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余身前的几名年轻人都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侍卫首领就忽然态度急转,难道他忘记了,站在他面前的是秦小公爷吗?

    李易也只是听常德老太监说过这块牌子的作用,没想到居然这么好用,难怪他说起可以在京城“闹一闹”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不屑,能让这位侍卫对秦相的孙子如此,这牌子还真是一件好东西。

    “秦小公爷,这里是皇宫,还请您谨言慎行!”侍卫首领沉着脸,看着秦余警告道。

    他倒是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这位手里拿着密谍司令牌的年轻人可以不在乎秦相,他不能不在乎。

    “你……”秦余身前的一名年轻人大怒着正要开口,秦余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前来,看着李易,拱手抱拳,淡淡的说道:“佩服,佩服……,人都说我秦余是疯子,原来李县子和我也是同道中人?!?br />
    “不不不……”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没有秦小公爷那么变态?!?br />
    “我承认,我小看你了?!鼻赜嘣俅瓮鲁隽艘豢谘?,眯起眼睛看着李易说道:“你放心,以后不会了……,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br />
    “这算不是威胁?”李易看着他问道。

    “你说呢?”秦余虽然肿着半张脸,却还是挤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既然如此……”李易叹了一口气,运足真气,一巴掌抽在秦余的另外半张脸上,冷冷的说道:“秦小公爷怎么能再次辱骂陛下呢?”

    “------”

    这一次,秦余直接栽倒在地上,几颗牙齿甚至从口中飞了出去,他再也笑不出来,也再也说不出话------因为他已经晕过去了。

    李易身体里面的真气虽然只有一丝,但若是将其运行到某一个特定的身体部位时,能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

    那几名年轻人已经懵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居然又玩这样的把戏?

    真当皇宫的侍卫是瞎子吗?

    一人指着那侍卫首领说道:“你看,你看,他刚才就是这样污蔑秦小公爷的,你看到了吗!”

    那侍卫首领脸色僵硬,已经大致明白了刚才事情的经过。

    京都之中,真的有行事比秦小公爷更加嚣张的人,从来都不会吃亏的秦小公爷,在对方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你们几个,把秦小公爷带下去吧?!彼粤硗饧该涛阑恿嘶邮?,吩咐道。

    另外几个年轻人还没开口,就被侍卫首领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随后,他便苦笑的看着那个年轻人,说道:“大人,就算您不给秦小公爷面子,也总得给秦相一个面子,不然,陛下那里也不好交代的?!?br />
    能拿出那块令牌,说明他根本就是陛下的人,谁知道这件事有没有陛下的意思在里面,所以侍卫首领的态度十分的客气。

    李易摆了摆手,刚才那两巴掌已经很畅快了,总不能在这里干掉那个恶心人的家伙,看都没看秦余,和如仪转身离开。

    侍卫首领松了一口气,只要不牵扯到那个特殊的地方,那些特殊的人,事情总是容易解决的。

    至于这位秦小公爷之后想要做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你们……,你们轻点!”

    几个其他权贵子弟终于意识到刚才的事情似乎还有什么内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倒是不敢再嚣张,紧紧的跟着那几名护卫,那人连秦小公爷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他们吗?

    “他就是那位秦小公爷?”两人并肩而行,如仪一边走,一边轻声问道。

    李易点了点头,如仪也是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的。

    不得不说,虽然刚才打的那两巴掌让他的手掌到现在还有些麻麻的,但心里却着实痛快,以至于心情都变的好了许多。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不太习惯将仇怨记在心里,当场能报最好,当场报不了的,也要尽快报了,不然总是放在心里------憋得慌。

    如仪轻声道:“妾身也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br />
    别人说的“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句陈述或者说吐槽而已,但这句话无论是如仪还是如意说出来,都有着另一层意味。

    虽然如仪平日里温和娴静,但要真的算起来,她的手上也是有不少人命的,甚至要远远超过柳二小姐。

    早年她杀尽官府通缉的那些绿林匪徒,秦余在她看来,或许和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你们怎么才来?”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李易抬起头,看到李轩快步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嫂夫人好!”他先是对如仪拱手行了一礼,然后才看着李易问道:“我刚才看到秦余从这边过去了,你们没有碰到他吧?”

    “碰到了?!崩钜椎愕阃匪档?。

    “他没说什么?”李轩疑惑的问道。

    李易想了想,说道:“应该------没有吧?!?br />
    李轩摇了摇头,心道这里是皇宫,再借秦余十个胆子也不敢在这里做出什么事情,将此事抛到脑后,又道:“我又有一个新想法……”

    说了一句,又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女子说道:“沁儿,你和嫂夫人先去娘娘那里,等宴会结束了,我们再去找你们?!?br />
    世子妃点了点头,走到如仪身边,很自然的挽着她的手,微笑道:“姐姐,我们先进去吧?!?br />
    “这位是世子妃,李轩的夫人?!比缫腔姑挥屑雷渝?,李易给她介绍道。

    如仪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br />
    看到两人走进了凤鸣殿,李轩迫不及待的拉着李易往永和宫的方向走,边走边说:“我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只要有一处开阔的平地就行,不需要从高处跳下来,却能够飞的更高,更容易控制,这种方法,似乎更适用于战场……”

    “你是想要用疾驰的马当做动力,将风筝拉起来吗?”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李轩的脚步停下,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挫败感,随后就幽怨的看着李易问道:“你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知道这是我想了多久才想出来的吗?”

    李易不忍心打击他,说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能想到这一点,你已经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