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会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彼娜讼辛牧思妇?,蜀王忽而开口说道。

    虽然他贵为皇子,但在这三人面前,却没有什么架子,一来是因为几人从小一起长大,私交不浅,二来则是因为三人均背景雄厚,又是他的强力支持者,对他们自然要和其他人不同。

    “哦?是什么人?”崔承宇闻言,略微有些诧异。

    能让蜀王这么郑重的为三人介绍的人,自然不会是简单之辈,不然他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面前提起。

    陈立峻脸上也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唯独那位叫做秦余的年轻人自顾自的饮酒,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

    “一个很有本事的人?!笔裢跣α诵λ档?。

    蜀王一直在网罗天下才俊,对于那位受到自己父皇重视的长安县子自然也不会放过,早在三天之前,就遣人送去了请帖,只是今日还有这更重要的三人要见,并未第一时间去找他。

    至于那位长安县子会不会赴宴,这当然不在蜀王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根本没有考虑过那一个可能。

    因为蜀王的卖关子,崔承宇和陈立峻对他所说之人的兴趣更加浓厚起来。

    “去将长安县子请过来?!笔裢醵陨砗蟮囊幻痛诱辛苏惺炙档?。

    那仆从闻言,恭敬的应了一声,立刻走了下去。

    “长安县子?”崔承宇闻言倒是微微一怔,他初来京都,对于这一个名号陌生的很。

    初听到这个名字,陈立峻愣了一下,略一思索之后,很快就有了印象,眉头微微蹙起,喃喃道:“居然是他?”

    蜀王看着他,疑惑道:“立峻认识难道认识他?”

    陈立峻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京都没有第二个长安县子,而殿下所说的长安县子也姓李的话,就应该就是他了?!?br />
    蜀王见他眉头皱起,怔了怔之后,又问道:“长安县子的确姓李,立峻 ------ 莫非和他有仇?”

    陈国公府是他坚定的盟友,而长安县子李易是他极力想要争取的人才,虽然后者并不能为他夺得帝位取得太大的帮助,但父皇对他的重视不可能是没有理由的,甚至单独邀宴作为恩典,既然他对父皇有用,那对自己一定也有用,而且,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那能够使得景国以弱胜强,战胜齐国的天罚 ------ 到底是什么东西?

    因此,蜀王是不愿意看到两人之间有什么冲突的。

    陈立峻摇了摇头,说道:“这倒不是,我和他从未见过,也谈不上什么仇怨?!?br />
    这句话说完,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李家和我陈家,却是有着陈年积怨,那长安县子是李家长孙,说是和他有仇也不为过?!?br />
    这一次,轮到蜀王皱眉头了。

    若是陈立峻和那李易有私怨,他可以从中调停,总会有让两人都满意的办法,蜀王的面子,只要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想来他们也都能放下。

    而如果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以陈立峻的性格和背景,长安县子也不会活到现在。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牵扯到了陈国公府,即便他是蜀王,也不能全然不顾国公府的感受。

    看到蜀王皱眉,陈立峻笑了笑说道:“殿下不必介怀,终究是要以大局为重,家里和李家的仇怨只是小事,万万不可影响了殿下的大事?!?br />
    陈家近来发生的事情陈立峻自然清楚,陛下对于那位长安县子的态度不明,陈家不可能为了一点私怨就触怒陛下,虽然陈家不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但陈立峻对于那位长安县子,也实在是难以有什么好的观感。

    只是出乎他的预料,蜀王似乎对此人颇为看重,多了这样的一环,陈家便更要放下那件旧怨了。

    蜀王点了点头,却并未再说出什么话来。

    他此时对于那些长安县子还没有多少了解,若是对方真的有大才能,他说什么也得在陈家和对方之间做一调停,若那李易只是徒有虚名,他自然不会插手此事,在必要时刻,还会站在陈家这一边。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利益足够,敌人也能成为朋友,蜀王自己明白这个道理,陈家自然也明白。

    便在这个时候,刚刚离开的下人又走了回来,只不过脸上的表情有些犹豫,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回事,长安县子呢?”蜀王皱眉问了一句。

    “回殿下,长安县子不在这里?!蹦窍氯肆⒖袒氐?。

    “他今晚没来?”蜀王眉头皱的更深,难道,在自己和李轩之间,那李易真的选择了后者?

