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伯,师父让我告诉您一声,晚上吃饭的时候不用等她,给她留些饭菜就行?!崩钜自诜考淅锩婕绦础段饔渭恰泛汀渡涞裼⑿鄞返氖焙?,杨柳青走进来说道。

    柳二小姐终于在不久前找到了新玩具,好好的武林豪侠榜被她搅的血雨腥风,据说那位天榜排行第六的高手特地从青州赶来庆安府找她挑战,似乎是觉得女子好欺负一些,自己战胜她刷新排名的可能性很大。

    天榜前五啊,想想还有些小激动,要是再加把劲,干掉了天榜第四第三第二第一,一跃成为天榜首位,那岂不是说,他就是宗师之下的第一高手?

    存着这种心思的人不在少数,短短几天时间,柳二小姐就收到了不少战书。

    以柳二小姐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又正愁找不到真正的高手切磋,对于所有的战书当然都尽数接下。

    两天之后,在众人的无限期待之下,天榜排名第五和第六的高手终于展开了一场旷世之战------结果是百招过后,以那位高手吐了二两血而结束战斗,据说那一天柳二小姐一人一剑,白衣飘飘,惊鸿一剑,犀利的剑光闪瞎了无数人的眼……

    那以后,向她下战书的那几人再也没冒头过。

    据孙老头说,那天剧院的业绩比以往翻了十倍还多。

    这几天柳二小姐很忙,一般都不会在家里按时吃饭,李易已经习以为常。

    “知道了,她还说什么了?”李易继续忙碌,头也没抬的问道。

    “师父还说,她晚饭想吃油焖大虾,红烧紫瓜……,糖醋鱼不要做的太酸,米饭要蒸的不软不硬……”

    “还有吗?”李易抬起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没有了?!毖盍嗉泵ε芰顺鋈?,声音从门外面传出来,“我去城外找师父,晚饭的时候不能帮师伯了……”

    看着杨柳青迅速的消失在视线之内,李易叹了一口气,以前多好多勤快的一个小姑娘啊,看看现在被柳二小姐教成了什么样子……

    至于柳二小姐自己,整天不着家在外面野,还想吃油焖大虾,红烧茄子,糖醋鱼------回来晚了就吃剩饭剩菜去吧。

    ------

    ------

    醉香楼是庆安府最有名的酒楼,档次高,菜品精致,服务贴心,是那些达官贵人们请客吃饭的首选之地。

    “李大人,真是许久不见了,本官甚是想念??!”某处天字号房间里面,王县丞一脸热情,这幅态度还要超过李易之前做县尉的时候。

    “李大人,快快请坐?!敝V鞑靖侨嚷?,亲自走过来为李易拉开椅子。

    “同僚一场,两位大人不用这么客气?!崩钜仔α诵λ档?。

    虽说他当时做县尉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天打渔,十天晒网,和王县丞郑主簿并没有过多的交情,但时隔几个月,京城之行以后,再看到他们,居然莫名的感觉到亲切了许多。

    王县丞拱了拱手,满脸笑容的说道:“先要恭喜李大人封爵,自陛下登基以来,封爵之事极为罕见,李大人圣眷之浓,实在是让我等羡慕?!?br />
    郑主簿的脸上同样流露出羡慕之色,他们当官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光宗耀祖,为子孙后代搏一个好的传承,加官进爵本就是他们一辈子追求的东西,辛苦了半辈子,反倒越活越惨,再看看人家李大人,年纪轻轻,唉……越想越觉得自己这半辈子简直是失败透顶。

    李易笑了笑,说道:“王大人有何羡慕,就连陛下也多次对安溪县赞誉有加,刘县令如今已经成为了京城令,两位大人的前途自然同样光明?!?br />
    “唉,李大人有所不知?!蓖跸刎┨玖艘豢谄?,无比唏嘘的说道:“本官现在倒是想念刘大人还在的日子了……”

    站在王县丞身后的大牛和另一名捕快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几分惊恐,悄悄的向后退了两小步。

    两人的脑海之中,已经脑补了一大段关于王县丞和刘县令不得不说的十八禁故事。

    听王县丞和郑主簿讲述了那位魏县令调来安溪县之后的作为,李易故作惊讶的问道:“两位大人的境况已经到了此等地步,那魏县令居然霸道如斯?”

    王县丞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头顶,说道:“魏县令是从京中调来,本就有所根基,又有府衙上面的支持,行事根本肆无忌惮,我二人在安溪县经营多年,竟比不过他两个月,如今,就连原本支持我等的豪绅士族,也快要倒向他了?!?br />
    这一点李易倒是清楚,县令虽然是一县之长,但到底能有多大的成就,还是要看看下面那些人的支持,每一个地方的豪绅士族,就相当于地头蛇一样,没有他们的配合,就算是县令也无法作为。

    而朝廷任命的县令大都是来自于外地,想要拉拢到这些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同样的,县丞和主簿也有自己的班底,几方相互制约,又相互配合,这才是一个县里领导班子应有的常态。

    按照如今的情形来看,安溪县这一个平衡明显要被那位魏县令打破了,一旦他的优势和权威彻底树立,那么王县丞和郑主簿就会成为一个空架子,以后别说前途了,肯定要提前开始致仕以后的悠闲生活。

    王县丞忽然站了起来,和郑主簿一同恭敬的对李易行了一礼,表情肃然的说道:“我二人知道,李大人一定有办法,同僚一场,还请李大人帮帮我们?!?br />
    作为一县的二把手三把手,平日里只有别人对他们行礼的份,但此刻,二人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和他们的仕途相比,这些虚的东西根本就不怎么重要。

    李易如果没有帮他们的想法,现在应该在家里的厨房给柳二小姐做油焖大虾,而不是和二人在这里扯淡。

    谁做安溪县县令无所谓,但这位魏县令居然将主意打到了剧院头上,可就有些过分了,如果剧院真的被他插手了,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引导引导舆论,跑个路造个反的,也太不方便了。

    对于这件事情,无论是出于哪一方面考虑,他都没有坐视不管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