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便是蜀王的邀宴之日,李易只打算走一个过场,不落这位王爷的面子而已,因此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下午的时候,还在房间里面备课。

    要想早点回庆安府,就得尽快摆脱那些小麻烦,偏偏又不能随便糊弄那些小皇子小公主之类的,那可是等同于欺君,李易只好努力的做一个尽职的先生。

    “姑爷,衣服放在床上了?!毙』反油饷孀呓?,将一叠衣服放在李易的床头。

    她的身份虽然还是如仪的贴身丫鬟,但在这个家里,其实也和主人一样,本来不用去做这些粗活,只不过涉及到李易或者如仪的事情,她都是亲自去做,从来不让其他的丫鬟插手。

    将叠好的衣服放在李易的床头之后,她却并没有离开,双手背后,迈着小步子,走到李易的身边,探头探脑的向桌上张望。

    心中暗道,姑爷在写什么,是写给自己和二小姐的告别信吗?难道姑爷真的要和小姐私奔,抛下她们?

    “你在看什么?”李易回过头看着她,好奇的问道。

    从早上开始,小丫鬟的举动就变的有些奇怪,明明不认识几个字,却还是装模作样的看着他写的东西,以前的她可从来不会这样。

    “没有没有……”小环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立刻从房间里面跑了出去。

    李易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天色也不早,是时候去蜀王府赴宴了。

    ------

    ------

    蜀王虽然不是嫡子,但却是当今天子的长子,几年前就从皇宫里搬了出来,和其他诸多皇子不同,蜀王并没有前往自己的封地,而是一直留在京都。

    不仅如此,蜀王府更是广纳贤士,平日里门庭不绝,往来者不是达官子弟,便是勋贵人家,各路年轻俊杰,无不以结交蜀王为傲,当然,蜀王自己也是人中之龙,文武兼修,在京中具有极高的声望。

    对于一个普通的皇子来说,不老实的待在自己的封地,反而在京中广植羽翼,这本就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情。

    如今天下还是陛下的天下,一个皇子在京都这么闹腾,莫不是想要造反?

    然而蜀王不是普通的皇子。

    他是大皇子,是崔贵妃所生,在皇后没有嫡子的情况下,根据皇室立嫡不立庶,立长不立幼的原则,蜀王是入主东宫的不二人选。

    有无数人都相信蜀王会是将来的太子,是景国下一位国君,因此对于他的这些行为,就连御史台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崔贵妃背后的崔家推波助澜,使得蜀王的名望一时无二,除了还差一张陛下亲发的诏书之外,和太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也是李易思来想去,都没有拒绝蜀王邀宴的原因所在。

    虽然很无奈,但他不得不承认,蜀王 ------ 他惹不起??!

    让景国未来的帝王记恨在心,别说京都了,庆安府甚至整个景国,都将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地,以后要过的日子可想而知。

    难不成真要带着一家老小远离景国,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

    狗 * 日的封建社会,在这里生活也忒不容易了。

    心中暗骂了一句,上前两步,将帖子递给了蜀王府的下人。

    “原来是李县子,欢迎,欢迎?!笔裢醺南氯肆成洗耪信剖降奈⑿?,面对李易的时候,脸上丝毫没有什么恭敬的表情。

    这也很正常,连国公他都不知道接待了多少位,区区一个县子,京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不是他是殿下的客人,他平日里都不会多看几眼。

    “秦小公爷,快进来,快进来?!崩钜咨砼圆辉洞?,另一位下人满脸堆笑的将一位年轻人请进了王府。

    年轻人身后的仆从将一个锦盒递给王府下人,说道:“这是左公真迹,知道王爷喜欢左公的字,小公爷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寻得的?!?br />
    听到“左公”这两个字,李易略微失神了片刻,只知道对方是景国现存的一位书法宗师,似乎在朝中的地位也不低,老夫人寿宴之时,严章和那位叫做左秋的男子曾经提到过。

    “李县子?”忽然听到那下人的声音。

    李易回过神,转头望着他,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那下人看着他,试探的问道:“您的拜礼……”

    “拜礼?”李易回过头和柳二小姐对视了一眼,蜀王派人给他送请帖的时候,可从来都没有提过拜礼的事情??!

    鬼知道京城还有这规矩,上门做客必须送礼?

    李易看着那下人问道:“没有拜礼,是不是就不能进去了?”

    心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正好,刚好有个正当的理由打道回府。

    “没有,没有这条规矩……”那下人愣了一下,随后便立刻摇了摇头说道。

    蜀王府是没有不送拜礼不能登门的规矩,但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登门之时备上一份薄礼乃是最基本的礼节,也是对蜀王殿下的尊重,你好歹是一位子爵,要不要这么抠门?

    “县子请?!蹦窍氯诵睦镎庋胱?,却不能说出来,只能无奈的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他知道蜀王殿下是不会在乎有没有拜礼的事情的,可这做客人,竟也这么的不懂事?

    李易此时已经注意到,貌似除了他之外,进入王府的每个人都会奉上拜礼,看来京城真有这样的规矩。

    这是好风气啊,等以后认识的朋友多了,也不用做什么生意,天天在家里办宴会就行,保证拜礼收到手抽筋,转手卖出去,银子不就有了?

    幸好自己不知道这条规矩,他以后可没请蜀王的打算,送礼收不回去,还不如不送。

    摇摇头踏进王府,柳二小姐作为他的贴身女保镖自然也要跟进去。

    “这位姑娘,且慢!”那下人急忙伸手拦住她。

    “怎么,一张拜帖只能进去一个人?”李易回过头,皱眉问道。

    “不是不是?!蹦窍氯思泵σ⊥?,指了指柳如意手中的剑说道:“既然是李县子带来的,这位姑娘当然可以进去,只不过,进入王府不能带兵器,您的这把剑需要留在这里,离开的时候取走就行?!?br />
    蜀王殿下是什么人,身份何其重要,要是出了事情,与之有关的人一个都别想跑掉,当然也包括王府的所有下人。

    王府的严令虽然比不上皇宫,但有一条却是死规矩。

    除了王府的护卫之外,所有外人进入王府,都不允许携带兵器,这么长一把剑,当然是带不进去的。

    柳二小姐的剑几乎是不离身的,李易有一次找不到趁手的东西杀鱼,趁柳二小姐不注意偷用了她的剑,结果被她追杀了大半天,屁股肿的两天没下床,可见她对于这把剑是多么的宝贝。

    本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只是淡淡的看了那下人一眼,就将手中的剑放在了后面的桌子上。

    & amp ; amp ; quot ; 小心看着它。 & amp ; amp ; quot ; 李易对这下人提醒了一句。

    王府下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暗自鄙夷,这么一把破剑,有什么好小心的,王府随便一把藏剑都比之不知道好上多少倍。

    抬头多看了李易一眼,心中极度怀疑,王爷 ------ 怎么会邀请这样的土包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