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被抓了个现行,李易当然风流不下去了。

    庆安府和京都都是景国数一数二的繁华城市,往来贸易自然频繁,江上平时船只不断,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一条中等规模的客船之上。

    早上偷偷溜出来的时候,之所以没有惊动柳二小姐和小环,是因为她们比自己更早出发,就住在她和如仪旁边的隔间里。

    李易这个时候才回忆起来,小环最近这几天看他的眼神偶尔会有些奇怪,并且经常往柳二小姐的房间跑,不过因为小丫鬟向来乖巧,他也根本没有怀疑什么。

    现在想来,这次的计划,应该早就被她们知道了。

    小环可能是真的生气了,现在还躲的远远的不理他,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这个世界没有度蜜月的说法,她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要和如仪私奔抛弃她们了吧?

    李易走过去,看着她笑问道:“怎么了,还在生气???”

    听到姑爷的声音,小丫鬟脸上一喜,但是想到二小姐的叮嘱,立刻就板着脸,扭过头不再看他。

    李易又转过去,捏了捏她的脸,“真的生姑爷的气了?”

    小丫鬟的脸很有肉感,尤其是在柳叶寨的时候,李易很喜欢捏,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她的脸颊却反而不再像以前那样婴儿肥,慢慢的消减了下来,鹅蛋脸有向瓜子脸转变的趋势,少了几分萌态,却出落的更加水灵,小姑娘快要变成大姑娘了。

    李易看着她微微撅起来的小嘴,脑海中浮现的是这半年来几人朝夕相处的情形,此时此刻,房间里面亦是只有四人,像是兜兜转转之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小丫鬟终于转过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声音里面带着哭腔的说道:“姑爷,你和小姐不要我们了吗?”

    她的声音里面透出伤心,就像是被人无情遗弃的小兽一样。

    对她来说,事实也就是这样。

    姑爷和小姐就是她的所有,如果他们都离开了,留她和二小姐两个人在京都,就算是每天都能够吃到山珍海味,有丫鬟下人伺候,又有什么意思?

    看着她两只眼睛都蓄慢了水雾,李易忽然感觉到有些揪心,从心头涌起了浓浓的愧疚感。

    他似乎只考虑到了他和如仪两个人,却忽略了小环和如意的感受,她们的思维方式和自己截然不同,像这样不声不息的离开,可能真的会让她们多想一些事情。

    “不会了,以后姑爷和小姐无论去哪里都带着你们?!崩钜桌孔潘募绨?,轻轻的拍打着。

    “真的吗?”小丫鬟眼中的水雾还在,伸出小手擦了擦眼睛,脸上的酒窝也露了出来。

    “这么快就不哭了?”李易惊讶的看着她,“居然学会装哭扮可怜了,这都是谁教你的?”

    被李易这样拆穿,小丫鬟脸上浮现出晕红,慌忙的跑开了。

    不理会她的小心思,李易坐回桌前,继续他刚才未完成的工作。

    京都到庆安府的距离并不是多么远,沿着江水直下,速度快的话,只需一天一夜就能到达。

    然而这艘客船不是运送什么重要的物资,也没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自然没有必要走的那么快,慢慢悠悠的,大约要三天时间才能到。

    李易这一次并不急着赶路,他早就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名山大川了,桌上是一幅托李轩搞来的简易地图,上面画的主要是庆安府和京都之间的水道。

    这个世界的地图,远远没有后世的那么精细和标准,一般也只有官府和朝廷会用到,重在实用,要么依山,要么依水,没有卫星可用,都是人工测量的,李易在地图上标出了几个星号,代表着景国的几个重要城市,用线将它们连接起来,最后就形成了他们从京都到庆安府的线路图。

    他准备在沿途这些地方都停留一两天,看山看水看风景,看看景国不同地方的美女在长相上有什么差异,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

    上辈子的理想就是赚够钱然后满世界的旅游,看不同的风景,感受不同的风土人情,“体验”世界各地的美女------当然,最后一个理想上辈子实现不了,这辈子实现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珍爱生命,远离美女……

    ------

    ------

    “少爷真的走了?”

    管家李伯手里拿着一封信,呆愕在原地,脸上犹有些不敢置信。

    少爷以往的行事作风,已经让他觉得足够任性了,没想到,对于少爷的任性,他还停留在一个十分粗浅的认识上。

    这件事情,她应该如何和老夫人交代?

    子爵府的所有丫鬟仆人,包括护卫在内,没有人知道家主和夫人什么时候离开的,丫鬟仆人暂且不说,那些护卫怕是都会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们的职责就是?;ぶ骷?,这下倒好,人都跑光了,他们?;に??

    李伯捏着信,信上只是说少爷要和少夫人回庆安府一趟,让他们不用担心,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驾车赶往李府通知老夫人的时候,他还是一脸的欲哭无泪。

    走就走吧,好歹告诉他们一声,带几名护卫也好,哪有这样不告而别的家主?

    少夫人她们都是女子,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

    “什么?走了?”

    李轩从马车上跳下来,站在子爵府门口,看着府中的下人问道:“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那下人只能无奈的摇头,他也只知道子爵和子爵夫人还有二小姐和小环姑娘,全部在今天早上失踪,只留下一封信交给李管家,至于更多的事情,就不是他能够接触到的了。

    李轩有些不信的闯进了府中,许久才一脸懵逼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居然说走就走!”

    他本来想来找李易聊聊他的一些新想法,顺便蹭一顿饭,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这让他的心中立刻就失落下来。

    “回府!”他回头看了子爵府一眼,有些郁闷的上了马车。

    “还真是说走就走啊……”不多时,深宫之中,景帝看着桌上的纸笺,脸上也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