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李易没有记错的话,老皇帝上一次在宫里大宴群臣好像也才没过去几天吧?

    宴请文武百官,宴席的规格自然不低,远远不是蜀王那个心胸狭窄还小气的家伙能比的,即便是国库再充盈,也不至于这么浪费。

    就算是为了要打齐国使臣的脸,在他们的胸口插刀子,就不能换一个更加简单粗暴的方法吗?

    比如说------给他们住的地方扔几个“天?!??

    这造价可比一顿宴会要低上太多太多,完全值得认真考虑考虑。

    “不去行不行?”李易看着李明珠问道。

    昨天去参加蜀王的宴会就搞出了不小的风波,要是把老皇帝的宴会也搞砸了,在这守卫森严的皇宫之中,可是连逃都没地方逃。

    “当然可以,不过要你自己去告诉父皇?!崩蠲髦槠沉怂谎鬯档?。

    李易心道那还是算了吧,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虽然他见到这只老虎的时候对方都挺温顺,但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露出满嘴獠牙?

    老虎终究是老虎,在动物园隔着栅栏看没什么,傻子才会跳进虎山去看,还是一天看两次。

    就当是再免费蹭吃蹭喝一次吧,反正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是该和如意商量一下出去度蜜月的事情,至于京城未来会发生什么,蜀王到底能不能成为太子,齐国使臣又会提出什么条件,谁在乎呢!

    ------

    ------

    “什么,皇后娘娘的帖子?”李易看着如仪手中拿着的请帖,一时有些愕然。

    老皇帝在永和宫开party,宴请群臣,皇后娘娘居然也在凤鸣殿办宴会,当然,邀请的都是帝都名媛以及那些大臣的夫人,按理说一个小小的县子夫人是不够资格参与的,但如仪不知道怎么的也受到了邀请,此时正拿着帖子征求李易的意见。

    “既然是皇后邀请,那还是去吧?!崩钜拙醯萌萌缫侨セ使餐玫?,毕竟这种机会可不多,再说,这是皇后第一次邀请,作为景国地位最高的一只母老虎,就这么拒绝她不太好。

    宴会的事情,李易并没有放在心上,暂且放在一边,小声的对如仪道:“那件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如仪怔了一怔,随后就意识到他说的事情,小声的说道:“我们要走,却不告诉如意和小环,这样不好吧……”

    “我们只是出去一段日子,又不是不回来了?!崩钜滓×艘⊥?,哪有两夫妻出去度蜜月带上小姨子的,带上小环不带她更不合适,干脆就一个都不带了,晚上偷偷摸摸的走,等她们发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携手站在船头看日出了。

    “那,那好吧……”如仪低着头,小声说了一句。

    她向来不会对李易的提议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就算有,最终也还是会被他说服。

    小环抱着一叠洗好的衣服走进李易房间的时候,狐疑的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姑爷和小姐,小脸上浮现出一丝警觉,这几天小姐和姑爷很不对劲,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将要发生,她觉得她也需要去找二小姐说说了,姑爷和小姐现在已经睡在了一个房间,整个家里面,只有二小姐才是她最坚定的盟友。

    ------

    ------

    百官下朝归家之后,许将军归京,陛下今夜要大宴群臣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都。

    所有人都知道齐国使臣抵京已经有好几天了,却还没有得到陛下的召见,如今陛下又为许将军举办了如此规模的庆功宴,无疑是在给齐国使臣难堪,毕竟整个景国,无论君臣,这些年在他们身上积攒的怨气,都太多太多了。

    品级爵位不高,却有幸得到邀请的官员或是权贵,心中自然欢喜,能参加今夜的宴会,无论何时都能吹嘘一番,没有得到邀请的,则在心中暗暗叹气,这种千载一遇的机会,不能亲眼见证,实在是太过可惜。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某些人的心思,却没有在宴会上面。

    从昨天晚上开始,蜀王府的下人做任何事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连走路的脚步都放缓了许多。

    仅仅是今晨,殿下已经摔碎了数个茶盏,一个下人在打扫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发出的声音大了一些,就被殿下迎头痛骂,惊吓的连头都磕破了。

    他们只是王府的下人,除了知道今天早上有数位大人来府上找了殿下,他们走了以后,殿下的心情就更差了之外,一无所知。

    只是心里想着,做事一定要更加小心,万万不能再触怒殿下了……

    和蜀王府相比,秦府的气氛也好不到哪里去。

    许多官员在下朝之后,连自己的家都没回,在秦相回府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就偷偷的换了便衣,登门拜访。

    不过,包括秦相的门生弟子在内,这些人全都被门房拦在了外面,理由是秦相身体不适,有什么事情,过几日再说。

    众人失望而归,秦府了解内情的人,也是愁容满面。

    “父亲,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哥怎么就忽然会被从中书省调走呢?”

    “还有其他的几道诏令,这根本就是针对父亲,针对我秦家的??!”

    “那些大人都在外面等着,父亲要不要见一见?”

    ------

    ------

    众人纷纷上前询问,坐在椅子上的老者皱了皱眉,说道:“此事不必再说了,陛下的心思,岂是我们能够妄言的,老夫对陛下,对我景国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天地能昭,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br />
    秦相抿了一口茶,心经平静下来之后,眉头再次稍稍皱起。

    陛下今晨的举动出乎了他的预料,虽然春风化雨,但暗中却隐藏雷霆,他自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陛下的事,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景国,为了万民,陛下又何以至此?

    难道,是因为蜀王?

    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蜀王都是继承大统的不二人选,这一点,就连陛下也不能改变,否则,朝中定会产生极大的动荡,相信陛下自己,也不愿意看到那样的场面。

    抬头撇了一眼,看到堂中的一人脖子上裹着白布,他眉头再皱,看着那年轻人问道:“怎么回事?”

    “小事?!鼻赜喑读顺蹲旖?,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些日子,你最好安稳一点,蜀王那里也少再去?!彼淙欢杂谡馕凰锒丫付?,但到底是嫡系唯一的血脉,秦相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秦余没有回答,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秦相脸上露出些许思忖之色,又道:“陛下今夜在宫中邀宴,你和我一同前去?!?br />
    今夜的邀宴,并不仅限于百官,像他们这些人,带一位家中的小辈,在众人面前露露脸,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