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上首处那位书生模样的男子很年轻,刚才被蜀王府的管事从这里赶了出去,算是丢了不少的颜面,然而此时殿内的大多数人,都不会因为那件事情而对他有什么嘲笑或是讥讽之意,因为坐在他的对面,和他相谈甚欢的人,正是尊贵的蜀王殿下。

    李易和蜀王的交谈,其实并不像大多数人看到的“相谈甚欢”。

    和一个陌生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聊的,李易今天晚上的兴致并不是多么好,蜀王殿下明显也没有他那位父皇的人格魅力,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桌上少了几碟小菜,一碗清粥,地点不是在宁王府的花园里,对面也不是那个初次见面就让李易有些好感的中年“大官”。

    “殿下谬赞了?!崩钜琢成洗诺男θ?,却也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蜀王的拉拢之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然而李易也没有想到他拉拢的方法就是夸人,什么少年英杰,国之栋梁,如果他以后继任帝位,一定会重用于他,他是帝王的福气,景国的福气云云……

    有些话,就连李易自己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

    或许是夸得累了,渴了,终于,蜀王抿了一口茶,看着李易,笑问道:“许将军在信上说,因为有天罚利器,使得我景国兵士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遇敌杀敌,遇城破城,却不知这“天?!钡降资呛挝?,竟有如此神威?”

    “听闻这“天?!笔抢钕刈铀?,不知李县子能否为本王解惑一二?”蜀王笑眯眯的说着,之后视线便放在了李易的身上。

    “难道陛下没有告诉过蜀王殿下?”李易有些好奇的问道。

    蜀王摇了摇头,说道:“父皇不曾提起?!?br />
    李易略一回想,很快就发现,“天?!敝?,虽然在京都有所流传,但热度不显,应该是上面刻意的控制了这方面的消息。

    然而,居然连这位蜀王,即将坐上太子之位的皇子都不知道“天?!笔鞘裁炊?,看来老皇帝对于此事的保密程度,已经做到了极致。

    这玩意儿太过敏感,李易不想去试试老皇帝的底线在哪里,看着蜀王,说道:“天罚之事,非同小可,既然陛下没有告诉殿下,说明此事还不能让殿下知道,而且陛下曾对此下达了极为严格的封口令,所以……”

    李易的话没有说完,他相信蜀王肯定懂他的意思。

    果然,蜀王怔了一瞬之后,立刻笑了笑说道:“既然父皇有令,倒是本王唐突了?!?br />
    蜀王笑了两声,将杯中酒端起来一饮而尽,被袖子遮挡住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丝不悦之色。

    ------

    ------

    “长安县子?”不远处,崔承宇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撇了一眼某个方向之后,似乎是无意识的喃喃了一句。

    “殿下对他的态度,还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背铝⒕哪抗庠谀抢锿A袅艘凰?,转过头,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是一个县子而已,就算是真有几分本事,可蜀王麾下,有本事的人还少吗?

    一旁的秦余视线就没有从那个方向移开,点了点头,说道:“今夜居然能碰到那样的女子,还真是出乎预料?!?br />
    崔承宇和陈立峻同时撇了他一眼,秦相有这么一个孙子,一世的清誉也该毁的差不多了。

    府中妻妾成群,却偏偏喜欢有夫之妇,但凡他看上的女子,动用一切手段也要搞到手,那时候的秦余可是六亲不认的,谁阻拦便是他的敌人,甚至连家中一个叔父的小妾都搞到了手,那叔父去秦相那里告状的时候,被秦余一脚从房内踹了出去……

    从此以后,秦疯子的名号就传了出去,虽然那一次被秦相足足禁足了两个月,但出来之后,仍旧我行我素,对此,秦家众人也无可奈何。

    因为他是秦家嫡系唯一的男丁,为了不让这根香火断绝,只要他不在家里搞出丑闻,就连秦相都对他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中不知道压下了多少弹劾秦余的奏章。

    陈立峻看了看他,问道:“你不是只对有夫之妇感兴趣吗,什么时候变了口味?”

    秦余闻言,摆了摆手说道:“咸的吃多了,偶尔也要换换甜的,你们懂什么……”

    两人摇了摇头,不再去管秦余。

    他们今夜来王府,本就是有要事相商,代表的是家族的意思。

    陛下立太子的态度不明朗,几位大臣联名上书的奏章都被压了下来,前些日子,和王家联姻的计划也失败了,没有争取到京畿王家的支持,这对于蜀王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为了应付未来会有的突发情况,他们必须做足够的准备。

    两人密谈了片刻,看到蜀王起身,向这边走了过来。

    等到蜀王落座,崔承宇看着他问道:“那人真的那么重要?”

    “父皇看重的人,若能争取过来,总是好的?!?br />
    蜀王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方才他拉拢那位李县子的意思已经极为明显,对方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无论他许下什么样的承诺,都没有表露出愿意效忠的意思。

    这便是有些不识抬举了。

    崔承宇三人看到蜀王的脸色,心中也略微讶异,蜀王明显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他居然被对方拒绝了?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蜀王,不是魏王齐王晋王,是最有希望荣登大宝的蜀王------

    比起秦余,这才是真正的疯子??!

    ------

    ------

    “你不喜欢蜀王?!绷缫庾诶钜锥悦?,抬头看着他。

    李易瞥了她一眼,说道:“我当然不喜欢蜀王,我喜欢你姐,还喜欢银子------金子也成?!?br />
    柳如意没有再看他,也不再说话。

    “我们以后是要当山贼的,这种事情少掺和的好?!崩钜子植钩淞艘痪?。

    对于蜀王他谈不上喜恶,只是不想参与到他的那些事情中去,自古以来,参与到这种事情里面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虽然蜀王夺冠的热门很大,若是赌在他身上,换来的很有可能是一辈子的富贵,他刚才推掉的机会,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可是,其实李易的内心里------并不看好蜀王。

    当今天子虽然身体有恙,但经过数次的接触,寿宁无意间透露出来的,以及李易从这个国家所感受到的信息,那个看起来和善的中年男人,英明而且睿智,是一位非常合格的帝王。

    一名合格的帝王,怎么会在自己命不久矣的情况下,仍旧让东宫之位空悬?

    天下人都认为这个位置应该是蜀王的,蜀王以及无数朝臣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然而这个位置到现在还不属于他,所以这个位置永远也不会属于他。

    皇帝轮不到蜀王来做,当然也轮不到自己来坐,既然和自己无关,那还是爱谁谁吧……

    当然,除此之外,原因还有很多,比如蜀王长得不够帅,今天穿的衣服他不太喜欢,还有他为什么叫蜀王不叫魏王齐王,叫晋王也比蜀王好听啊,他真的不太喜欢蜀王这两个字……

    一点都不吹,像这样的理由,他能举出一万个。

    这么多理由,还不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