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糕勉强能够垫垫肚子,但是却不顶饱。

    距离如意坊不远处的街边有一处面摊,李易以前和小环经常光顾,没想到那卖面的妇人到现在还没有收摊,李易在那里又吃了一碗面,那妇人话不多,似乎也没有认出来他曾经是面摊的熟客,她这里每天的客人不少,很难记住一个两个。

    吃完面回到家之后,他点起灯,坐在桌旁,拿出从宛若卿那里拿来的东西,细细的翻看起来。

    纸上字迹娟秀,内容条理清晰,李易并没有花多少工夫,就对剧院如今的情况有了全面的了解。

    庆安府的剧院现在大概有二十余所的样子,以府城为中心,向外延伸,因为人手的问题,差不多已经达到了目前情况下能够扩张的极限。

    而江湖或是武林方面,全都是由孙老头在负责,武林豪侠榜的权威性日益增加,城外有些勾栏甚至提供比试的擂台,以供各路高手争夺排名,那里参赛的高手免费,围观的人则是要缴纳一定的费用。

    当然,任何人都不差那几枚铜钱,很多人就觉得看两人在台上刀光剑影,要比看一群人唱戏要有意思的多,因此每一场比赛都不缺围观的人,所得利润当然也不可忽视。

    两个月的时间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实属不易,没有人比李易更清楚,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

    当然,目前勾栏的发展也遇到了一个瓶颈,要想留住客人,就必须不断的推陈出新,必须有更好的故事和剧本,所幸他还要在庆安府多留一段日子,趁着这段时间,将那些传说级的文化结晶都搬出来。

    白天他已经睡饱了,这会儿倒是没有什么倦意,取出纸笔,小环不在,只能自己磨墨,片刻之后,李易提起笔,凝神闭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本别人看不见的厚厚书册,凭空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首页上书三个大字------《西游记》。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彼孀偶感行∽殖鱿衷谥缴?,一只猴子的故事,正式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翻开了新的篇章。

    隔壁的院落里,少女身体辗转挪腾,借着月光练剑,时而抬头看上一眼,直到子时她准备休息的时候,那里的灯光还没有熄灭。

    ------

    ------

    宛若卿睁开眼睛的那一瞬,被从窗外照射过来的阳光刺痛了眼睛。

    她伸出手遮挡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刚才只是想要在桌上趴着小睡一刻钟,怎么会躺到床上的?

    而且,当时的天明明就要黑了,为什么现在又忽然亮起来?是幻觉吗?

    对她而言,从她趴在桌上到从床上醒来,似乎也才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而已,此时脑子还有些回不过神。

    “醒来了……”

    就在她试图使脑海尽快恢复清明的时候,从房间门口的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道含糊的声音。

    李易手中捧着用纸包着的包子,嘴里还叼着一个,见到宛若卿醒过来,向她示意了一下手中,说道:“刚买的包子,白菜馅儿的,要不要来两个?”

    宛若卿怔怔的望着他,脸上的表情有着愕然与震惊,一时间有些无法回神。

    好一会儿,她才点了点头,说道:“那,那就来一个吧……”

    被点了睡穴的人多久才能醒来,李易心里面很清楚,因此一大早过来的时候,顺便多买了两人份的早餐。

    宛若卿洗漱了很久才再次出现在了李易眼前,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精神比昨天晚上看起来还要好一点。

    对于女子来说,能素颜相见的人,一定是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朋友,李易对此很欣慰,虽然他也分不清她化妆前后到底有什么变化。

    “抱歉,不知道你不吃白菜馅的包子,小珠已经出去重新买了?!?br />
    刚才宛若卿在房间里面洗漱的时候,小珠顺手拿了一个包子啃,发现是白菜馅的之后才告诉李易,宛若卿从来都不吃这种馅儿的包子,自己又重新出去买早点了。

    白菜馅的包子李易其实也不太喜欢吃,可惜他昨天晚上熬夜抄书,早上起来的有些晚,那家包子铺其他馅儿的包子都卖完了,他别无选择。

    宛若卿笑了笑,拿起一个包子轻轻的咬了一口,片刻后才抬头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崩钜撞亮瞬潦?,说道:“昨天晚上我来过这里,那时候你睡着了,就没吵醒你?!?br />
    宛若卿有些后悔昨天为什么不再多坚持一会儿,不过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剧院……”

    见他要说剧院的事情,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剧院的事情先不要去管,接下来的日子你先好好休息,那些事情我来处理?!?br />
    他所做的和剧院有关的事情,不过是因为当时不想看着勾栏关门,没有想着要将它做的多么大多么好,虽然现在的想法不一样了,但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让宛若卿如此拼命。

    宛若卿小口的咬着包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两个多月近三个月不见,本来以为会有许多话要说,比如问他在京都过得怎么样,以后是不是就不再回来了,然而话到嘴边,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劝你还是放手算了,那个人在京都风流快活,说不定早就忘了这里的事情……”曾醉墨手里拎着食盒从外面走过来,像这样的话她每天都会劝宛若卿几遍,不过今天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闭上了嘴巴,看着坐在宛若卿对面的那道背影,眼中迅速的闪过了一丝疑惑以及难以置信。

    片刻之后,李易用勺子喝了一口曾醉墨带过来的粥,抬头看着她问道:“对了,你刚才说什么风流快活?”

    “没什么!”看着他淡然的样子,曾醉墨咬咬牙说道。

    “今天的粥是哪里买的?”李易忽然问道。

    “什么?”曾醉墨转头看着他,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紧张。

    “以后别去那家了,连普通的白粥都掌握不了火候,迟早要关门……”

    “爱吃不吃!”曾醉墨猛的从李易手中夺过碗,重新放在食盒里面,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她怎么了?”李易看着宛若卿疑惑问道。

    他今天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得罪她吧,莫非她还对那次的误会耿耿于怀?

    重逢第一面居然是这样,李易觉得两人友谊的小船可能要翻了。

    宛若卿沉吟了片刻,说道:“没什么……,就是刚才的粥,是醉墨亲自做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