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将军,老者虽然年龄大了,但身体却是属于雄壮型的,虽然眼睛瞪的像铜铃一般大,却并不气势逼人。

    然而李易就不明白了,他又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哪里知道忽然冒出来的一位老将军叫什么名字?

    对方也不是薛仁贵或者薛之谦,自己没听过他的故事也没听过他的歌,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哎呀,今天晚上的月色不错,薛老将军坐,晚辈出去看会儿月亮,先失陪了……”李易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不让人老将军尴尬,也别让自己尴尬。

    “哈哈哈哈!”薛老将军身后的几人笑的更大声。

    虽说他们也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知道薛万城的名字,未免有些太过无知,毕竟对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名字应该是从小听到大的。不过,能亲眼看到几人中最喜欢嘚瑟的家伙丢脸,倒是让他们心中颇为痛快。

    “这位是薛万城老将军?!崩钚∩奶嵝蚜艘痪?。

    景国姓薛的老将军就这么一位,李易要是还不知道的话,他也就无能为力了。

    “啊,原来是薛老将军!”李易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急忙说道:“薛老将军勿怪,第一次参加这种程度的宴会,心里面有些紧张,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薛老将军的名字,可真是如雷贯耳,晚辈从小就是听着您的事迹长大的,今日能得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场面话谁还不会说了,看这样子,这位老将军还真是一位名人,为了表现出一个粉丝遇见偶像的高兴和激动,李易觉得自己已经把两辈子的演技都用上了。

    要不是这个时代不兴签名,他还能演的再像一点。

    “哦,那你说说,老夫都有什么事迹?”老者捋了捋胡须,似乎是接受了李易刚才的解释,毕竟这一辈人,没听过他名字的真的不多,随口又问了一句。

    李易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丝黑线,这老头,是在自找尴尬吗?

    他忽然再次笑了起来,看着殿外,赞叹的说道:“今晚的月亮真的很不错……”

    薛老将军手上一使劲,从下巴上揪下了几根胡须。

    ------

    ------

    李易和李轩两个人被一群武将包围了。

    “我说,天罚真的是你小子捣鼓出来的?”那位名气很大的薛将军大马金刀的坐在李易对面,一边撕扯着一只肥的流油的鸡腿一边说道。

    李易没敢说那只鸡腿还能留到现在的原因是他刚才不小心把它掉在地上了,听到他的话,望了一眼老皇帝的位置,没有说话。

    对于这件事情,就算李轩问他,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听到“天?!倍?,李轩明显也来了精神,急忙竖起耳朵听着。

    “不错,小娃娃你记住了,这件事情除了陛下,谁问也不能说?!毖辖懔说阃?,满意的说道。

    “不过……”他说了一句话之后,话锋就陡然一转,说道:“那玩意儿本来就是归我们军方用的,虽然配方不知道,但是那玩意儿装多少东西,能炸死多少人,在坐的几个老家伙比谁都清楚,你也不用藏着掖着?!?br />
    李易这才想到在场的人都是景**方资历最老的一群人,皇帝除了配方不会告诉他们,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也瞒不过他们。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担心的了,李易很光棍的说道:“不错,那玩意儿是晚辈捣鼓出来的?!?br />
    “捣鼓的好!”另一位老将拍了拍膝盖,毫不掩饰脸上的欣赏之意。

    “立下如此大功,居然只赏了一个子爵,陛下真是越来越小气了?!庇钟幸焕辖虏哿艘痪?,看着他问道:“听说那马掌------也是你搞出来的?”

    “好像是……”

    “战场上救人的方法也是你弄出来的?”

    “可能吧……”

    李易心中暗道,武将不愧是武将,用词都是如此直接,“捣鼓”“搞”“弄”,简直太粗暴了。

    “考虑考虑,要不要来军中历练几年?”薛老将军两眼放光的盯着他,说道:“这么好的苗子,不放在军中实在是可惜了,有你一个人,我朝不知道要少牺牲多少将士。我让定远亲自调教你,说不定没过几年,我景国就会出现一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将军?!?br />
    李易眼皮一跳,在朝廷做官就已经够可怕了,要是到了军中,那还得了!

    每天对着一大群糙汉子,得多久才能见如仪一次?

    而且,被那个严肃脸调教------谁愿意??!

    薛老将军的提议他连想都没想就否决掉了。

    在他又习惯性的看向殿外的月亮时,薛老将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别看了,今天晚上没有月亮!”

    李易收回视线,端起桌上的茶杯,仔细端详,不由的赞叹道:“这杯子的做工真精致,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产的……”

    薛老将军一脸黑线,说道:“果然如陛下所说,你这小娃娃,年纪不大,心眼不小,多少人千求万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你居然不在乎,一个破县子,你打算要当一辈子吗?”

    “呀,这筷子是什么材料,莫不是玉石的吧,到底是皇宫,连筷子都如此奢侈……”

    几位老将相视无语,知道他们想要将他招揽到军中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

    马掌,天罚,乃至于那种救助伤兵的方法,这其中的每一件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这样的人,若是不能为军方所用,怕是老天也不答应。

    当初向陛下提这个要求的时候,陛下就曾经说过,只要能征得他本人的同意,就可以让他在军中磨练,本以为他们几人联手,这会是一件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谁成想,面对老薛这么直白的招揽,他居然研究起了茶杯和筷子……

    纵然他们准备了再多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毫无用处。

    换做别人,他们哪里会管这么多,先绑到军中再说,到了那里,陛下的话都不好使,可陛下明言过,不许逼迫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但要是不逼迫,他们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突破了……

    即便是面对敌军围城,几位老将也没有这么头疼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