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这几天的课业都完成的不错,作为奖励,接下来可以休息两天?!?br />
    博文殿,李易的话音落地,诸位皇子公主们就激动的欢呼了起来。

    连续五天的算学课,他们早就厌烦了,一想到能够拥有两天的自由时间,自然欣喜的难以自制。

    “晋王殿下,别忘了这两天要背会乘法口诀?!崩钜鬃叱龅蠲诺氖焙?,又对晋王提醒了一句。

    晋王虽然性子顽劣了一点,但领悟力不错,是个好苗子,值得他好好“栽培”。

    片刻之后,李翰走出了殿门,一脸的垂头丧气,和其他欢呼雀跃的皇子公主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别的兄弟姐妹还在学习“+”和“-”的时候,他已经远远的把他们甩在了后面,“+”倾斜过来居然就是一个新的符号,他花了整整两天才明白那个符号代表的意义,完成了那一份独属于他的课业,抵消了上次没有完成课业的“罪责”。

    博文殿门口的光荣榜上,寿宁皇姐的名字后面已经有五朵小红花了,他连一朵都没有,这两天的时间不能浪费,背会了乘法口诀,他就能得到两朵小红花,一跃成为光荣榜前五的存在……

    晋王咬咬牙,看着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疯跑的兄弟姐妹们,默默的转身走回了博文殿。

    -----

    -----

    因为京都新出现的几家制冰作坊,皇宫的冰源现在并不是多么紧缺,不过,制冰作坊的冰量有限,除了供应皇宫之外,还要应对整个京都的权贵,因此,皇宫之中,皇子以及妃子们每日的赐冰虽然多了一些,但还是远远不够。

    当然,除了永宁公主。

    李易每天都会派人在正午之前,送来大量的冰块,然后在给她们上完课之后,去永宁那里坐一会儿,和她说说话,当然都是他在自言自语,就算是自己能感受到她心情的愉悦,却也从未听过她开口说话,这让李易到现在还有些郁闷。

    “好了,时候不早,我要走了,明天后天我不来宫里,要大后天才能见到了?!崩钜浊崆岬拿嗣哪源?,站起来向宫外走去。

    路过博文殿的时候,看到寿宁和两名小公主在阴凉处玩耍,看到他的时候,似乎是有些生气,偏过头连一个招呼都没有打。

    这几天在上课的时候李易也感觉到了她有些不对劲,不知道这位腹黑萝莉到底是怎么了,仔细想了想之后,发现自己的确是没有惹到她,也就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哼!”

    没走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冷哼的声音,李易回过头,看到寿宁公主背着手跟在他的后面,踢着小步子,嘴巴撅起来。瞪着大眼睛凶狠的看着他。

    这一副小老虎的样子,在李易成为她的算学先生之后,可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了,李易回头看着她,问道:“怎么了,究竟是谁惹到尊贵的公主殿下了?”

    “你!”

    腹黑萝莉瞪着他恨恨说道。

    “我?”李易指了指自己,再看看寿宁公主,他给她做火锅,教她做菜,还奖励她小红花,虽然是年纪小,但是说这样的话良心过得去吗?

    “就是你!”傲娇萝莉指着他,露出两颗虎牙,看不出凶狠,却萌态十足。

    “我怎么了?”看到她的样子,李易的心中反而更加诧异了。

    “你每天都给永宁送那么多的冰块,还给她做好吃的……,你知不知道,我晚上都热的睡不着觉……”寿宁公主看着李易,有些委屈的说着,大大的眼睛里面甚至开始有泪花闪动。

    好几天前她就看到先生送了很多的冰块到永宁的宫殿,比父皇每天给他们所有人的冰块加起来还要多,多到永宁晚上睡觉都不会觉得热吧?

    可是,她也很热啊,父皇赐给她和母后的冰太少了,根本就不可能耐到晚上,她每天晚上都热的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她想着先生既然已经送给永宁那么多冰了,接下来就轮到自己了吧?

    她可是比永宁还要早认识先生啊,虽然那时候觉得他是一个和她抢菜吃的坏人,可后来不是改变印象了吗……

    可是第二天,先生还是只送了永宁,她以为会是第三天,第四天……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心里觉得有些委屈和伤心,明明是她先认识先生的,而先生最喜欢的,不应该是她吗?

    就像是失去了长辈宠爱的孩子一样,心里面十分难受,她甚至想要亲口问一问,先生是不是喜欢永宁胜过喜欢自己……

    看着傲娇萝莉大大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就连李易都有些怔住了。

    她这难道是-----吃醋了?

    说实话,在这些小公主小皇子里面,除了永宁,他最喜欢的还是虽然表面傲娇但内里乖巧懂事的寿宁公主,而永宁,她的身上总有一种特别的气息去吸引自己靠近,或许是因为小姑娘悲惨的身世引动了他的恻隐之心,或许是因为勾动了他内心深处某些相似的回忆,从而激发出一种类似于?;び嗟亩鳌?br />
    却是没有想到这些举动,在寿宁公主眼里,却代表了另一层意思。

    小姑娘的心里居然这么敏感,李易有些哭笑不得,说道:“好好好,你先别哭,我回去就让他们送冰来,一会儿你派人去宫门口接就是了?!?br />
    李易开始是觉得皇宫里面这么多人,那些妃子什么的,可一个都得罪不起,送谁不送谁都是大问题,所以干脆除了永宁之外,一个都不送,让她们自己去制冰坊买去,但看到傲娇萝莉委屈的都要掉眼泪的样子,只好改变主意。

    燕妃和她是一起的,送一份就行了,李明珠那里怕是也少不了,送了女儿就得送母亲,皇后娘娘也照样来一份,崔贵妃是蜀王的母亲,那一边儿凉快去,其他人……,其他人不熟就算了……

    “哼!谁稀罕……”傲娇萝莉负气的哼了一声,瞪了李易一眼之后就跑远了。

    李易看着她变的欢快的步伐,心道嘴上说不稀罕,自己要是不送的话,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立刻就会再次变成小老虎……

    这年头,萝莉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