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课间,晋王脸色发青的指着一众兄弟姐妹,说道:“你们都是骗子!”

    “我可没骗你?!笔倌靼崃艘徽判〉首幼诒?,说道:“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忘了先生走的时候还留了课业,不过也不难啊,两个时辰就全都做完了?!?br />
    “李向,那你呢!”

    寿宁皇姐是他惹不起的,李翰可不敢在她面前说什么,又转头看着另一位皇子说道。

    福王李向比李翰的年纪小,身体也要更加瘦弱一些,此时正眯着眼睛,背靠着冰鉴,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听到晋王的质问,有些无辜的说道:“我也没写啊,我是刚才抄寿宁皇姐的,谁让皇兄你比先生还来的晚呢?”

    “就是就是!”

    “我们都是抄寿宁皇姐的?!?br />
    “皇兄你要是早来一刻钟就好了!”

    ------

    ------

    众皇子公主纷纷统一战线,帮腔说道。

    晋王脸上表情纠结,他要是知道博文殿这么凉快,早就跑来了,可就算他早来一个时辰也没有什么用处啊,因为那东西早就被他撕了个粉碎,怎么抄?

    还好刚才用“课业和课本一起丢了”的借口蒙混过去,想不到先生竟然没有发怒,也没有为难他,也算是让晋王的心里有了一点小小的安慰。

    “这一次,寿宁公主的课业做的很好,福王、寿王,安阳公主,城阳公主……,鉴于是第一次,不做追究,以后再抄袭别人的课业,当做零分处理,晋王殿下……”李易看着晋王李翰,说道:“课业丢了不是借口,零分?!?br />
    “零分……”

    听到这一句,李翰的脑中传来了响雷一般的声音。

    报复,这绝对是报复,李向他们是抄袭啊,也不是靠他们自己的本事,自己不过是“不小心弄丢了”,凭什么只给自己得零分!

    一想到他的名字要出现在博文殿外面的墙壁上,李翰的心里面就充满了惊恐,虽然不到十岁的熊孩子还不知道自尊为何物,但却知道如果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他一定会成为皇宫里的笑话。

    他心里面开始有些后悔,千不该,万不该,当初不该去招惹永宁的……

    这一刻,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在李翰的眼里,也和大姐头寿宁公主一样,贴上了不可招惹的标签。

    熊孩子们不可能长时间的集中注意力,一个时辰之后,李易就走出了博文殿。

    噗通!

    晋王李翰跪倒在地,抱着寿宁公主的一条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皇姐,你一定要帮帮我??!”

    他最后还是得到了一次机会,就是在明天上课之前,把所有的课业补回来,连课本都没有了的他,如果找不到人帮忙,可就真的成为皇子中的耻辱了……

    “可是,我今天要和皇姐出宫玩呢……”寿宁公主一脸的犹豫,好不容易才央求皇姐出宫带她一起,要是帮李翰熟悉课业的话,她就只能待在宫里面了。

    看出了寿宁公主的犹豫,李翰立刻说道:“父皇上一次赏了母妃几颗夜明珠,我去求母妃,等到求到了立刻就送给你……”

    女孩子总是经不起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诱惑,想到自己的房间还差几颗夜明珠装饰,这样即便是到了晚上也不会太暗,寿宁公主更加意动。

    思考了许久,她才点点头,对李翰伸出一只手,说道:“最少五颗!”

    ------

    ------

    “都小心一点搬!”

    李易站在某一处宫殿门口,指着将一块块一尺见方的冰块往宫殿里搬的侍卫说道。

    永宁公主站在宫殿门口,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几名宫女和宦官立刻将冰块放进冰鉴之中,如此炎热的天气,如果不尽快保存,怕是没多久这些冰块就会融化。

    李易也是最近才知道冰鉴这种东西。

    一个巨大的青铜容器,像是一尊巨鼎,夏天将冰块放进去,既可以当做冰箱也能当做空调,使用起来倒也方便。

    李轩说过,皇宫里的藏冰也用的差不多了,肯定不会奢侈到让所有的皇子公主这么浪费冰块,每人的份额少的可怜。

    即便这样,小姑娘还是把自己仅有的那一小块冰给了自己,眼前这些就是李易的回报。有了这些冰块,她在宫殿里面,应该会舒服很多。

    至于老皇帝和他的那些妃子们,谁在乎呢?

    就算是把家里的冰搬光了都不够他们用的,还是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去吧。

    “好了,我要走了,明天再来看你!”见他们搬光了冰块,李易对永宁摇了摇手,转身向宫外走去。

    今天来皇宫居然没有粥喝,他到现在还饿着肚子,路过膳食局的时候,习惯性的进去搜刮了两根黄瓜,这两天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就连柳二小姐都破天荒的承认了错误,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这么久的冷战总算是过去了……

    ……

    那几天能够热死人的天气,似乎并不是因为天子失德引起了老天的发怒,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带走了暑气,也带走了众多的流言蜚语。

    就连那一层笼罩在京都上空的阴霾,似乎也被那一场雨洗刷干净。

    天子身体好转,早朝重启,朝堂上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与秩序。

    京都几家名为如意坊的店铺却并不平静。

    天气是没前几天那么热了,但仍旧属于盛夏,整个京都底层的平民,几乎人人都钟情于如意坊出品的绿豆冰沙,稍微有些身份的人,则觉得十文钱一碗的东西配不上他们的身份,加了冰的葡萄酿才是他们所钟爱的,哪怕是为此多出两成的银钱也无所谓。

    几家新开张的制冰坊,生意同样火爆,就算是每家每户只能限量购买,订单也都排到了七天之后。

    连老方他们都忙的每天不着家,李易却闲了下来,无聊的翻着手中的礼单,这都是近几天来家中拜访的太医们送的,人只在家里坐一刻钟,礼物却拉了半车,还一个劲的说只是“薄礼”,希望主人不要嫌弃。

    都是懂礼数的人啊,上等的药材给老夫人送去一些,老人家应该用得着,这一对玉镯可以送给端午,上次就看到她盯着如仪手上的镯子发呆,至于柳二小姐和小环,早在礼物送来的当天就挑走了自己喜欢的,这一个凤钗小巧玲珑的,戴在永宁的头上应该很漂亮……

    在李易将那凤钗收起来的时候,皇宫之中,那一道单薄的身影正坐在廊前期盼着新一天的到来,另一座宫殿里,某妃子看着一边哭喊,一边在地上打滚的儿子,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几颗夜明珠,给你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