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皇宫十分热闹,破天荒的取消了宫禁,意味着宴会可以开到很晚很晚。

    永和宫和凤鸣殿其实是两座相邻的宫殿,却又相互隔开,是互相看不到另一边情况的。

    李易和如仪由两名内侍领着从宫门口走过来,从未见过皇宫中这么热闹,不时有内侍领着男男女女经过,宫内巡逻的侍卫更是比往日不知道频繁了多少。

    皇宫不比其他地方,进来还能带着一大堆丫鬟护卫,尤其是在今晚这种特殊时刻,所以进宫的只有李易和如仪两个人,柳二小姐和小环都待在家里。

    两人不认识别的什么勋贵,在这样的场合,其实是有些尴尬的,这也是李易不愿意参加别人哪怕是老皇帝邀宴的原因之一。

    “那个地方是尚食局,是负责宫内膳食的地方,平日里外面买不到的菜品,那里面几乎都有?!崩钜姿婵诟缫墙樯?。

    尚食局今天晚上非常的繁忙,可以看到每一时每一刻都有下人进进出出,数百桌宴席,可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从尚食局到永和宫,几乎形成了一条由宫中内侍下人形成的道路。

    走到道路尽头,两人分别要进入永和宫和凤鸣殿的时候,李易忽然心有所感,抬起头,看到不远处有一道目光正向这边望过来。

    “好巧啊,李县子,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鼻赜嗔成洗判θ?,向这边缓缓的走过来。

    几名年轻人跟在他的身后,看到李易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昨天晚上在蜀王府发生的事情,他们可是记忆犹新,秦小公爷就是折在这位李县子手上。没想到才过了一日,两人就再度见面,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看着秦余一脸春风,好像是真的因为遇到老朋友而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喜意,李易对他开始有点小佩服。

    疯子不愧是疯子,换做正常人,就算不当场打起来,也绝不会是这种截然相反的态度。

    李易脸上同样带着笑容,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居然和秦小公爷的缘分这么深?!?br />
    别说秦余,就连他身后的几名年轻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的一怔。

    秦小公爷差点砍了他的手,他也让秦小公爷吃尽了苦头,两人见面,不应该是针锋相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吗?

    怎么会扯到缘分上面去呢?

    秦疯子是秦疯子,做出什么不在常理之中的事情很正常,这位李县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在服软不成?

    如果他真的想要服软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得罪过秦小公爷的人,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又岂是服个软就能恩怨抵消的?

    “是啊,缘分真的不浅……”秦余喃喃了一句,看到站在李易身边的女子时,眼中闪过一丝极度惊艳之色,片刻的愣神之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这位,莫非是李夫人?”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喜,却又恰到好处,似乎再也正常不过,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种表情代表着什么。

    几名年轻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微动,很显然,这位秦小公爷又看上了这位李夫人,而且,以他和这位李县子的“关系”,怕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以他的性子,若是暗中做些什么事情,连那位李轩世子都拦不住。

    秦余走近两步,走到李易的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李县子夫人,真的很不错……”

    他虽然在笑,声音却无比的森寒。

    几位年轻人不知道他说了什么,面上略有疑惑,如仪看了秦余一眼,表情不变,眼眸伸出却有恐怖的气息浮现出来。

    李易也笑了,这笑容在那几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落在秦余眼中,却让他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就在他心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却看到那笑容猛的收敛,随后就变的无比冰寒,一道残影在秦余的眼中飞速放大,下一刻就落在他脸上,剧烈的疼痛瞬间就将他的意识淹没,秦余整个人打了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

    “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辱骂陛下!”李易看着秦余,冷声说道。

    这一记巴掌来的太过突然,秦余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呆了。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忽然就牵扯到辱骂陛下了?

    难道秦小公爷刚才在那人耳边说的话,就是辱骂陛下的?

    这不可能??!

    秦疯子就算再疯,也绝不敢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呸!”

    秦余吐出了一口血水,感觉到嘴里有几颗牙齿已经松动,半张脸已经没有了知觉,似乎已经肿胀了起来。

    他支撑着身体,慢慢的站起来,脸上的笑容再也无法保持,站在那里,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李易,只有眼中有着杀意闪动。

    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敢在皇宫动手。

    而且,即便他也有一些身手,但也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巴掌,他躲不过去。

    “小公爷!”几个年轻人急忙跑到秦余身边,看着他半张脸肿的像猪头一样,立刻转过身,指着李易,大怒道:“大胆,竟敢在皇宫行凶,来人,快来人!”

    宫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队侍卫巡逻,事实上,在那年轻人没有喊出来的时候,就有一队侍卫小跑了过来。

    皇宫本来就是重地,今夜更是特殊时刻,一点儿乱子都不能出,那侍卫首领抽出兵器,十数人立刻将这里围了起来。

    “快,此人意图行刺秦小公爷,快把他抓起来!”那侍卫首领还未开口,一名年轻人就指着李易大声嚷嚷道。

    行刺之事,侍卫首领自然是不信的,没有人敢在宫里这么做,再说他指的人连兵器都没有,而那位秦小公爷------嘶,这一记耳光抽的可真是狠!

    纨绔之间的殴斗而已,这很正常,侍卫首领很快就放下了心。

    “怎么回事?”下一刻,他便沉着脸问道。

    他是宫中侍卫,就算对方是小公爷,也完全不用在意,若是两人的矛盾不能调和,干脆都抓起来,留给陛下处置。

    “你没看到吗,他想要行刺秦小公爷,还不快把他抓起来!”秦余身边的人也都是权贵子弟,家族虽然比不上秦家,但能出现在这里,也不会太逊色,面对这侍卫首领的时候,完全就是颐指气使的样子。

    “秦余公然辱骂陛下,难道不该打吗?”李易看着几人,淡淡说道。

    “放屁,小公爷什么时候辱骂陛下了?”

    “我们怎么没有听到?”

    “你这根本就是诬陷!”

    ------

    ------

    那侍卫首领闻言,看了李易一眼,心道原来这位也不是好惹的,若是这一条大不敬的罪名落实,秦小公爷这一顿揍不仅会白挨,或许还有其他的麻烦。

    不过,秦小公爷虽然臭名远扬,但到底有秦相的关系在那里,就算是侍卫首领,也不愿意将他得罪的太狠,沉下脸,正要对另一名年轻人说话时,只见对方从袖中取出了一块牌子,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你告诉我,难道因为他是秦小公爷,就可以辱骂陛下了吗?”

    看到那一块牌子,侍卫首领怔了怔之后,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肃然,沉声道:“回大人,大不敬之罪,任何人不可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