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冲动,就算是王爷,也是要讲道理的……”李易回过头,从柳二小姐手中夺过了剑,重新插回了剑鞘,摇了摇头说道。

    “讲道理……”有不少人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蜀王府,和蜀王讲道理,和秦疯子讲道理,这位李县子也未免太过天真了。

    李易看到柳二小姐眼神深处的某种情绪,心道幸好他察觉得早,要不然,以柳二小姐的性子,今天要是没有他,什么蜀王秦小公爷,脑袋早就能当球踢了,就蜀王府明面上表露出来的护卫力量,给李轩的世子府提鞋都不配,能挡得住暴怒的柳二小姐才怪。

    他当然不能让如意这么做,一次性干掉了两个大人物,大晚上的跑路也不方便,更何况,蜀王可以不和别人讲道理,但不和自己讲,真的不行。

    至少在蜀王成为皇帝之前不行。

    现在的他,早已不是半年前被柳二小姐抢到山上没一点人权的压寨相公,半年的时间不短也不长,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有时候就连他也觉得意外,不经意间回头细数,原来他无形中拥有的东西也不算少,至少不会再随意的任人欺负。

    秦小公爷不行,蜀王也不行。

    ------

    ------

    李易将剑放回了柳二小姐手上,回过头,看着蜀王说道:“所有人刚才都看的清楚,想要行凶的,似乎是秦小公爷,我们只不过是防卫一下,这恐怕够不上行刺吧?”

    对于天真的李县子,众人只能在心里叹息。

    秦小公爷想要做什么是一回事,你李县子想做什么又是另一回事,这能一样吗,秦小公爷有蜀王殿下撑腰,有一个当朝宰相的爷爷,你有吗?

    蜀王淡淡的说道:“秦余只是说说,并没有真的砍了你的手,而你们却伤了他,纵然不算行刺,也算是行凶?!?br />
    李易看着他反问道:“殿下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想要行刺殿下,也得先砍下殿下一只手,才算行刺了?”

    蜀王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然后------然后就有些恼羞成怒。

    “放肆!”他冷声说了一句,“你这是在威胁本王吗?”

    李易对此有些无语,不是说好的讲道理吗,现在到底是谁在威胁谁???

    秦余脖子上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此时已经不再流血,嗤笑了一声,说道:“哦,你说我想要行凶在先,谁看到了?”

    他转过头,随便扯了一个青年过来,问道:“你看到了?”

    “没,没有……”那青年不停的摇头,眼睛根本不敢和秦余对视。

    “你看到了吗?”秦余松开手,又拽过来一个。

    “没有?!?br />
    “你呢?”

    “没有,没有……”

    “我也没看到?!?br />
    ------

    ------

    秦余一连拽了几个人,所有人都不住的摇头,他们又哪敢和秦小公爷作对,和蜀王作对?

    他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你看,他们都说没看到,你居然诬陷我,看来还得罪加一等?!?br />
    刚才被他生生拽过来的几人不住的向后退,使得身后的人也不住的向后移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秦疯子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颠倒黑白,竟无一人敢说真话,自然要离他越远越好。

    李易注意到柳二小姐的气息有些不对,这对于她这样的武林高手来说是极为反常的,眼皮跳了一下,急忙抓住了她的手腕,说道:“别冲动,这里总有些人不瞎,会还我们一个公道的?!?br />
    “公道?你说公道?”秦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这里,居然有人和他说公道?

    “我看到了?!?br />
    似乎是在印证李易刚才说的话,有一道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就像是一记巴掌狠狠的抽在秦余的脸上,秦余的笑声越来越小,最终停下,脸色变得平静,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笑眯眯的秦小公爷很可怕,笑完之后平静下来的秦小公爷,已经不是“可怕”这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了。

    李易有些小得意的看着柳二小姐,说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要是刚才没有看到李轩,说不得还真得和柳二小姐冲出去,好歹也做了那么久的县尉,对于律法他还是很熟的,蜀王再牛逼也没有随便抓人的权力,否则就是僭越,是大忌。

    他说刺杀就是刺杀,说行凶就是行凶,他以为他是皇帝?

    在没有成为太子没有成为皇帝之前,京都的王爷向来是被当猪养的,蜀王又怎么了,蜀王就能随便诬陷人了?

    京中有无数人怕他,奉承他,巴结他,但这些人不包括李易,就算他以后成为皇帝怎么样------大不了不在景国混了,一拍两散呗!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李易身上了,他们都在寻找那道声音的来源。

    他们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居然这么大胆,连秦疯子的面子都不给。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

    将那两人团团围起来的蜀王府护卫背后,似乎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因为他们站在亮光处,想要看清黑暗的地方就有些困难,再加上有蜀王府的护卫挡着,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也不知道那人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站在那里有多久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刚才做了什么。

    “你是什么东西?”秦余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这意味着他正处在爆发的前兆。

    护卫们让开一条通道,借着灯光,众人才看到了那人------那些人的样子。

    站在前面的是一个年轻人,即便是灯光不太显,也能看出他生的极为英俊,在他的身后,站着数位像是护卫的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这年轻人,他们不认识。

    从这年轻人出现的那一刻开始,蜀王的脸上就充满了意外,一直都没说话的崔承宇和陈立峻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就变的恍然,又有些意外和惊讶,心道这里是蜀王府,他怎么会来这里?

    “什么东西?”那年轻人从黑暗里走出来,走到秦余身边,似乎是在回答他的话,喃喃道:“不,不,我不是东……”

    然而,下一刻,他就做了一件让众人极度震惊的事情。

    走到秦余面前的时候,年轻人的脸色猛的一沉,一脚揣在秦余的肚子上,将他踹飞出去,大怒道:“我明白了,你在骂我!”

    砰!

    这一脚的力道不轻,秦余飞出去之后,狠狠的撞在廊柱上,距离比较近的人甚至看到他吐出了一口血块。

    周围的气氛陡然安静下来,无数人睁大了眼睛,愕然,震动,以及难以置信。

    刚才飞出去的是秦小公爷?他们没有看错吧?

    居然有人敢那么对他,这陌生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都说秦余是疯子,这才是真正的疯子??!

    李易看的有些羡慕,暴力有时候才是最适合解决问题的方法,问题是他什么时候也能像这样,不管对方是谁,到底是蜀王还是小公爷,一言不合就是干呢?

    “你在干什么!”蜀王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脸色猛的一变,怒道:“李轩,你疯了吗!”

    李轩拍了拍衣襟下摆,抬头看着蜀王,脸色平静的说道:“蜀王殿下,他在骂我啊,他骂我就是骂你,就是辱骂陛下,殿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蜀王表情一怔,随后感觉很郁闷,这是他第二次被人说的无言以对。

    父皇和宁王都是太后嫡出,在宗室之中的地位极其重要,李轩是宁王世子,又被父皇看重,以他的身份来说,秦余是不应该骂他,但他就这么将秦余一脚踹飞,难道就有道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