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罢了,你不愿意去军中,老夫也不勉强,不过你要记着,以后若是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们几个老家伙,别的不说,在这京中护得你周全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痹诶钜卓煲磷帕夹目湓奚砬暗恼庹抛雷右彩鞘兰浜奔氖焙?,薛老将军似乎是放弃了,终于摆了摆手说道。

    “晚辈还有一事不明?!崩钜酌嫔沼诨指戳怂嗳?,看着薛老将军问道。

    “你是想问我们几个老家伙为什么对你这么好?”薛老将军头也没抬的说道。

    李易心道这些老将根本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鲁莽和粗犷,说话做事条理分明,甚至总是能想到一些自己想不到的方面,到底是活了几十年的老人,比他两辈子加起来的年龄都要大,一眼就能看穿他心里的想法。

    人老成精,小狐狸熬都熬成老狐狸了,以后再遇到这些老将军或者是老大人的时候,万万不可小觑。

    “这件事,等你什么时候真正到了战场,就明白了?!毖辖乃盗艘痪?,脸上浮现出了些许追忆之色。

    没有人比他们这些老将军更清楚,他捣鼓出来的那东西,在战场上有着怎样的威力。

    在场的一位位老将,有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一生之中不知经历过了多少战斗,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景国。

    每一次战争,牺牲的都是他们的兄弟,他们的袍泽,将门自古凋零,根本不知道哪一位将门子弟,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死在战场之上。

    眼前的年轻人送给他们了一份大礼,一份天大的礼物,一点小小的回报,和这份大礼比起来,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无非是李易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看着老将们离开,李轩立刻就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薛老将军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真的很重视你啊,有这么多老将军站在你的身后,以后在这京城里,你可以横着走了?!?br />
    李轩是真的羡慕,这些老将为国征战了一辈子,他们的父辈,他们,他们的子孙,都在为这个国家尽心尽力,做的是最危险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正因为这样,陛下对于将门才无比的重视,甚至可以说偏爱。

    在京城里面,这些老将军都是可以不讲道理的存在,就算是李轩遇到他们,也得恭恭敬敬的。

    莫名其妙就收获了老将们的承诺,李易心中意外之余,当然还有欣喜了。

    他看着李轩问道:“横着走?是不是下一次遇到蜀王的时候,可以狠狠的抽他耳光了?”

    李轩一时愕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说道:“蜀王是皇子,他的脸面就是皇家的脸面,你抽他耳光就是抽皇家的耳光,蜀王不会饶了你,皇伯伯也不会饶你?!?br />
    “这样啊……”

    李易心里不免有些失望,除了抽蜀王的耳光,他目前貌似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又不能做的事情。

    又想到一件事情,问道:“那弄死秦余呢?”

    李轩闻言,顿时来了兴致,小声说道:“这个倒是可以,不过要偷偷摸摸的,千万不要被人抓到,秦相可不是好惹的,真的事发了,皇伯伯也护不住我们,总之,这件事情不能草率,还得从长计议……”

    就在李易和李轩两人讨论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悄无声息的搞死秦疯子而不被发现的时候,殿内的另一边,秦相和几位官员聊了几句,走回自己的位置,在殿内四下里望了望,眉头皱了起来。

    这时,一位年轻人急匆匆的后方绕过来,疾声道:“秦爷爷,不好了,秦小公爷他……”

    “这个畜生又做了什么事情!”片刻之后,秦相眉头皱起,目光同时望向了殿门口处的某个方向。

    “我觉得,雇凶杀人是个好主意,秦余的护卫不多,重金雇一位厉害的刺客,就能够让他永远的消失,就算是被抓住了,也问不出我们的身份,秦余的仇人太多,想他死的人也太多了……”李轩觉得自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注意,得意之下声音大了一些,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穿着绯色官府的官员已经听的目瞪口呆。

    李易通过他的想法总结出了秦小公爷的十八种死法,无意间抬头一撇,似乎看到有人在看着这边。

    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只看到了几个陌生官员的身影,刚才的那种感觉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摇了摇头,开始想其他的事情。

    自己这边有李轩陪着,也算是有个说话的人,不知道如仪那边怎么样,世子妃出身豪门,是大家闺秀,和她应该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不知道她会不会无聊?

    殿内载歌载舞,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李易偷偷的溜了出去,刚刚踏出殿门,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淡淡的声音。

    “纵使秦余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长安县子出手也未免太重了吧?”李易回过头,看到一位穿着朴素的老者站在他的身后,表情平静的说道。

    老者的穿着十分普通,样貌更是普通,唯独一双眼睛格外的锐利,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人心。

    “秦相?”李易停下脚步,看着那老者。

    老者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片刻之后,李易先露出了笑容,开口道:“秦余是什么样的人,秦相您再也清楚不过,我出手到底重不重,想必您心中是有定论的,又何必说这些呢?”

    老者眉头微皱,他自诩刚正,若是别人做了那些事情,怕是他早就看不下去出手了,但涉及到秦家唯一的嫡子,自然难以将他当做寻常人看待,在他犯下错误之时,他自己如何惩戒都无妨,事实上他在家中对秦余一向严厉。

    然而,这些事情,他却不想让外人代劳。

    李易没有辩解,一句话直接撕开了所有遮掩,直指本心,当朝宰相,对与错,是与非,他一定比谁都清楚。

    “这个畜生!”秦相心中暗骂了一句,自然想到了某些龌龊事情,心道或许真该好好的管教管教他,否则他秦家几十年来积攒的清誉,必将在他手上败光。

    然而,被一个年轻人当面诘问,秦相的脸上到底还是有些挂不住,冷哼一声,扭头又走了进去。

    李易撇了撇嘴,这老头子到底还是要脸面的,在他心中的印象倒是稍微增加了零点零一分。

    不知道皇后那里的寿宴有没有结束,走到殿外看了一眼,那里并没有人出来,想来也应该还在进行中,正当他准备再溜回去的时候,脚步忽然一顿,看到了夜色下,坐在永和宫角落台阶上的一道小小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