    “不是,不是?!蹦窍氯思泵馐偷溃骸袄钕刈咏裢硎抢垂?,但是,但是,就在刚才,他被吴管事赶出去了?!?br />
    “什么!”蜀王猛的一拍桌子,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长安县子是他颇为重视的一人,可以说,今夜在场的,除了少数几人以外,他最重视的,便是那位神秘的长安县子,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及时的将这种看重表露出来而已。

    然而现在,他居然被王府的管事赶出去了?

    蜀王极为的恼怒,他是唯一一个参加过父皇单独邀宴的人,就连蜀王自己都没有过这样的殊荣,这样的人,居然在自己的宴会上被赶出去了?

    当发现蜀王阴沉着脸走向某处角落的时候,殿内众人的表情一怔,神色立刻发生了变化。

    ------

    ------

    说句实话,从宴会上出来,李易不仅没有一点丢脸或者失望的感觉,反而有些高兴。

    他愿意参加的宴会才是真的宴会,这种明明不想来,还必须来走个过场的所谓宴会,还是不参加的好。

    走出蜀王府之后,柳二小姐跟在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李易早就习惯了她不说话的样子,只是今天总觉得这种安静有些不一样。

    “就这么离开,是不是会得罪蜀王?”某一个时刻,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李易回过头看着她,诧异的说道:“得罪了就得罪了,有什么大不了的?!?br />
    今天的柳二小姐有些奇怪,以前的她就从来不会这么问。

    柳如意抬头看着他说道:“你说他是未来的皇帝?!?br />
    “现在不还不是吗?”李易回了一句。

    虽然他不想得罪蜀王,但也不代表得罪不起,蜀王是有潜力,但最起码现在的皇帝还不是他,退一步说,就算他将来真的成了皇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景国混不下去,难道不能去别的国家吗,大不了去西北扯旗占个山头当山贼也好,专业也对口,谁怕谁??!

    “要是我没有那么问你,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吧?”柳如意低下头,声音已经没有刚才的那么清冷。

    李易这一次真的有些震惊了,这是柳二小姐应该说的话吗?

    他上前一步,伸出手掌覆在她的额头上,问道:“你没发烧吧?”

    柳如意打落了他的手,如果是在往日,一定会嘲讽几句,今日则是没有这样的兴致。

    她在心中回想了许久,如果不是她最开始冷笑着问出那句话,他也不会装模作样的说出那样的玩笑之语,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可是,在柳叶寨,在庆安府,一直都是这样啊,他们一直是这样相处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处处都喜欢针对他,不过面对他贱贱的回答,她往往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吃亏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然后,她自然而然的选择动手……

    这种生活模式持续了很久很久,然而,是在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呢?

    从他们莫名其妙的来了京城,莫名其妙的成了长安县子,莫名其妙的多了那么多皇子公主,就连一句玩笑话都会被从宴会上赶出来……

    她不喜欢这里,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庆安府多好啊,柳叶寨多好啊,没有什么公主世子,也没有什么县尉县子,有冰糖葫芦有如意露,每天都能在自家的院子里“切磋”武功 ------ 这才是她喜欢的事情。

    可是,她还能回去吗?

    他还能和自己一起回去吗?

    看到柳二小姐的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李易脸色微变,终于意识到她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这样的柳如意让他感觉很陌生,这不是他认识的柳如意。

    “喂,你怎么了,柳如意,你可别吓我??!”李易有些紧张,拍了拍她的脸,他娘的这蜀王府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柳二小姐不会中邪了吧?

    “蜀王……”她刚说了两个字,就被李易打断了。

    “屁的蜀王,十个蜀王也比不上你一根头发!”李易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这个时候说什么蜀王啊,扶着她的肩膀,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地方不舒服,这里离皇宫不远,我去宫里找御医……”

    听到这句话,柳如意抬头看着他,娇躯微震。

    “完了完了,怎么还发抖了……”李易喃喃一句,脸色更加着急,忙道:“快点快点,我们马上进宫,幸亏今天没有忘记带那块入宫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