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头亲眼见证了这处勾栏的起死回生,再一点点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他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可喜的变化,而这一切,都源自于眼前之人那些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

    只要他回来了,一切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缺乏具有新意的故事和本子?来自地方官员的压力?

    这些他都不用操心了。

    在孙老头和宛若卿的带领之下,一早上的时间,李易将城内和城外距离近一点的剧院都看了个遍,还和他们坐下来看了几个剧目,剧院里面的一切都秩序井然,井井有条,和之前的勾栏简直是天壤之别。

    其他的剧院,因为距离太远的原因,李易没有时间过去,至于那些专门为武林人士开设的专场,都远在城外,今天自然也没有机会见识。

    一路之上,孙老头不断的给他介绍这些日子以来剧院发展的情况。

    庆安府剧院的名声已经远扬在外,二十几个剧院,几乎囊括了庆安府大部分生活在底层的伶人,甚至于其他州县也不断有同行过来投奔,不过因为人数太多,剧院不能够容纳的原因,现在只能让他们做一些杂活,能有一口饱饭吃就好。

    孙老头滔滔不绝的说着:“他们所有人都很感谢大人,希望我们能将剧院带到其他的州县,那里还有无数生活困苦的伶人……”

    以前这些伶人大都是单干,在瓦市里搭一个小棚子,或者是几个人结伙,只能靠赏钱生存,有了上顿没下顿,甚至于穿州过府,四处流浪。

    因为身份卑贱,他们也做不了其他事情,伶人的职业又不能让他们生活的安稳,忽然间有这么一个地方,他们只用干老本行,管吃管住还给发不少工钱,不用风餐露宿东奔西跑,又有哪一位伶人不动心?

    庆安府剧院的成功归功于优质的内容和科学的经营方式,这两者都是别人学不来或者很难学来的,因此,盼望着勾栏改革的春风吹拂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大步迈进美好的新时代,几乎成了附近州县伶人们共同的期望。

    一说到这件事情,孙老头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浑浊的老眼都在闪着光。

    若干年后,已经摆脱贱籍身份,终于能够在万千目光的注视下抬头生存的伶人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位慈祥的老人临终时说的那句话。

    “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羞耻,也不因卑鄙庸俗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事业------为全部伶人的解放而斗争!”

    那位老人是他们的启蒙者,先行者,必将被历史所铭记,成为世世代代伶人心目中的神明。

    李易点了点头,对于孙老头的话十分赞同:“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是整个景国,一个庆安府是还不够,这些日子,我会留在这里,帮你们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等到这里彻底稳固下来之后,一部分人继续向相邻的州县发展,另一部分人,去京都,那里将是我们新的起点?!?br />
    “京都?”孙老头愣了一下之后,连连点头,对于李易的决定无比赞同。

    庆安府虽然繁华,但还是不能和京都相比,更何况那可是景国的都城,意义非凡,若是能够在京都扎根,引领潮流,渗透其他地方自然会变得更加简单,大人果然是大人,这份见识,远远不是他能比的。

    孙老头已经决定,京都之行,他必须亲自去,半辈子都处在四处流离之中,在庆安府还是京都,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要选择最需要他的地方。

    “咕……”

    李易和孙老头就进一步的计划进行了更加详细的商谈,宛若卿在一旁有时也会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某一刻,三人忽然同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李易转过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曾醉墨俏脸通红,她自己煮的粥自己是从来不喝的,早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又跟着他们到处走了两个多时辰,早就又累又饿了。

    “说起来我也饿了,我们先去吃饭吧?!崩钜滓痪浠捌平饬宿限?。

    “好?!痹砟⒖趟档?。

    “现在正是午时,酒楼怕是十分繁忙,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位置,自己下厨做些简单的饭菜,应该会比较快一些?!蓖鹑羟湎肓讼?,建议道。

    曾醉墨虽然已经很饿了,但想到她说的也有道理,只好再多忍耐一会。

    “不如就去我家吧?!蓖鹑羟浜退锢贤房啥际蔷缭旱拇蠊Τ?,是最重要的元老,李易觉得请他们去家里吃饭才显得有诚意,更何况,关于剧院以后的发展事宜,在家里说也方便一些。

    至于曾醉墨,就当是偿还她早上的一粥之“恩”了。

    “还是去酒楼吧?!痹砟叛?,立刻摇头说道。

    宛若卿踌躇了一下,也开口道:“要不去我那里吧,可能会方便一些?!?br />
    “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反正家里也没有什么人,我一个人回去也是要做饭的?!崩钜装诹税谑?,说道:“就这么决定了?!?br />
    奇怪的是,两女这一次倒是没有提出异议。

    至于孙老头,吃饭对于他来说是小事,在哪里都无所谓,他还想和李易谈谈剧院的发展规划。

    在路边买了两根糖葫芦让曾醉墨先垫垫肚子,回去的途中,顺便将需要的菜也都买了,四个人走进院子的时候,曾醉墨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只看到那位叫做杨柳青的少女在院子里打扫,屋里没什么人,不知为何,一颗心悄然放了下来。

    “师伯你回来了?!毖盍喾畔律ㄖ?,先是对李易行了一礼,然后对宛若卿三人微微示意。

    有一些孩子在剧院做事,她自然是认识孙老头和宛若卿的,和那位醉墨姑娘也见过几次,却没说过几句话。

    “把这些先放到厨房,我去换身衣服?!崩钜捉掷锏亩鞯莞怂?,又转头看了宛若卿她们说道:“你们随意,走了一早上应该也累了,先去里面歇息一会儿,我马上出来?!?br />
    都是老朋友了,也不用客套什么,宛若卿和曾醉墨早已习惯他这样,倒是孙老头看起来有些拘束的样子。

    “你们进去歇息吧,我去厨房帮忙?!笨醋叛盍嗄米挪私顺?,宛若卿也跟了过去。

    “我也去?!痹砟肓讼?,立刻跟上。

    孙老头当然不会凑这个热闹,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远方的天空,陷入了沉思之中。

    大人说得对,他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京都就是一个新的也是最合适的起点,他们最终的目标,不是庆安府,也不是京都,而是整个景国,甚至于,其他的国家,也是可以想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