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李轩,李易一直秉持的是“你不问我不说,你先说我再说”的原则,就他这种好奇心信号永远满格的样子,只要随便扔几本现代物理过去,他就能深陷其中,将一辈子都搭进去。

    这家伙刚才连“沁儿”都叫出来了,看来世子妃的攻略很有效果,自己可不能再把他重新带到那一条不归路上。

    李轩的挫败感只是维持了一瞬,就将其忘到了脑后,开始和李易讨论起他的想法具体应该如何施行,以及诸多细节问题来。

    他甚至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张精巧的图纸,两个人在角落的一处桌案旁小声讨论。

    老皇帝设宴的地点是在永和宫,但一座小小的宫殿,其实是容不下那么多人的,在保证足够空间的情况下,宫殿里摆满了矮桌,一直延伸到殿外的开阔场地。

    一些身份地位够不上进殿的人,就只能坐在露天的殿外,不过就算是这样,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极大的殊荣了。

    李易如今也算是小有身份,排起位次来,最起码还能在殿内占据一块小小的位置,此时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皇帝也没有到,群臣有很多都像他和李轩一样,小声的笑谈着。

    左右无事,李易的目光落到李轩铺在桌上的图纸上,怔了片刻之后,惊讶的说道:“这图纸是你画的?几天不见,长进不少??!”

    工科出身的李易,虽然将以前的专业知识都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但绘图作为基本的能力,他到现在都没有丢掉,尤其是在研究了绘画之后,水平更是比之前不知道高出了几个等级。

    李轩以前自己画的图纸只能被叫做概念图,丑的一塌糊涂,这才短短几天不见,居然能将图纸画的如此规整,看上去就像是艺术品一样,这进步岂能用一个“快”字形容?

    李轩干笑了两声,说道:“这当然不是我画的,沁儿精于画道,这是我求她帮我画的?!?br />
    李易摇了摇头,“沁儿”“沁儿”叫的这么亲密,世子殿下在这方面也有开窍的一天,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站在朋友的角度,李易感觉很欣慰,终于不用再担心他的取向以及会不会打自己的主意了。

    李轩是世子,又深得皇帝重视,位置当然不在他旁边,不过,李易旁边的一个五品官不知道被李轩踹到哪里去了,他自然顺理成章的霸占了对方的位置。

    “秦余这个人,你了解多少?”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李轩眉头皱了皱,说道:“此人就是一个十足的无赖,或者说疯子,行事毫无章法,如同一只疯狗一样,发起怒来,敌我不分,若只有他一个人,自然没有人怕他,但加上秦相府,京都之内,愿意得罪他的人不多?!?br />
    李易又问道:“整个京都,真没有人能治的了他?”

    李轩摇了摇头,说道:“这倒也不是,问题在于,秦余虽然嚣张,但也只是不修德行,并未触及到权贵们的利益,看在秦相的面子上,很少有人愿意去管他的事情,倒是秦相对他颇为严格,每次他闯出什么祸事,都会被禁足在家一段时日,只不过等他放出来以后,依然如故……”

    “说实话,对于那条疯狗,就算是我,也不想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崩钚醋潘档溃骸安还阋膊挥玫P?,他的那些手段,用在你身上没有什么作用。而且以他的性子,刚才居然没有说什么做什么,可见他并没有把你放在心上?!?br />
    在李轩看来,昨晚将秦余得罪最狠的是他自己,秦余最恨的人想必也是他,这也是他出手的目的所在。

    “他是没有做什么?!崩钜仔α诵?,说道:“不过是刚才我抽了他两记耳光,打掉了他几颗牙齿,顺便把他打晕了而已……”

    李轩看着他:“------”

    ------

    ------

    今夜宴会的主人当然是老皇帝,事实上,只要是在景国,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他都是唯一的主人。

    然而今夜除了景帝一如既往的闪耀,还有另一人的身上也散发着万丈光芒。

    那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容消瘦,身材也并不高大,坐在武将的最前面,即便是刚才景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夸赞他的时候,脸上依旧是一副肃然的表情,似乎和今夜宴会的气氛格格不入。

    但却没有人觉得他不正常,因为他本来就是景国最严肃的人,因为他是许定远,景**神。

    李易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奇将军,不过因为距离离得有点远,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看不清具体长什么样子。

    好在他对于这位军神的长相并不好奇,倒是大殿中央的歌舞让他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宫廷乐师和舞师的水准可真不是吹出来的,作为一国之君,肯定想着把最好的东西都留在宫里面,这些助兴节目要比李易在勾栏里面看的专业了不知道多少倍。

    李轩明显没有这样的欣赏水平,此时还在一边碎碎念:“以那疯子的性子,你们这可就不死不休了,谁知道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要不,偷偷把他干掉算了?”

    李轩转头看着李易,说道:“你鬼主意多,想想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干掉,那家伙,死了一了百了……”

    “世子殿下,想要干掉谁,用不用老夫帮忙?”一道粗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李轩吓了一跳,急忙转过头,看到站在他后面的华服老者时,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薛老将军听错了,我是监察使,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呢……”

    “看来是老夫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好使了?!蓖贩⒒ò?,但脸色却十分红润的老者大笑了两声,说道。

    “这位是薛老将军?!蔽搜谑无限?,李轩急忙为李易介绍道。

    他也只说了这一句,因为他相信,薛老将军的名字,李易一定听说过。

    如果说许定远将军是景国如今的军神,那么在他之前,这一称号一直属于眼前的这位老者,但凡景国子民,又有哪一个没有听到过他的名字?

    就算连许将军,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

    “薛老将军?”李易诧异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站起来说道:“晚辈见过薛老将军!”

    “哈哈,薛老匹夫,这下看你以后拿什么和我们吹嘘,什么景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镇国大将军,人家根本就没听过你的名字!”另一道大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很快就又有几道身影走到了三人跟前。

    再看之前开口的那位薛老将军,此时一张老脸黑如锅底,还夹杂着一丝羞怒,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看着李易,大声道:“小子,你真的没有听过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