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和二年,在漫长的让人失去耐性的蝉鸣声中,景国迎来了最为酷热的盛夏。

    今年的夏天似乎比以往要更加炎热一些,曾醉墨刚刚喝完一碗绿豆冰沙,手里面捧着冰袋,心里却还是免不了的烦躁。

    当然,这一丝烦躁,却是和天气无关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不去不行吗?”她在房间里面踱着步子,看着正在床边收拾衣物的宛若卿问道。

    “不行啊,孙老已经先过去了,他们在那边重新开始,肯定很不容易……”宛若卿柔声说着,手里的动作却并没有放缓。

    “连你都走了,我怎么办?”曾醉墨扔下冰袋问道。

    宛若卿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京都呢?”

    “我……”曾醉墨张了张嘴,实在是不想提起那个曾经带给她无穷无尽噩梦的地方,负气的说道:“走吧,都走吧,你们一个个没良心的,就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

    宛若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曾醉墨跑出去的身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京都她是一定要去的,要论对于勾栏那一套运作模式的熟悉,就连孙老也比不上她,如今他们在京都重新开始,必定会更加艰难,就她一个人闲赋在家,心里终究会有些过意不去。

    然而她一走,醉墨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朋友了,她甚至连一日三餐都自己解决不了,一想到她,宛若卿的心里又有些放心不下。

    摇了摇头,走到门外,站在廊下望着某个方向……,他们在半月前就已经出发,现在,怕是早已到京都了吧?

    ------

    ------

    这一年,京都的夏天真的很热,如果再不下雨的话,怕是又会迎来一个灾年。

    灾年这两个字,对于富贵人家来说并没有什么,但是对于大多数的平民,就是生与死的界限。

    这几年灾情频发,就连京都都遇到了几十年不遇的旱情,底层的民众,已经在议论着是不是当今陛下失德,惹来上天不满了。

    李轩一身寻常打扮走在街上,头顶上火辣辣的太阳让他没走多久就湿了内衫,倒是有些羡慕那些只穿着短衫就在街上晃荡的闲汉们,宫里发下来的藏冰早就用完了,陛下不去行宫避暑,嫔妃们自然也只能在皇宫忍受酷热,导致藏冰的需求量大增,如今就连皇后娘娘每日也只能分到不大的一块。

    “公子,要不要进来玩玩……”

    甚至连站在青楼门口的姑娘们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李轩看着她们因为被汗水冲刷而惨不忍睹的脸,妖怪一样,连进去听曲子的想法都没有了。

    “妖精,吃俺老孙一棒!”一个光着屁股,手里拿着半人高木棍的熊孩子,指着青楼门口的姑娘们大声说道。

    那些姑娘见跑来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孩子,顿时笑的花枝乱颤,指着他某个位置晃荡的小玩意儿,说道:“嘻嘻,小弟弟,你的棒子还太小了,还是等你长大了再来吧!”

    若是一个成年男人刚才说出那样的话,指不定会被她们轻啐一声然后拉进楼里,顺便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只不过对方却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却只能让她们在困倦的时候解解闷儿。

    “呸,不要脸!”

    熊孩子身旁一位中年妇人向着青楼门口吐了一口唾沫,一把扯过熊孩子,在他的屁股上啪啪扇了几下,说道:“以后离这个地方远一点,要不然连勾栏都不让你去了!”

    屁股上出现了几个红印子,熊孩子本来都要哭出来了,却被妇人后一句话吓的生生将眼泪咽了回去。

    不让他去勾栏,这可是一件比打屁股可怕无数倍的事情。

    “妖精,等我长大了再来收拾你们!”熊孩子抹了抹泪珠儿,将手中的木棍扛在肩上,一边跟着母亲回家,一边在心里默默说道。

    李轩总觉得刚才那熊孩子说的话有些耳熟,似乎之前在哪里听到过一样,一时间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只当是以前逛青楼听曲子的时候,听到那些嫖客们说的荤话而已。

    “咦,前面那是怎么回事?”抬眼看到前方有一处人潮涌动,几支队伍从那铺子里都排到街上了,李轩好奇的问了一句。

    在他身后的一位男子立刻走上去,不一会儿就又走回来,说道:“回殿下,这店铺售卖的是一种叫做绿豆冰沙的东西,只是不知为何,竟有如此多人购买?!?br />
    “绿豆冰沙?”这个名字之前从未听过,李轩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说道:“过去看看?!?br />
    片刻之后,花了一两银子,从贵宾通道进去的侍卫很快就又走了出来,手上却多了几个瓷碗。

    李轩随手接过一个,入手冰凉,用木勺尝了一小口,立刻感受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凉意,惊诧道:“连皇宫都没有藏冰了,这店铺的主人是谁,居然如此奢侈!”

    这绿豆冰沙必然是用到了冰块,价格却如此低廉,要知道京都现在可是一冰难求,怎么会有人将之卖的如此廉价?

    三下五除二将碗里的冰沙吃光,顿时觉得全身都畅快了许多,李轩抬起头,看到这店铺的牌匾上,“如意坊”三个字赫然印入眼帘!

    啪!

    他手里的碗掉落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他回来了!”看到世子殿下一脸激动,众护卫满面愕然。

    ------

    ------

    “那天是我太冲动了?!?br />
    “冲动?”

    “……是我错了?!?br />
    “你错在哪里了?”

    “------”

    “犹犹豫豫,认错态度不够好,我不接受,重来!”

    ------

    ------

    “你不要太过分!”柳二小姐眯起眼睛看着李易,气氛有些肃杀。

    李易瞪大眼睛,不甘示弱的看着她,不就是对视吗,谁怕谁??!

    这次如果不让她长记性,下一次还会在明知打不过的情况下,傻乎乎的和人拼命。

    “已经一炷香了……”

    小环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姑爷和二小姐已经这样看着对方一炷香了,他们------他们的眼睛就不会酸吗?

    李易的眼睛真的有点酸,心里面十分后悔,刚才不应该瞪那么大的。

    “今天就到这里,休战!”

    桌上的冰镇葡萄酿也差不多了,他揉了揉眼睛,正打算伸手的时候,却见眼前一晃,桌上的酒壶就不见了踪影。

    柳二小姐冷哼一声,只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

    时间是景和二年六月初三,午时,京都的大多数人还在因为酷热的天气而叫苦连天,李易的冰镇葡萄酿被柳二小姐抢走了,景帝刚刚服下灵丹准备小憩片刻,晋王扯着永宁的小脸得意的大笑,蜀王府内大摆筵席,载歌载舞,提前两个月结束禁足的秦余走出了秦府……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怒气冲冲的世子殿下踏入了子爵府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