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多有叨扰,还请檀印大师不要怪罪,老衲告辞!”

    智信大师走了,跟随他的几个齐国和尚也走了。

    不走不行啊,来是为了论禅论佛砸场子,要是把自己论的还了俗,可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笑话了。

    手持铁棍的中年苦僧临走的时候,视线在人群中搜寻了一圈之后,才面无表情的离开。

    他们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信心十足,走的时候垂头丧气,稍显狼狈,落荒而逃的样子。

    “大师佛法高深,佩服佩服!”檀印大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众人的膜拜,放眼天下和尚,有谁能做到将佛礼论证于无形,想必今日之后,檀印大师在佛门中的名望一定会走向一个新的高峰。

    “咦,刚才那位年轻后生呢?”有人忽然疑惑问道。

    要说击败外邦和尚,那位年轻人当居首功,他的一番言语,让众人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走了,刚才就走了?!币蝗酥噶酥改掣龇较蛩档?。

    “不知道那是哪家的后辈,精通佛法,佛缘深厚,堪称年轻一辈翘楚啊?!庇腥烁刑舅档?。

    “我倒是知道他的身份?!?br />
    “快说快说?!?br />
    众人好奇的围到一个锦衣人身边。

    “虽然没有见过,但你们应该都听过他的名字?!苯跻履凶铀档溃骸八褪墙辗缤氛?,一手好字盖过赵春,被陛下封为长安县子的李家长孙?!?br />
    经锦衣人这么提醒,众人立刻想到了一些事情。

    那位李家长孙也算是近几日京中的风云人物,陛下数年来所封的唯一一个子爵,据说和宁王世子以及公主都相交莫逆,还听说他和檀印大师也关系匪浅------难怪难怪,他居然有这么深的佛法造诣,和檀印大师相交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外邦和尚来的快去的也快,其实并未引起多么大的动静,更多的人都不知道有此事,当此地人群散去之后,水陆法会依旧按照应有的程序进行。

    寒山寺的和尚们松了一口气,该走的终于走了,今日可是特殊时期,要是出一点乱子,可是要被天下人看笑话的。

    老僧对守门的小和尚再三指示,再有和尚登门,一定要问清他们的来历,千万不要再有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发生。

    “那位小施主,这次真是帮了我们大忙?!崩仙跃捎行┖笈碌乃档?。

    对方来者不善,而且他们的路数,即便是檀印大师也有些招架不住,如果不是那位小施主一开始就站出来解围,今天狼狈的那一方就是他们了。

    檀印大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生招待李家老夫人及李家众人,切莫不可怠慢?!?br />
    说罢,他便自顾自的走进了一间安静的禅房,刚才李易的一番话,他也需要好好想想,使念头通达。

    李易不是一个哲学家,更不是什么大德高僧,因此他很少会出现什么念头不通达的情况。

    即便刚才和老和尚探讨了一下哲学难题和悖论,一转身就能用笑话将小环逗的咯咯直笑。

    李轩去和他的世子妃会和了,他的老丈人家也有长辈在这里,倒是不能随心所欲的乱转。

    李明珠站在一旁说道:“这次多亏了你,否则寒山寺会被那几个齐国和尚落了脸面,传出去我景国也颜面无光?!?br />
    说完又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修的佛理?”

    “我哪里懂什么佛理,跟这些和尚说话很简单,什么时候你自己也听不懂自己说的话,就能唬住他们了?!崩钜姿婵谒档?。

    那些大德高僧之类的,都已经不是正常人了,要想和他们正常说话,自己也需要先变的不正常。

    李明珠想了想,说道:“我们和齐国已经势同水火,他们忌惮天罚,明面上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但却一定会从其他方面动手,刚才就是一个例子,不知道他们还会做出多少事情。齐国苦僧向来都是佛门的异类,并且忠于皇室,若是被他们盯上,会是一件麻烦事,你最近要多加小心?!?br />
    “可惜啊,你真是错生了女儿身?!崩钜赘刑舅档?。

    “什么意思?”李明珠挑了挑眉问道。

    李易开口说道:“你要是一位皇子,能成为未来的皇帝,景国一定会被你治理的很好?!?br />
    李明珠沉默不语,即便她是皇子,也没有想当皇帝的想法,她只希望看到李氏王朝越来越昌盛,仅此而已。

    “公主也挺好,没什么好可惜的?!彼×艘⊥匪档?。

    李易撇了她一眼,视线在某个挺拔的地方略作停留,点了点头,说道:“做公主,的确挺好?!?br />
    ------

    ------

    “这次无功而返,我们到时候该如何向三皇子交代?”寒山寺外,年轻和尚一脸愁苦的说道。

    智信老和尚望着远处的天空,寂然不语。

    砰!

    名为度难的僧人将那铁棍猛的敲击在地面上,顿时泥土纷飞,铁棍深深的陷入了地面。

    “若不是那人横插一脚,就凭寒山寺的和尚,又怎么能胜得了我们?”度难脸色狰狞,全然不像是一个和尚,冷声说道:“只要檀印答应和我比试坐禅,一败之后,必定会名誉扫地,没有人信他,还算什么高僧?到时候我们的人,便会顺利接管寒山寺,假以时日,必定一统景国佛门------无论是谁破坏了三皇子的布局,都将下阿鼻地狱?!?br />
    几个年轻和尚悄悄的和这苦僧保持了一段距离,虽然都是和尚,但对方显然是那种偏执到极点的变态,若非必要,他们一辈子也不想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阿弥陀佛,三皇子到来,老衲自会给他一个交代?!敝切爬虾蜕幸涣车幕野苤?,一边是国家,一边是他的信仰,如何取舍,比起佛到底是不是无所不能的问题更加让他难以抉择。

    智信老和尚深深的看了中年僧人一眼,缓步向山下走去,几个年轻和尚连忙跟上。

    中年苦僧回头向寺内望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阴厉之色,将铁棍抽出,绕向了另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