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是佛,你我皆佛……”

    “大师早就把答案告诉我们了?!?br />
    “原来檀印大师刚才看我们,是这个意思?!?br />
    ------

    ------

    在那个俊俏后生的提醒之下,众人终于明白了檀印大师的深意,大师果然是大师,能将佛理论证到无形的地步,心中不由对他深深的拜服。

    当然,刚才对檀印大师产生怀疑之心的几人,心中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是对檀印大师的不敬,也是对佛祖的不敬,回去之后,一定要多多捐些香火钱,才好洗清自己的罪孽。

    而那个在佛法上造诣不浅的俊俏后生,自然而然的获得了众人的好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小辈,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寒山寺的和尚满脸欢喜,经过李易的提醒,他们立刻想起来那句话是哪位前唐高僧说的,那是六祖慧能之语,异邦和尚根本不可能反驳,因为反驳这句话,就是反驳六祖,就是反驳他们自己。

    和尚们都听过这句话,却没有想到这句话居然能回答那个问题,心中暗叹,和这位小施主相比,修行还是不够啊。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寒山寺的和尚高兴了,齐国几个年轻和尚的脸色猛的一变,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能破局,而且是以这种近乎不可思议的方式。

    这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难住寒山寺的和尚,反倒帮他们扬了名气。

    “众生是佛……,檀印大师,果然名不虚传?!敝切爬虾蜕械牧成鲜贾展易判θ?,只是说话的时候,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了李易一眼。

    至于手持铁棍,被李明珠称作是苦僧的和尚,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大师真的是这个意思?”李轩狐疑的看了李易一眼。

    他不相信李易有读心的本事,也不相信檀印大师真是这样想的,他只相信,李易一张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是对的,和尚说的还俗,这一点,他自己深有体会。

    “这重要吗?”李易瞥了他一眼,小声道。

    “不重要吗?”

    “重要吗?”

    “不重要吗?”

    ------

    ------

    “姑爷!”

    正当李易和李轩争论哲学问题的时候,人群对面忽然响起了一道惊呼的声音,小环手里拿着一个纸包,从人群中小心的挤过来。

    走到李易跟前,高兴的扬了扬手里的纸包,说道:“姑爷,尝尝这个,这是我刚才在外面买的挂花糕,可好吃了?!?br />
    李易捏了一块放在嘴里,味道虽然比不上宛若卿做的,但也还勉强凑合,看着小环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姐呢?”

    “小姐陪着老夫人听大师讲经,我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毙⊙诀吒咝说乃档溃骸拔蚁衷诰腿フ宜?,告诉她们姑爷也来了?!?br />
    风风火火的想要往回走,却因为走的太急,不小心将手中的纸包掉在了地上,糕点撒了一地,有几块甚至落在了距离最近的智信老和尚的僧鞋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彼琶Φ亩紫律碜尤ゼ?,正要捡起落在那铁棍苦僧脚边的一块时,那僧人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厉色,低喝道:“滚开!”

    说罢,抬脚便向小丫鬟的身上踹去。

    锵!

    与此同时,一名宫中护卫只觉得自己腰间的长刀忽然出鞘,甩出一溜刀光,直向那僧人的大腿而去。

    那苦僧依旧可以出脚将小丫鬟踹开,但代价却是他的一条腿。

    这一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恐怕只是想想就能明白,下一刻,他就毫不犹豫的将脚收了回去。

    李易将小丫鬟扶起来,手中的刀扔给了那名护卫,看向那齐国苦僧的眼中寒芒大盛。

    “苦僧最恶女子,不喜女子近身?!崩蠲髦樯锨敖馐偷?。

    这忽然发生的一幕,将檀印大师和智信和尚的深情对视都打断了,周围众人的视线也暂时转移到这里。

    “度难,不得无礼?!敝切爬仙錾柚沽宋战籼鞯闹心晟?。

    “你们的佛,就教了你们这些吗?”李易眼神微眯,看着那苦僧问道。

    周围众人也清楚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气氛变的有些嘈杂起来。

    “那和尚,竟然敢在这里行凶,还是拖出去乱棍打死算了,以免看的碍眼?!币蝗颂岢鼋ㄒ橹?,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你是谁?”中年苦僧的眼中浮现出暴戾之色,沉声问道。

    “你不知道我是谁?”李易看着他,毫不掩饰眼中的寒芒。

    “我怎么……”中年苦僧刚说了三个字,智信老和尚猛然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智信老僧脸上终于浮现出动容之色,抬眼看着李易,缓缓说道:“想不到,景国还有这样的大能之辈,老衲眼拙,不识高人,敢问这位小施主,你是谁?”

    “他们在说什么?”傲娇萝莉脸上满是疑惑,抬头看这里李轩问道。

    “不知道?!崩钚×艘⊥?,他自己脑中也是一团浆糊。

    不过,有一点他却十分清楚,这群外邦和尚,这次怕是要不好受了。

    李明珠脸上的表情同样疑惑,教她功夫的一名师父之中,就有一名佛门高僧,耳濡目染之下,虽然不能说通晓佛理,但也算是有些根基,然而,李易和老和尚的对话,她还是听的一头雾水。

    不仅仅只有寿宁和李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茫然,再次出现了智商不够用的感觉。

    那位年轻后生明明什么就只问了一句再也平常不过的话,怎么就成了大能,高人了,这位法号智信的老和尚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当他们看向檀印大师的时候,才发现大师似乎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难道,刚才那句话,真有什么玄妙之处?”众人心中不由的浮现出这样的念头。

    他们转头四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茫然和不解。

    “这位小施主,对于佛法的领悟,怕是已经到了另一层境界了?!闭馐?,被那苦僧一巴掌扇退的老僧轻声说道。

    “大师,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众人正百爪挠心之时,终于出现了一个明白人,老和尚锃光发亮的脑袋一下子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

    “阿弥陀佛?!崩虾蜕心盍艘簧鸷?,解释道:“小施主刚才问的问题其实是“我是谁”,看似简单,其实蕴含着大智慧,问题中的“我”,并未我们以为的“我”,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跳出“我”,用超脱之心来看待我们周围的一切……,所以,小施主的这个问题,是极难回答的。而智信大师问的“你是谁”,也和这个问题有异曲同工之妙?!?br />
    听了老僧的话,众人一脸呆滞,脸上的表情------比刚才更加茫然了。

    什么我是谁,我是我,我不是我,跳出我的------他娘的,我到底是谁?

    到底是大师啊,寥寥数语,就让他们对于人生产生了怀疑。

    依旧没搞懂问题的关键在哪里,不过,有一点,他们总算搞清楚了。

    这位年轻人的佛法很高深,高深到他们一点都看不透的地步,他刚才问的那个问题,这位叫做智信的老和尚回答不出来,于是就拐弯抹角的将问题又踢了回来。

    这外邦和尚,能不能要点脸皮??!

    刹那间,众人看向智信和尚的目光就变的无比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