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世子府后面有一处极为广阔的平地,两个月前,李轩才将这块地买下来。

    此时,一匹飞驰的骏马在马背上骑士的催促之下,沿着某一条固定的线路疾驰,马身上绑着一根绳子,连接着极远天空上的一个黑点。

    若是目力极好的人,怕是能够看到那黑点其实是一只硕大的风筝,造型奇特的风筝之下,一只通体黑色的土狗睁大着恐慌的狗眼,一边如同一个王者一般俯视着身下的万里河山,一边在心里问候那个送他上天的家伙祖宗十八代。

    即便它已经飞行了无数次,但它到底是一只狗,怎么能指望一只狗去习惯天空?

    对它而言,吊着狗胆在天上翱翔一圈,远远没有趁着隔壁老王不在和他的婆姨做快乐的事情有意思。

    这只狗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飞翔,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几道身影站在下方,不时的在纸上记录着一些数据,试验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出什么问题了,这意味着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不能吃到狗肉火锅------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注:剧情需要而已,作者没吃过**,此处不值得讨论?!?br />
    四月的正午,天气晴朗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些炎热。

    仰着脖子久了会累,也有些热,李轩脱下外袍,随手扔在一边的草地上。

    “夫君,宫中有好几位娘娘都差人来问,接下来会推出什么味道的香水,那些权贵家的夫人,也已经邀请妾身许多次了?!笔雷渝釉洞ψ吖?,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清香。

    闻到他最喜欢的兰花香,李轩精神微微一震,说道:“不是都说了,皇伯伯不能闻那种味道,这些妃子想要干什么?”

    世子妃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永乐公主,李县子和自家合作的香水生意,如今已经在京都造成了难以想象的轰动,只要是女子,无论身份,无关地位,都对其痴迷无比,京中的几家香料店铺,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关门了。

    陛下的妃子也是女子,而且是身份最为尊贵的女子,又岂会在这种事情上被普通人比下去?

    甚至就连她的娘家,也有好几次隐晦的提出想要合作的意思。

    她根本想象不到,能让王家都忍不住动心,这香水生意,该是有多大的利润啊……

    然而,李县子这段日子踪迹全无,永乐公主从来都不管生意上的事情,外面的香水生意,其实一直都是世子府在打理。

    作为世子府的女主人,她这段时间,不知道收到了多少邀请,自然也就变得异常忙碌起来。

    “若是其他人还好说,但她们总归都是娘娘,不好不回话的?!彼种幸桓鲂∏删碌木坪莞死钚?,看了一眼天上的黑点,又回过头说道。

    “这件事情先不急,等几天再说?!崩钚艽轴畹牡鹱啪坪?,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这种喝法还是他从李易哪里学到的,当然,两个酒量都不怎么好的人,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喝葡萄酿。

    片刻之后,他放下酒壶,抹了抹嘴,问道:“今天是几号了?”

    世子妃想了想,说道:“四月初八?!?br />
    “四月初八------已经两个月了啊?!崩钚旁洞?,低声喃喃了一句。

    ------

    ------

    “已经两个月,他们到哪里了?”

    勤政殿内,景帝放下一份奏章,负手走到殿外,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才觉得胸口好受了许多。

    “回陛下,他们已经在岳州停留了五日,应该快到庆安府了?!背5抡驹诰暗郾澈?,低声说道。

    “好一个疲懒的小子,朕在京中都快累死了,他倒好,居然整整游玩了两个月,要是所有的臣子都像他那样,朕的景国早就亡了?!本暗坌ψ疟г沽艘痪?,语气中竟然有一丝羡慕的意味,说道:“有时候,朕也很羡慕他啊,朕虽是一国之君,却远远没有他活的逍遥自在?!?br />
    “要不,老奴把他召回来?”常德试探着问了一句。

    景帝摆了摆手,笑道:“罢了罢了,朕才不和他比呢,自古以来,又哪有逍遥自在的皇帝……,不过,他这一走,却是许久都没有人能陪朕好好吃顿饭了?!?br />
    常德微微颔首,也不知怎得,自从那次在宁王府中,陛下在隐瞒身份的情况下,和那小子吃了一顿饭之后,向来食欲不振的陛下,在他面前,总是能吃下很多东西……

    陛下说得对,那小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齐国使臣还没有走吗?”景帝随口问了一句。

    常德道:“没有,那齐国三皇子反而在鸿胪寺住了下来,每日在京中游逛,甚至数次出入青楼妓馆,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举动?!?br />
    “听闻那齐国三皇子文武兼修,在齐国诸皇子中十分出众,不过既然他没有做什么,那便随他去吧?!?br />
    景帝说了一句,背着手准备走回殿内的时候,从一侧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常德眉头微皱,最近这些日子,宫中后妃都迷上了那种叫做“香水”的东西,偏偏李县子嘱咐过,让陛下离那东西越远越好,他自然不会让那些妃子靠近陛下,这些天已经不知道拦下多少了。

    “父皇,父皇……”

    这一次来的显然不是某个后妃,寿宁公主推开两名侍卫,小跑过来,跑到景帝身边,高兴的说道:“父皇,您怎么在这里啊,害的寿宁一阵好找?!?br />
    景帝慈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怎么了,是不是又想出宫找你的轩哥哥玩?”

    寿宁小脸一红,说道:“父皇,人家哪有你想的那么贪玩------再说,轩哥哥那可不是玩,他做的是对我景国有大用的东西?!?br />
    景帝笑了笑道:“好了,父皇还要忙,快说,找父皇有什么事情?”

    “哦,差点把正事忘了!”寿宁公主闻言,立刻向后面招了招手,说道:“快端过来……”

    随后,她便笑眯眯的转头看着景帝,说道:“父皇,我刚才熬了汤,您批阅奏章累了的话就尝尝……”

    “汤……”

    景帝闻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色立刻一变,急忙道:“寿宁啊,父皇还有几道重要的奏章要批阅,你先去玩吧,汤先放在那里,父皇一会儿再喝……”

    看着景帝大步的走向殿内,寿宁公主的脸上有些失望,随后就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看着常德说道:“汤凉了就不好喝了,常总管,你伺候父皇应该也累了,要不你尝尝?”

    纵然作为这世上一等一的高手,面对武道宗师也能正面应对,但面对寿宁公主的汤,这位宫中第一高手立刻就变了脸色。

    “你等等啊,我去给你盛……”

    寿宁公主跑到端着托盘的宫女跟前,再回头想要和常德说话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空空如也,勤政殿大门紧闭,一道激扬的烟尘在她的眼前扩散……

    “什么人啊……”

    好一会儿,寿宁公主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噘了噘嘴,不满的说道:“我可是按照先生教的,练习了好几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