(寿宁母妃)的宫殿,最后一个,也就是明珠长公主的晨露殿了。

    李易下课之后,就被寿宁公主拉到了这里,原因是宫里御厨调制的火锅底料没有他调制的正宗。

    “朝堂上最近有没有什么新鲜事?”李易重新下了一些蔬菜进去,随口问了一句。

    李明珠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他不是从来都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吗?

    也只是略微诧异了一瞬,便开口道:“你指什么事情?”

    “随便说点什么?!?br />
    李明珠想了想,说道:“也没什么大事,这几天朝臣讨论最多的事情,就是齐国许下重利,欲以大量财物交换被我们占领的两座城池,朝中分为两派,一些人认为齐国势大,虽然我们上一次占据上风,但却不宜继续交恶,若是齐国用盐铁和战马交换,也不是不能考虑,另一部分人则认为那两座城池已经属于我国疆土,不同意交换?!?br />
    她抬眼看了李易一眼,问道:“你怎么看?”

    李易可不想改名李元芳,飞快的伸手,赶在寿宁公主之前夹走了锅里的最后一块豆腐,放在自己碗里,这才说道:“还能怎么看,边吃边看呗!”

    “你敢吃我的豆腐!”寿宁公主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瞪了李易一眼,恨恨的说道。

    “什么你的豆腐,谁夹到就是谁的?!?br />
    “那是我刚才放进去的,就是我的!”

    “那你刚才还吃了我放进去的肉呢……”

    “我,我那是------我不管,反正你刚才吃了我的豆腐,你刚才放进去的豆腐就归我了!”

    ------

    ------

    李明珠看着为了一块豆腐争执不休的两人,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也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问了一句废话,自从天罚一事之后,他对于这些事情,向来都不会多言,能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意见才怪。

    李易看着她,又问道:“这些无聊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还有什么有意思的?”

    李明珠知道他口中的“无聊的事情”就是所有的国家大事,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在齐国使臣和父皇以及朝臣交涉那两座城池之事的时候,几位自称齐国儒生的人忽然出现在京都,以交流学问之名,挑战我景国大儒,涉及诗词经义,各种杂学……”

    “结果呢?”李易对于这件事情显然感兴趣多了。

    “输了?!崩蠲髦橐×艘⊥?,说道:“我们输了,输的一败涂地?!?br />
    “秦相在经义上居然辩不过一个无名老者,一气之下,大病三天,这几天在册立太子的事情上都没有烦父皇,年过半百,有诗鬼之称的王钟王大儒与一年轻男子斗诗,当场承认诗才不如,棋圣白钰和人对弈三场,场场皆输……”

    李易闻言有些愕然,连自己的豆腐被寿宁公主吃了都没有意识到。

    齐国只来了几个人,就将景国在各自领域最厉害的人一一击败------这脸打的,太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