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一位宫女手中的托盘掉落,差点砸到那位夫人,妾身碰巧就在她身旁,也只是顺手而为,后来她倒是主动为我介绍了许多京中的事情,相公也认识那位夫人吗?”马车上面,如仪和李易说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李易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也不用瞒着如仪,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如仪满面震惊,没想到刚才和她十分聊得来的夫人,和李家居然有如此的恩怨,更是牵扯到她那位过世的公公……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当年的往事,心中也有些难受,只觉得那女子太过可怜,却不像柳二小姐那样直接骂出来一句“真他妈的”。

    看到李易的心情似乎有些低落,她又很快出言安慰道:“相公也不用太过自责,毕竟相公那个时候还没有出生,这不是你的错?!?br />
    “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总归是有些难受?!崩钜姿档?。

    “因为相公是个好人?!比缫切ψ潘档溃骸熬退闶钦饧虑槊挥蟹⑸谖颐巧砩?,相公还是会觉得看不过?!?br />
    李易摇了摇头,李明翰已经去世了,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纵然他心中稍微有那么一丝的罪孽感,却也不能够做什么。

    将这一丝想法驱逐出脑海,低头看着如仪,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小声说道:“你家相公是不是什么好人,你晚上就知道了……”

    如仪闻言怔了一下,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俏脸上开始有火烧云蔓延。

    ------

    ------

    “我们秦家的脸都快被你给丢尽了!”

    秦家,一位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指着坐在堂下的秦余,恼怒的说道。

    “秦家还有脸能让我丢吗?”秦余的两边脸依然肿着,看上去颇为狼狈,面对中年男子的斥责,丝毫不以为意,端起旁边的茶杯抿了一口,讥讽的说道。

    “你,你这个逆子,你说什么!”

    中年男子额头上青筋暴起,大步的走过去,扬起一只手,看到秦余肿胀的脸颊时,手掌终究还是没有落下去。

    “够了?!币恢币岳炊急3殖聊那叵嘀沼诔錾?,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秦余一眼,说道:“这段日子,朝中又起了风浪,我们秦家也被卷了进去,你最好收敛一点?!?br />
    秦相倒是没有说秦余受伤的事情,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的这位孙子又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若是闹大了,怕是更不好收场。

    若是经此一事之后,能让他有所收敛有所忌惮,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收敛?”秦余嘴角扯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说道:“你们当年当着我的面害死母亲的时候,可能想过收敛这两个字?”

    “逆子,你说什么!”中年男子闻言身体一震,猛的一拍旁边的桌子,揪着秦余的衣领,两只眼睛像是要从眼眶中凸出来一样。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秦余脸上嘲讽之色更浓,丝毫不惧中年男子,即便对方是他的父亲。

    堂内的几位秦家核心人物脸色顿变,当年的那件事情他们也都是参与者之一,又怎么会不记得?

    秦家诗书传家,最重名声与贞洁,一个不守妇道的女子,如何能成为秦家大妇?

    家丑不可外扬,那件事情既不能张扬出去,也不能污了秦家名声,于是包括当时的家主以及他们在内,将那妇人勒死在秦家列祖列宗的灵前,然而谁能想到,当时才八岁的秦余,就躲在前方的桌下看着------亲眼看着他的娘亲被他的父亲勒死,他的爷爷叔伯站在一旁观看……

    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成为了秦家的禁忌,此时就这么**裸的被秦余再次提出来,所有人都感觉到颜面无光。

    虽然因为秦余的原因,他们秦府在外人面前已经面上无光好多次了。

    秦相闭着眼睛,枯瘦的手背上,青筋不断的跳动,许久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秦余在家禁足半年,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秦家一步!”

    说完,他就缓缓的站了起来,由家中的老仆扶着,很快就消失在堂内。

    包括那中年男子在内,所有人在看了秦余一眼之后,也纷纷起身离开。

    秦余伸手摸了摸脸颊,因为疼痛而本能的扯了扯嘴角,颇有些遗憾的说道:“半年啊,实在是有点儿长,京都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可惜,可惜了!”

    ------

    ------

    “??!”

    子爵府,大清早的,从某处房间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丫鬟的惊叫。

    闻声而来的大管家李伯眉头一皱,训斥道:“大清早的,瞎叫唤什么,要是吵着了少爷和少夫人,你这个月的赏钱可就没有了!”

    “李,李伯,爵爷他,他……”那丫鬟站在门口,结结巴巴的将一封信递给了李管家。

    “少爷的信?”李伯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飞快的拆开信,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就变的错愕和震惊起来。

    不多时,整个子爵府,彻底的炸锅了。

    就在子爵府鸡飞狗跳的同时,李易站在甲板上,晒着太阳,吹着暖风,望着广阔的江面,只觉得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和如仪的蜜月计划已经筹备了许久,终于在今天早上,趁着所有人都没有起床,两人偷偷的从家里溜出来,体验了一把“私奔”的感觉。

    想到柳二小姐因为他们偷偷离开而暴跳如雷的样子,嘴角就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丝笑容。

    就是瞒着小环有些不对,她可能会伤心几天,免不了要胡思乱想,不等等回去之后,好好的哄哄她,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小丫头片子,最傻最好骗。

    “这个时候,要是有一杯冰镇的葡萄酿就好了……”

    李易喃喃了一句,此情此景,若是能吹着江风,饮着美酒,再吟上几句诗词,想必也是十分风骚的。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br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咦,这条江叫什么名字来着……”

    ------

    ------

    忽然从一旁伸过来一只纤纤玉手,两根青葱玉指捏着酒杯,杯中物澄清透明,散发着熟悉的醉人味道,不是他最喜欢的葡萄酿又是什么?

    下意识的接过酒杯,下一刻,小环软糯的声音传了过来。

    “姑爷,船上找不到冰,只能凑合了?!?br />
    找不到冰也没什么,有酒就不错了,还是自家小丫鬟最贴心,总是能在关键时刻送来他最需要的东西。

    李易这样想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又意识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转过头时,看到小丫鬟站在他的背后,笑颜如花。

    再看看身旁,刚才葡萄酿递过来的方向,柳二小姐单手抱??醋潘?,一脸冷笑。

    “风流,继续风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