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洛水神女的话题,近日来在庆安府逐渐的消减了下去。

    当得知她那日挽着的男子,其实是实至名归的庆安府第一才子,甚至有“景国第一才子”之称的那位时,众人的心态变的和之前截然不同。

    毕竟,在曾醉墨还不是洛水神女,只是群玉院头牌清倌人的时候,似乎就和那位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而她之所以会有“洛水神女”的称号,也是因为对方那一首《洛神赋》。

    神女本来就是人家的,他们即便是羡慕和妒忌------也只能是羡慕和妒忌了。

    在文采上,庆安诸才子已经被那个人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于提起诗词,都有些心累的感觉------眼前有一座,不,有无数座高山挡着,任何一座都达到了他们一辈子都攀爬不上的高度,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有心思去爬山?

    这直接导致无数庆安才子,从此再也无心诗词,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经史文章之上,直让府学冯教授在睡梦里也喜笑颜开。

    诗词乃是小道,身为仕子,应当以科举为主要目标,切不可因小失大,没想到他劝诫了无数次都没有用的事情,居然被那个小子几首诗词就解决了。

    据府学的几位博士所说,冯教授欢喜之下,当即赋诗一首,抬眼看到某位学子放在桌旁的《明月集》,当即便黑了脸,将自己的诗作付之一炬。

    因那李易最出名的诗词便是《水调歌头》,庆安府几乎人人会吟“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有好事者取前两个字,将他的诗集命名为《明月集》,而李易从不参加诗会邀请,又和诸位才子文人没有交往,自然也不可能否认这种说法,久而久之,众人便也这样默认了。

    除文采之外,对方亦是前安溪县尉,如今似乎是被远调到了京都,虽不知具体官职,但他还在庆安府之时就拥有圣眷,现在怕是只会更进一步。

    虽不知为何又回到了庆安府,却依旧是大部分人都需要仰望的。

    无论从哪一方面和他相比,似乎都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众人只觉得心中郁闷,却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什么庆安府第一才子,才子能当饭吃吗?”

    宜春楼,一位年轻的贵公子躺在某处房间的软塌之上,怀里搂的是楼里最近才捧出来的一位清倌人,年轻人的手在那女子身上的挺翘之处一边摸索,一边说道:“就算他是安溪县尉,那也只是曾经,去过京都又怎样,现在还不是灰溜溜的回来了,醉墨姑娘又看上他哪一点了?”

    “是是是,公子说的是!”下方一位下人打扮的干瘦青年连连点头,说道:“这安溪县可是公子的地盘,是龙是虎,都得盘着卧着,还有那个什么神女,也是瞎了眼,居然……”

    “闭嘴!”贵公子瞪了他一眼,说道:“醉墨姑娘只是一时没有发现我的好而已,本公子不怪他,不过我倒是要见识见识,那李易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让醉墨姑娘另眼相看,今天晚上在醉香楼,你去请那姓李的过来……”

    “好,公子,那我马上就去安排!”那青年应了一声,贪婪的望了一眼被那贵公子搂在怀里的女子,这才飞快的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房里就传来了一阵诱人的喘息之声……

    就在青年一路小跑出宜春楼的时候,贵公子也一脸满足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走,回衙门!”

    贵公子挥了挥手,在几道身影的簇拥下走出了青楼大门。

    ------

    ------

    “陈师爷,你的要求,请恕小老儿不能答应?!背て浇志缭褐?,孙老头看着嘴上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说道。

    此人便是如今安溪县令魏大鹏的师爷兼头号走狗,在魏县令的授意之下,这些日子一直在找剧院的麻烦。

    陈师爷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我说孙老头,你可想清楚了,你们勾结武林乱匪,极大的扰乱了本县治安,要不是我家大人宅心仁厚,你以为你们的剧院还能开下去?”

    “陈师爷此话未免有些不讲道理,人人都知道,安溪县多侠客义士,专平不平事,协助县衙捕快破案,使得安溪县治安之稳乃是庆安诸县之最,何来乱匪之说?”孙老头不卑不亢,语气平静的说道。

    若是在几天前,他自然不敢和陈师爷这么说话,因为对方毕竟是魏县令的幕僚,可今非昔比,他们的靠山回来了,说话自然也底气十足。

    更何况,他说的也是事实。自从武林豪侠榜推出之后,不敢说整个江湖,但最起码庆安府附近武林中风气大变,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一个名利,那些武林人士大都行事洒脱,对于利反而看的不重,却十分重名。

    有谁不希望自己行侠仗义的故事被说书人编成段子满庆安府的传颂,侠义之名传遍江湖?

    因此,在前段时间,庆安府附近行侠仗义的侠客忽然多了起来。

    某个在街头调戏良家妇女的泼皮,或许只是多说了一句荤话,就有可能被人揍得老娘都认不出来,没多久,王大侠路见不平,为无辜妇女出头,痛揍泼皮的事迹就会出现在某一座剧院的宣传栏上。

    闲着没事做的侠客何其之多,与之相比,县内的泼皮闲汉,欺行霸市之辈就有些不够看了,被人绑成粽子挂在墙头上大声悔过的事情屡见不鲜,一时间安溪县的恶人人人自危,平民们却正好相反,幸福感安全感蹭蹭的上涨……

    武林豪侠榜不是只排武力,相应的也有侠客榜,以品德为先,根据他们的口碑和所行义事多少来进行排名,某一位侠客收到了别人的感谢锦旗,或是记载了他行侠仗义的日记被人找到,都能为之加分。

    这直接使得安溪县成为庆安府年度最佳文明县,孙老头很不理解,最后的名声还是会落到魏县令的头上,他为何还要对他们如此为难?

    “侠客,义士?”陈师爷撇了撇嘴,说道:“一帮乌合之众而已,安溪县治安之功,当然是因为我家大人励精图治,和那帮乱匪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陈师爷这句话,就连他身后的两名捕快嘴角都不由的扯了扯。

    安溪县治安之功,当然要归功于以前的县尉大人,大人离开之后,则是无形驱使那些武林侠客的剧院功劳最大,和魏县令有个屁的关系,他不过是运气好,恰好在这个时候接手安溪县罢了。

    如果他真像陈师爷所说的那样英明神武,哪里会从京城被调来庆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