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这次没有做蛋炒饭,宫里的膳食局材料丰富,很多东西都是外面平常见不到的,只取些白饭加上两个鸡蛋,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将永宁公主抱到一张椅子上,让她安安静静的坐着,自己在灶台前忙碌起来。

    也就是两刻钟的功夫,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出锅了。

    前段时间就从小姨那里把何氏面条的秘方讨来了,经过李易自己的改进之后,在保留了原本味道的前提下,所用的原料更加的丰富,看着一大一小坐在院子的石桌上,香味飘出去好远,尚食局掌膻吞咽了一口口水,望了一眼锅里之后,欲哭无泪。

    你们吃面,好歹给自己留口汤??!

    宫里面膳食早就该推陈出新了,能把普通的面食做的这么非比寻常,说不定也能得到那些贵人的喜欢,这对于他来说,可是功劳一件。

    永宁公主只顾低头吃饭,还是不太愿意说话,不过过犹不及的道理李易还是懂的,她能对自己伸出手,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了,慢慢改变就好,若是表现的太过心急,引起她的反感,可就前功尽弃了。

    吃过饭后,李易牵着永宁公主的手又走回了原来的地方,那里已经有几名宦官宫女在焦急的等待。

    “明天见!”

    将她交到一位宫女的手上,李易回头挥了挥手,这才转身向宫门口的方向走去。

    小姑娘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直到他的身影消失,许久许久,也没有移开视线。

    ------

    ------

    李易决定在短时间内把那本书上的内容全都教完,然后再让他们慢慢消化自学,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

    每月给他们上课的次数是老皇帝规定的,但是到底怎么上,选哪四天,却是李易自己做主,只要把该教的东西全都教给他们就是了。

    走出宫门,柳二小姐已经在马车上等他,李易没有先回家,打算先去世子府一趟。

    关于蜀王邀宴的事情,有必要和他说一声。

    世子府的门房现在对他十分热情,告诉他世子早上就出门了,现在应该快要回府,让他先在府上稍等片刻。

    柳二小姐看到王府的护卫在后面一处草坡之上飞来飞去,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就对待在屋里喝茶没有了半点兴趣,李易坐在一处堂内,偶尔也能看到视线中快速的掠过一道影子。

    滑翔机其实只能让人体验一把飞翔的乐趣而已,想要飞的更高,依照现在的水平,人力飞机怕是别想着造出来,热气球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李轩现在在研究空气,浮力学或者是空气动力学,任何一门学科都足以让他花上一辈子时间,这对于李易来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好在他自己能够自得其乐,也就由他去了。

    一盏茶只喝了一半,没有等到李轩,却等到了世子府的一位丫鬟。

    “请问,您是李县子吗?”那丫鬟施施然的从门外走进来,眨着眼睛看着李易问道。

    李易点了点头,问道:“是不是世子回来了?”

    丫鬟摇了摇头,说道:“世子还没有回来,奴婢奉世子妃之命,有请李县子过去?!?br />
    “什么,世子妃?”李易闻言,面上的表情微微一怔。

    世子妃请他过去,去哪里?

    他和李轩的确很熟,但和世子妃,可是没见过几次,连话都没说过一句,她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不过,李轩不在,对方就是世子府的主人,李易不好拒绝,也没有拒绝的理由,由那丫鬟领着,穿过两条长廊,终于走到了一处殿前。

    “爵爷请随我进来?!蹦茄诀咚盗艘簧?,率先走了进去。

    “世子妃,李县子到了?!毖诀叨宰拍轻∧缓竺娴囊坏郎碛肮Ь吹乃盗艘簧?,才缓缓的退了出去。

    对于面前的那一道帷幕,李易并不奇怪。

    皇家和那些大族最重礼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是要避点嫌的。

    要不然,等李轩回来看到自己和他的世子妃在一起,心里面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虽然他曾经说过将世子妃送给自己的话,但那会儿可是喝醉了,当不得真。

    身处陌生的环境,李易总会下意识的打量周围的一切。

    这里显然不是世子妃的闺房,倒像是书房之类的地方,两排都是书架,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字画,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女子所作。

    李易如今在这两样上也算的上是大家,字画都是新的,想必作出来的时间不长,很有可能就是出自这位世子妃之手。

    李轩那一次在如意坊喝醉的时候曾经说过,他要娶的世子妃是景国豪门贵女,不仅生的极为貌美,并且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今看来,果然是一点都不夸张。

    当初没有答应和他交换,想想还有点怪可惜的……

    “冒昧的请李县子过来,还望你不要介怀?!焙芸斓?,帷幕后面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声音十分柔和,一看就是那种知书达理的小家碧玉型女子,和说话都带着剑意的柳二小姐简直是两个极端。

    “世子妃客气了?!崩钜鬃龀霾灰晕獾难?,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世子妃找我过来,到底有何事?”

    李易其实不善于和陌生人尤其是陌生女人打交道,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对面似乎也没有预料到李易会这么的干脆,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不知李县子和世子是何时认识的?”

    李易闻言一愣,世子妃叫他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想了想,说道:“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br />
    “是在庆安府的时候吧?!贬∧焕锩嬗钟猩舸?。

    “没错?!崩钜椎懔说阃匪档?。

    他抬头向帷幕里面望了一眼,总觉得这位世子妃的语气怪怪的,她问这个问题干什么,担心自己和他抢男人吗?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从始至终他的取向都是十分正常的,至于李轩------这货根本就没有取向。

    “那不知,李县子对世子的了解有多少?”帷幕里面的声音依旧柔柔的。

    李易终于意识到奇怪的地方在哪里了。

    作为李轩的世子妃,居然问自己对他的了解有多少,他又不是楼下李叔叔,李轩和她都睡同一张床了,最了解李轩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难道------李易再次抬头望了帷幕里面一眼,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李轩那家伙,到现在不可能还是------

    这怎么可能,他们成婚,应该也有好一段日子了,天底下哪有成婚一个月还没有圆房的夫妻,柳下惠都不可能,除非那男的是性无------

    呸!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