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没有黑和尚还是道士的意思,脑补臆测党退散……】

    老道士发须皆白,如果不是此时涨红了脸,怒气冲冲的看着李易,在众人眼里倒也是神仙一流的形象。

    “他是无心之言,几位道长不要动怒……”看到几位道长脸上都露出了不悦的表情,李明珠急忙走过来说道。

    司天监虽然也属朝廷管辖,但这几位道长的身份却不仅仅是官员,尤其是眼前这位老道,在道门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就连父皇平日里也是以礼相待。

    京中百官权贵,无不渴求他炼制的灵丹妙药,以求延年益寿。

    “无故辱我道门,贫道岂能不怒!”老道士明显还没有消气,指着李易问道:“你倒是说说,老道的丹药怎么就无用了!”

    自五石散出现以来,嗑药就成了古代有钱有权之人闲暇时的爱好之一,为了延年益寿,成仙得道,炼丹师的人数开始爆发式增长,水银,金子,铅……,什么要命用什么炼丹。

    嗑药蔚然成风,没事了约几个朋友磕磕药,那是风雅韵事,社会风气就是这样,李易还能说什么?

    这要是搁在现代,聚众吸du,一个个的都得把牢底坐穿。

    很显然,道家现在还没有从外丹术向内丹术转变的趋势,李易压根就没有和这老道士普及什么是重金属中毒的想法,一群人想成仙想疯了,这就和告诉檀印老和尚他的佛没有什么用是一样的。

    就连李轩和李明珠甚至于老皇帝都相信嗑药是有用的,他说什么根本没有意义。

    “抱歉,刚才是在下失言了,敢问道长,那圣药可否让在下一观?”李易对那老道拱了拱手说道。

    “哼,以后记得,万万不可口无遮拦?!崩系浪淙恍闹谢故怯行┢?,但见他和永乐公主一起,到底还是没有再继续发难,从袖中取出一个锦盒,小心的打开。

    老道对这丹药十分谨慎,自己拿着,根本不让李易动手,眼睛盯着李易,像是随时都会将手收回去。

    李易的目光望向了盒中的丹药,这丹药有鹌鹑蛋大小,外表呈暗红色,居然还反光,在阳光下光彩流转,看上去甚是奇异,除了硫化汞,也就是他们所谓的丹砂,还有什么东西能有这样的效果?

    看来这些道士炼丹的手法还很传统啊,水银有了,怕是铅也没有少放吧,金粉,银粉……,不知道还没有放其他东西,李易看了看发须皆白的老道,心想他自己炼制的丹药自己肯定从来都不吃。

    “我先回去了?!泵欢嗑?,李易的视线就从丹药上收回,没有再看那老道,和李轩说了一声,转身向殿外走去。

    “哎……”

    李轩伸出手,还没有说出话,李易已经走出了门外。

    他和李明珠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的追了出去。

    没想到李易居然和这些道长起了冲突,要知道,面对这些人,就算是他和明珠,也不方便说什么或是做什么。

    李易一个人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脑子进水了才会大热天的跑出来,反正老皇帝也没多久好活了,吃那些丹药虽然也是必死无疑,但起码在初期的时候,还是能够感受到神明开朗,体力增强的感觉,要不然世界上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信。

    “李大人?”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略有惊喜的声音,李易停下脚步,看到一人从旁边的一处小宫殿跑出来。

    “原来是刘太医?!崩钜锥运傲斯笆?,来人正是他在庆安府见过一面的太医令刘济民。

    刘太医笑着说道:“真的是李大人,庆安府一别,也有半年多未见了,想不到今日竟然能在宫中遇到,前面就是太医署,李大人要不要进去坐坐,喝杯茶?”

    正好一路走过来也有些热了,李易想了想,随后便点头说道:“那就谢谢刘太医了?!?br />
    “李大人客气了,请!”刘太医笑着伸出手。

    ------

    ------

    “这太医署倒是挺凉快的?!崩钜鬃谝巫由?,抿了一口茶,说道。

    “说起来,李大人献出那“伤口缝合术”之事,老夫还没有当面道谢,李大人宅心仁厚,所做之事皆是造福万民,老夫代天下百姓,谢过李大人!”刘太医坐在他的对面,抱了抱拳说道。

    这句话他上次已经听这刘太医说过一次了,李易摆了摆手,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陛下的病一直都是刘大人在负责的吧?”

    刘太医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点了点头,说道:“陛下的病,老夫和几位同僚一直在想办法,却一直都没有什么进展,不知怎的,月前陛下病情忽然加重,就连老夫也束手无策,所幸有司天监几位道长献出的圣药,才让陛下的病情没有进一步恶化?!?br />
    李易叹了一口气,连当朝太医令都这么说,可见这种思想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已经根深蒂固。

    即便是因这东西而死的人不计其数,为了坚定那个虚无缥缈的信念,他们总是能够找到合适的理由,比如说炼丹的原料没有选好,炼制的火候没有掌握好,甚至连死了都能说是“兵解成仙”,老皇帝要是真的成仙了,不知道这些太医和道士的脑袋还能不能保得住。

    “刘太医真的以为,是那些丹药起了作用?”李易再次抿了一小口茶,淡淡的说道。

    刘太医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逐渐僵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李易,小心的说道:“还请李大人明言……”

    李易看着他问道:“刘大人可知那丹药是用何物炼制的?”

    刘太医摇了摇头,他学的是医术,又不是炼丹术,专业不对口,哪里知道那些丹药是用什么炼制的,更何况,那些炼丹师哪一个不是将自己的丹方看得比命还重,别人怎么可能知道?

    “用的丹砂,铅粉,或许还有金粉银粉什么的……”李易站起来,拍了拍刘太医的肩膀,说道:“刘大人,保重了?!?br />
    李易每说一个词,刘太医的脸色就要白上几分,等他一句话说完,这位太医令脸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血色。

    扑通。

    李易的身影消失在太医署之后,刘太医终于忍不住瘫软在地上。

    “刘大人,您怎么了!”太医署众官员立刻涌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刘太医终于回过神来,焦急的说道:“快,快去把李大人请回来!”

    当太医署众人顶着炎炎烈日,都快急疯了的时候,李易优哉游哉的躺在摇椅上,品着冰镇葡萄酿,吃着小丫鬟亲手喂的水果沙拉,只感觉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要舒张开来。

    这才是生活,不比大热天跑到皇宫受罪好上千倍万倍……

    李轩汗流浃背的从外面进来,从屋角抱了一块冰之后就不撒手了,坐在李易对面,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你刚才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丹药有问题?”

    李轩很不理解为什么李易刚才一听到丹药就态度大变,心中疑惑之下,特意跑回来问个究竟。

    “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崩钜滓∫⊥匪档溃骸叭绻菹虏环媚切┑ひ┑幕?,多则数年,少则……,只有一两年的寿元?!?br />
    李轩闻言神色一黯,随后想到若是因那丹药能够延寿几年,也算是很好的结局了,问道:“若是服用丹药呢?”

    虽说重金属中毒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既然那些道士敢拿出来献给皇帝,肯定也早就经过了实验,那种剂量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老皇帝的身体本来就已经很糟糕了,李易考虑了一会,给李轩了一个保守的数字。

    “两个月吧?!?br />
    “什么?两个月!”

    李轩猛的从椅子上弹起来,怀里的冰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