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打?!?br />
    在那道姑刚才以碾压之势将排名天榜第十一的高手横扫,这一句“我和你打”,在寂静的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兀。

    所有人都带着震惊和不解的心情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随后就立刻释然,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除了那位柳女侠,还能是谁?

    他们的脸上浮现出些许激动之色,没想到今日居然能够看到此等层面的比斗,此行不虚??!

    中年道姑停下脚步,看着向这边走过来的年轻女子,淡淡的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一旦走上这个台子,生死由命?!?br />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没有丝毫波动,就像是在说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打过才知道?!绷〗憷淅涞乃盗艘痪?,径直的走到了台上。

    “如意能赢吗?”李易转头问如仪道。

    他总觉得这道姑平静的有些可怕,刚才那排行第十一的高手没有撑多久就被打的呕血,他第一次对柳二小姐信心不足。

    “不能?!比缫庖×艘⊥?,视线一直在那道姑身上。

    没想到她居然回答的这么干脆,李易怔了怔,然后就径直向台上走去。

    台上一名汉子正要宣布比武开始,忽然看到有人走上来,刚要驱赶,嘴巴还没张开就识相的闭上了。

    作为剧院的工作人员,没道理连大老板都不认识。

    李易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走到台前,说道:“今天的比武就到这里,大家明天请早?!?br />
    众人正期待着一场精彩的高手对决,心中早已激动地难以自制,紧要关头却被告知今天到此为止,大家回家各自玩各自的吧,无异于那什么的时候已经做足了前戏,关键时刻对方告知月事来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总之不会是好心情。

    “为什么?”

    “今天时间还早??!”

    “明天个屁,先打过这一场再说??!”

    ------

    ------

    李易撇了柳二小姐一眼,转头对那道姑说道:“这位道长,抱歉,今日的比试到此为止,而且这里的规矩是点到即止,不能伤人,您离开的时候,麻烦把刚才那位大侠的汤药费结了,谢谢配合?!?br />
    那道姑只是看了李易一眼,随后目光就又放在了柳二小姐。

    便在这时,一位穿着粗布短衫,面相凶恶的汉子跳上高台,大怒道:“什么狗屁的明天请早,老子是花了钱的,用这种把戏哄弄老子,信不信老子拆了你们这破勾栏!”

    “你叫什么名字?”李易看着他问道。

    那汉子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还想报复?听好了,爷爷青州崔通,天榜四十二就是爷爷了!”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从现在开始,崔通从天榜除名,加入黑榜,终生不能上高手榜?!?br />
    台下众人因为李易的一番话有些摸不着头脑,高手榜乃是全武林公认的榜单,岂能因为他一句话就随意改变?

    那崔通也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狂笑说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说除名就除名,这勾栏莫非是你家开的?”

    “你说对了,这勾栏,的确是他家开的……”一名中年男子走上来,淡淡的说道。

    “吕先生!”看到那中年男子,众人纷纷惊呼出声。

    这位吕先生本名吕洛,本身就实力超群,才智更是卓绝,却是不知为何会在勾栏效力,他此刻站出来说出来的一番话,倒是让众人极度惊诧。

    这勾栏的主人,竟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此时最尴尬的,还是要数那崔通了,吕洛刚才的话像是在他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他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又不能发作,虽说这吕洛是重伤刚愈,不足为惧,但先前已经有无数例子证明,这里不是他一个天榜四十二能够撒野的地方。

    刚才本想挑起众怒,却没想到那年轻人居然是勾栏的主人,他此刻只能跳下擂台,却是也没有脸面再待在这里,快步的离开了。

    “下去吧?!崩钜卓醋帕〗闼档?。

    打得过才要打,打不过还要跑去受虐的就是傻子,没听到那道姑刚才都说生死由命了,万一伤到哪里了,可是连医药费都不给赔的。

    “你别管?!绷〗憧醋潘档?。

    “我说,下去?!崩钜兹险娴目醋潘?,再次说道。

    他平时可以包容她的各种傲娇和胡闹,但这一次,攸关生死,连如仪都说她不是这道姑的对手,偏偏要上去送死吗?

    不管她理由多么充分,这一次,都不行。

    柳二小姐皱起眉头,刚要说什么,看到李易的表情,没来由的心中一紧,生生的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看着那道姑,感受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压力,只有体会到那种生死顷刻的感觉,她才能够有那么一丝的机会触摸到那一道门槛,她不想放弃,抓着李易的肩膀,随手将他扔出了场外,缓缓的拔出剑,遥遥的指着那道姑,说道:“出招吧!”

    柳二小姐没有用多少力气,以李易如今的身手,也只是登登的退后了好几步而已,并没有多么狼狈。

    只是,当他抬头看向台上的时候,脸色却罕见的阴沉了下来。

    如仪走过来,握着他的手,说道:“相公放心,我去把她带回来?!?br />
    台下众人的心情又开始激荡起来,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上面。

    “秋水?”第一次用认真的视线看向柳二小姐手中的剑时,那道姑一直以来平静的表情终于消失,脸上浮现出一丝动容。

    沉吟了片刻,她看着柳二小姐问道:“柳擎是你什么人?”

    听到这个名字,柳二小姐脸上的表情一怔。

    “家父已经故去很久了?!比缫腔翰阶吖?,走到柳二小姐的身边,说道:“下去吧,你不是这位道长的对手,也没有机会学到什么的?!?br />
    “难怪……”中年道姑用带有异芒的眼光看了如仪一眼,喃喃了一句,转身向着台下走去。

    快要走下高台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柳二小姐一眼,说道:“你很不错,以后如果有机缘突破那一层境界,再来找我吧?!?br />
    中年道姑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只留下众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秋水是什么,柳擎又是谁,什么机缘境界的,她们刚才到底在说什么------不打哑谜会死吗?

