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正常人来说,“我是谁”,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当众问的话,很有可能被当成疯子抓起来。

    但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这就是世界上最终极的三大哲学难题中的第一问。

    这一小部分人,包括哲学家,也包括和尚,尤其是高僧,大德高僧。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这个问题困扰了哲学家们数千年都没有一个定论,又岂是随便一个和尚就能回答出来的。

    “我是谁?”李易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景国子民而已?!?br />
    此时的李易,已经代替了檀印大师,成为了场中的焦点。

    因此,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备受众人关注。

    “一个普通的景国子民……,这句话又蕴含有什么佛理?”

    “不知道啊,不过肯定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br />
    “大师,快解释解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

    临时充当翻译的寒山寺老僧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刚才的问题,这位小施主显然换了概念,并没有正面做出回应。

    或者是,他还没有领会到其中的深意?

    心中暗叹一声,自己的佛法造诣到底还是不够,老和尚干脆闭口不言。

    智信老和尚感叹说道:“一位普通的景国子民就有如此的造诣,这京都,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br />
    李易没有理会老和尚,将地上的糕点捡起来,用纸包好,扔在一旁的盛放垃圾的木桶里,拍了怕明显受到惊吓的小丫鬟的肩膀,问道:“没事吧?”

    “姑爷,我没事?!毙』诽房醋爬钜?,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不管你们是哪国的和尚,再敢捣乱,真被拖出去乱棍打死了,没人会帮你?!崩钜卓醋耪庖蝗和獍詈蜕?,冷冷说道。

    和尚不都应该精心修佛,普度众生吗,争权夺利,到别的寺庙砸场子,真以为剃了光头就能成为大师了?

    檀印大师上前一步,和李易并肩而立,说道:“寒山寺水陆法会,来者皆是客,诸位若是存着其他的心思,还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br />
    连檀印大师都站出来了,众人自然也无须在忍让。

    “就是,外邦和尚,敢在我景国的土地上撒野,找死不成?”

    “论禅也论不过大师,还有脸站在这里?”

    “识相的就快点滚,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

    ------

    来砸场子的外邦和尚轮佛不仅没有论过檀印大师,甚至连他们景国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都不如,若是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在场的权贵们可能真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们是来论禅修佛的,这就是你们寒山寺的态度吗,什么景国名寺,不过如此?!敝切爬虾蜕猩砗笠桓瞿昵岷蜕蟹叻叩乃档?。

    “佛没坏,先修你们自己吧!”李易淡淡的说了一句。

    也就是他,才会和这些和尚在这里扯几句没用的,换做柳二小姐,就凭刚才那个铁棍和尚的举动,早就被她一剑削掉脑袋当球踢了。

    一句话将那年轻和尚噎的说不出话。

    檀印大师和寒山寺的老僧目露异色,周围的众人愣了片刻,回过神来之后,也纷纷惊呼出声。

    “佛没坏,先修自己?”

    “妙啊,实在是妙!”

    “这位年轻人的佛法造诣果然高深!”

    “说得好,外邦和尚,先滚回去修你们自己吧!”

    李易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叫好。对方说论禅修佛,下一刻就被一句“佛没坏,先修自己”给抽了回去,看到外邦和尚吃瘪,众人心中畅快无比。

    什么他国高僧啊,还想来寒山寺捣乱,檀印大师和那些真正的高僧都没怎么出手,他们就全都折损在了一个连和尚都不是的年轻人手里,还有什么脸称得上是高僧?

    “修佛修佛,此修非彼修,小施主执着了?!敝切藕蜕幸谰纱让忌颇康乃档?。

    “大师口口声声说修佛,那你说,什么才是佛?”李易看着他反问道。

    本来就是他们先挑衅的,这群和尚,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了。

    众人心中暗自叫好,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老和尚刚才的问题也踢给了他自己。

    “何为佛?”看这老和尚自己会怎么回答。

    “阿弥陀佛……”智信和尚吐了一声佛号,说道:“佛是智慧,是德行,是慈悲,你是佛,我是佛,众生皆佛,佛无处不在,佛无所不能?!?br />
    “呸!不要脸!”

    “这不是这位后生刚才说的话吗?”

    “抄袭,这是赤luo裸的抄袭,老和尚也太不要脸了!”

    听到智信和尚的回答,众人义愤填膺,纷纷开口,对于这种不要脸的抄袭行为进行了良心上的谴责。

    “佛无处不在?”李易忽然问道。

    “佛无处不在?!崩虾蜕谢卮?。

    “佛无所不能?”李易又问。

    “佛无所不能?!崩虾蜕性俅?。

    “既然如此……”李易双手环抱,看着他,缓缓说道:“你的佛能不能创造出一块他自己也不能搬动的石头?”

    智信老和尚动了动嘴唇,像是要说话的样子,随后却寂然无语。

    檀印大师眉头深锁,似乎也陷入了深思,只留下一头雾水的众人。

    “那和尚为什么不说话了?”

    “难道他也在无形中论证佛法?”

    “佛能不能创造出他也无法搬动的石头?当然能啊,佛是无所不能的!”

    “蠢货,佛既然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不能搬动一块石头?”

    “哦,明白了,佛不能创造出他无法搬动的石头?!?br />
    “蠢货,佛既然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不能创造出一块他无法搬动的石头?!?br />
    “说谁蠢货呢,再说一句试试!”

    “蠢货!”

    ------

    ------

    不理会外面厮打起来的两人,众人纷纷面露震惊之色,看向里面那年轻人的时,顿时生出了高山仰止之情。

    这个问题,他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简直就是不给这老和尚活路??!

    无论说什么都是错,除非他收回他刚才说的话,承认佛不是无所不能的,但这是和尚能够说的话吗?

    他居然只凭一张嘴,就将所有的异邦和尚全都送上了死地。

    这才是大师,真正的大师!

    在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想着佛如何搬石头的时候,李易已经带着小丫鬟穿过人群,扬长而去。

    “佛能不能创造出一块他自己也不能搬动的石头”这个问题改编自另一个世界一个很有名的悖论,叫做“上帝悖论”。

    上帝悖论意为“上帝不是万能的”,另一个世界的教廷出了一本书,书中用当时最流行的数学推论,导出结论“上帝是万能的”。这时,一位智者针锋相对地问:“上帝能创造出一块他搬不动的石头吗?”

    于是这位智者就倒了大霉……

    姑且不论这个故事是真是假,也不管这位智者最后有没有被绑在柱子上用火烧死,悖论之所以是悖论,就是因为它永远不可能有答案,除非推翻原有的假设,很显然,那是一个智信老和尚不可能推翻的假设。

    所以,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都将深陷在这个悖论里面无法自拔。

    【ps:剧情需要,一切都是我瞎编的,小朋友们不要当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