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虽然力气不大,但用尽全力之下,木棍划过空气,还是带起了一道风声。

    李易用一只手捏起桂花糕,一只手忽然向后探去,在黑暗中精准无比的抓住了木棍。

    柳二小姐以前的魔鬼调教还是很有效的,使得他的身手和前世相比有了不小的长进,打不过武林高手,还对付不了一个弱质女流?

    那少女似乎也没有想到小贼的反应这么快,一击落空,下意识的就要张口大叫,不过,她张开嘴巴,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嘴里就被塞进去了一块桂花糕。

    “大晚上的,叫什么叫!”李易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向外面的光亮处走了一步,天色还没有彻底的暗下来,站在外面倒是能隐约的看清样貌。

    本以为小珠在看到他之后,就算没有激动的又蹦又跳,但也不至于用棍子招呼,却见她怔了怔之后,用更加尖利的嗓音大叫道:“鬼??!”

    黑暗中,李易脸上的表情凝滞了,额头上出现了几道黑线。

    ------

    ------

    “小东哥,王大叔,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我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一下,给你们添麻烦了?!毙≈橐涣城敢獾亩哉驹诿磐獾牧饺私馐偷?。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和善的中年人向屋里望了一眼,问道:“若卿姑娘呢?家里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吗?”

    小珠道:“若卿姐在屋里呢,真的没有什么事情?!?br />
    小珠解释了许久,中年人才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说道:“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喊一声,我们马上就过来?!?br />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人,小珠关上门,飞快的跑进屋内,同时,李易也吃完了最后一块桂花糕。

    “真的是你?”她绕着李易走了两圈,一脸狐疑的问道。

    今天还听醉墨姐说他在京都过的很好,什么封爵,做大官之类的,晚上却看到他在家里的厨房偷东西,小珠怎么都不能相信,因此才会有刚才的惊叫。

    “除了我,还有人知道你小时候被狗咬了屁股的事情吗?”

    李易当初在如意坊后面的院子晒太阳的时候,经常和爬上墙头的小珠聊天,要想证明他的身份,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

    听到这句话,小珠脸上的狐疑之色消失,不过很快就变的羞怒,说道:“你还知道回来!”

    李易闻言一怔,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叫------他还知道回来?

    再看她的表情,失望中含着愤怒,活像是当场抓住夜不归宿在外面鬼混丈夫的小妻子一样,委屈的情绪全都写在脸上。

    李易心中疑惑万分,但她的情绪又不像作假,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他在离开庆安府之前,又丢失了某一段特别重要的记忆?

    “我……,我怎么了?!闭庋胱?,连说话都莫名的心虚起来。

    小珠气呼呼的坐在他的对面,质问道:“你知不知道,若卿姐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

    “怎,怎么过来的?”李易心道怎么又扯到了宛若卿身上,难道,他丢失的那一段记忆,主角另有其人?

    就算是失忆,也应该是是半年前的记忆,剧情不太可能有这么曲折离奇吧?

    陈玉珠看着李易,气恼的说道:“这两个月来,若卿姐根本没有睡过几天好觉,你知不知道,为了那些勾栏里面的事情,她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睡,今天就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她,她都瘦了很多了!”

    “我走的时候不是提醒过你好几次,让你照顾好若卿姑娘,让她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吗?”李易看着她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拿到这份例钱?”

    他知道宛若卿工作起来十分拼命,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小珠,必要的时候,勾栏的事情可以先放到一边,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他提醒了不止一次,甚至还给她专门发薪水------现在她居然反过来怪自己。

    “我,我……”

    小珠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因为李易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可是,若卿姐决定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改变?

    总之------还是怪他!

    “我不管,勾栏是你的,你想办法!”少女小嘴一撇,并不打算和李易讲道理,一副我萌我全对的样子。

    李易也没有打算和小珠讲道理,他此刻才明白,为什么勾栏在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发展的这么快,宛若卿为此废寝忘食连觉都不睡,他这个甩手掌柜心里面反而有些愧疚。

    “若卿姑娘现在在哪里?”李易站起来问道。

    “在里面?!毙≈橹噶酥噶磷诺频姆考?,疑惑的说道:“奇怪,我们在外面说话这么大声,若卿姐应该早就听到了才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李易和小珠掀开帷帘走进去,看到桌案前伏着一道身影,宛若卿即便是在睡梦中也轻微蹙着眉头,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她看起来要远比李易上一次见的更加憔悴,虽然颜值不减,但却多了几分凄美,可见她这些日子来,怕是真的像小珠说的那样废寝忘食,否则也不会清减成这个样子。

    “嘘!若卿姐睡着了,别打扰她?!鄙倥运隽艘桓鼋氖质?。

    李易点了点头,放缓脚步走过去,看到桌案上整齐的叠放着一些纸张,上面的字迹都很娟秀,熟悉的簪花小楷,李易拿起来几张看了看,是关于每一个勾栏的具体安排事宜,这样的纸张还有很多,她不会一直都是自己处理所有的琐事吧?

    她的两只手半悬在空中,侧着头伏在桌上,眉宇间尽是疲惫之色。

    看着她睫毛抖动了几下,像是快要睁开的样子,李易伸手在在她颈后的一处位置点了一下。

    “你干什么?”小珠跑到前面,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我刚才点了她的睡穴?!崩钜鬃叩揭巫痈?,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帮忙?!?br />
    事实上没有多少力气的少女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李易几乎是一个人将她抱上床,盖好被子,刚才那轻轻一点,不睡到明天早上,她是不会醒来的。

    之前宛若卿在如意坊门口晕倒的时候,他也曾经抱过她,这一次则发现她比之前轻了不少。

    “她明天早上才会醒来,桌上的这些东西,我拿走了,你好好照顾她?!崩钜捉且坏魅寄闷鹄?,再次看了宛若卿一眼,才走出了房间。

    看着李易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少女撇了撇嘴,低声说道:“知道心疼若卿姐,算你还有点良心……”

    【ps:起点id为“鬼城酒徒”的读者写了一篇番外,文笔很好,大家可以去书评精品区看看,这是这本书的第一篇番外,今天我会稍微整理一下,收到作品相关里面?!?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