    期盼的绝世高手大战没有看到,主角留下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太让人失望了!

    负责更新高手榜的人也犯了难,那道姑明显是高手中的高手,怕是有天榜前五甚至前三的实力,但她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榜单上应该怎么写,无名道姑?

    最近风靡武林的《神雕侠侣》中,开篇似乎就有这么一位厉害角色,同样是中年道姑,同样是手拿拂尘,要不是她的样貌没有那些说书人描述的李莫愁漂亮,给她一个赤练仙子的称号倒是挺合适。

    “走吧?!?br />
    如仪带着柳二小姐下去,那汉子立刻在台上宣布,今日的比武到此为止,众人也只能无奈的叹息离去。

    “姑爷呢?”小环忽然四下里望了望,惊呼道。

    “刚才还在这里呢?!毖盍嘁惨苫蟮乃盗艘痪?。

    如仪看了看柳二小姐,说道:“我们回去吧,可能他一个人先回去了?!?br />
    “哦……”小环低低的应了一声,心里想着刚才姑爷不要二小姐和那个厉害的道姑比试,二小姐没有听他的话,姑爷应该是生气了,姑爷和二小姐,她应该站在谁的那一边呢?

    不过,她心底里也不想二小姐有什么闪失的……

    一路走回去的时候,四人倒是都默契的保持了沉默,内里却是心思迥异……

    ------

    ------

    走到回家的路上时,李易心中的气还没有消。

    即使他知道柳二小姐的性格就是那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这次又与以往不同,还有什么能比性命更加重要?

    武功,还是名气?

    这些都是狗屁!

    在李易看来,只要她能无病无灾的活着,就比什么都重要。

    即便是这样做会让她不满甚至是憎恶,他也不会改变想法。

    他心中想着这些事情,在某一刻,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看了看,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冷笑的看着他。

    “毁我名声,难道就想这么离开?”崔通双手环抱,靠在一颗树上,讥讽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一句话将他从天榜除名,甚至加入了武林中人人憎恶的黑榜,被所有武林同道所耻笑,此仇不报,他心中的怨气终究难平。

    本来那年轻人若是和柳如意在一起,他自然会避其锋芒,以后下手,可没有想到他居然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自己的眼前,这难道是老天爷给他安排好的吗?

    李易四下里看了看,这里正好是府城和那处勾栏之间的无人地带。

    “你待怎样?”李易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放心,杀你我自然是不敢的,但是打断你两只手一只脚,怕是没有什么难度?!贝尥成系男θ莺懿永?,慢慢的向这边走过来,他不担心李易会逃跑,两人距离这么近,他又能跑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那便打断你两只手一只脚吧?!?br />
    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崔通的身后响起,他甚至没有回头和躲避的功夫,空气中就传来了嗖嗖几声响,崔通的两只手臂上出现了两个血洞,同时左腿一弯,整个人软倒在地。

    看着向这边走来的中年道姑,他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我无冤无仇,为,为何……”

    那道姑却并未理会他,从李易的身边走过,说道:“我没银子付那人的汤药费,便用这个相抵,你觉得如何?”

    “如此甚好?!崩钜椎懔说阃?,随后对那中年道姑抱拳说道:“晚辈李易,多谢道长出手相救,同样谢过道长刚才手下留情?!?br />
    中年道姑知道他说的是刚才没有和那柳姓女子比试之事,看了他一眼,淡淡问道:“你是那女子的师兄?既师出同门,为何武功如此粗鄙不堪?”

    她刚才听到那些人说话,知道那柳姓女子和这年轻人以及另一位女子乃是同门,却奇怪那柳姓女子的武功早已登堂入室,后来出现那位似乎是她姐姐的人,连她都看不清深浅,而眼前之人,体内真气太过细微,只是刚刚入流而已。

    李易有些尴尬,这话问的太直白,他没法接。

    好在这道姑也没有继续深究这个问题,又道:“你说你叫李易,那《射雕》以及《神雕》都是你写的?”

    李易在心里默念了一下金老爷子恕罪,很不要脸的点了点头。

    心中却是讶异,孙老头对于勾栏的广告做的不错,什么时候就连道姑都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江湖可不像你想的那么天真幼稚?!蹦堑拦玫乃盗艘痪渚推辉度?,李易再回头的时候,那崔通也不见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

    李易低声喃喃了一句,后方看到他的小环已经在不停的招手了。

    ------

    ------

    姑爷和二小姐正式进入了冷战状态,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说过话了,那天以后,二小姐就没有去和人比试过,吃饭也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吃的。

    小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只是她却做不了什么,只能时而看看姑爷的房间,时而看看二小姐的房间唉声叹气。

    再过两天,他们就要启程去京城了,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姑爷和二小姐都不说话,这两天,她连走路都刻意的压低了声音……。

    房间里面,看着正在伏案写东西的李易,如仪也轻轻叹了一口气,只是他们二人的性格她都再也熟悉不过,一个永远不会服输,另一个虽然对大多数事情都满不在乎但是却有着难以触碰的底线,任何一个都不是容易服软的人。

    即便是和两人关系最亲密的她,如今也只能是看着而已,无法插手。

    “娘娘,属下去那勾栏看过了,您如今排行天榜第三,那件事要不要早些发动?”府城内一处普通的客栈,某间客房,一位紫衣男子半跪在房间里,对隐藏在宽大道袍里面的身影说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那中年道姑才说道:“没想到连这等地方都藏龙卧虎,此事暂且再多等些时日?!?br />
    紫衣男子点点头,说道:“京都那边,似乎有些变故,要不要属下去看看?”

    过了许久,紫衣男子都没有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什么动静,小心翼翼的抬头望了一眼,才发现房间里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