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寺的老僧说了一句貌似很厉害的佛语破局,没料到转瞬间便败在中年和尚的一个耳光之下。

    他不仅被中年和尚打了耳光,也被自己打了耳光。

    前一刻还说“无喜无怒”,下一刻就对人怒目而视,自相矛盾,佛法高深的老僧就此败北。

    老和尚都不是人家的一合之敌,更别说年轻和尚,就连脸上的怒气都强行收了回去。

    “这些和尚不简单啊……”

    “他们应该就是冲着水陆法会来的?!?br />
    “就看寒山寺怎么应付了?!?br />
    “檀印大师怎么还不出手?”

    ------

    ------

    景国的和尚被外僧打脸,作为景国子民的众人脸上自然也不好看,这已经不仅仅是关乎寒山寺的脸面了,足以上升到国家荣誉的高度。

    很显然,作为京中权贵,在场的这些人,恰恰是民族自尊心最强的。

    此刻,倒是再也没有人说出将这些和尚拖出去乱棍打死的话。

    寒山寺这次举办的水陆法会,可不仅仅是针对景国僧人而已,对于抱着和善之意的异邦和尚也是十分欢迎的。

    若是真的将他们拖出去打死了,岂不是说明自己这方怕了?

    就算能堵住一个人两个人的口,能堵住在场所有人的口吗?

    万一此事传了出去,寒山寺多年来积攒的名望也将毁于一旦。

    因此,众人此刻最为期盼的,就是檀印大师真的能在佛理上将这些居心叵测的外邦和尚堂堂正正的击败。

    老和尚带人上门挑衅已有片刻,周围的人也越聚越多,恰逢某一个佛堂讲经结束,人群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形,带着疑惑之心向这里聚集。

    李轩和李明珠也向李易这边走过来,十余名护卫围在他们的身边,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怎么回事?”

    李轩撇了一眼中间针锋相对的几个和尚,疑惑道。

    李易向场中示意了一下,“先看下去吧?!?br />
    李易没有说,寿宁公主却很激动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只觉得听这些和尚说话,比整天待在宫里听那些老先生授课要有趣的多。

    当然,算学先生除外。

    “齐国苦僧?!崩蠲髦榭谒档?。

    “什么?”李易回头望了她一眼。

    “那人是齐国的苦僧?!崩蠲髦榭醋拍鞘殖痔鞯闹心旰蜕?,缓缓说道:“手持铁棍,发眉皆剃,是苦僧无疑,只有齐国才有这样的僧人?!?br />
    如果这些和尚都是齐国的僧人,那来这里砸场子就说得通了。

    这是民族仇恨,佛法没有国界,但和尚是有国界的。

    齐国和尚和景国和尚向来不对付。

    此时,刚才开口的寒山寺老僧已经满脸羞愧的退了下去,智信老和尚一脸的笑容,看着檀印大师问道:“何为佛?”

    “竟然和檀印大师轮佛,真是不自量力!”

    “檀印大师佛法精深,这老和尚必败无疑?!?br />
    “何为佛,居然问这么简单的问题,恐怕是个和尚都能回答出来吧?!?br />
    众人对于檀印大师还是信心十足的,毕竟大德高僧的名号不是大风吹来的,连陛下都亲口承认,大师的佛法还能有假?

    不过,和众人想象的不同,他们并没有看到檀印大师三两句大败外邦和尚的场景,在那老和尚问出这句话许久之后,檀印大师都没有开口说话。

    “檀印大师怎么不说话?”众人开始疑惑起来。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大师不会……”看到檀印大师的表情,有人脸上露出怀疑之色。

    何为佛?

    这个问题他们回答不出来很正常,檀印大师不会也回答不出来吧,他可是大德高僧??!

    “和尚何苦为难和尚?”李易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不懂佛法,但见多识广,这种问题,陷阱极多,根本不能让对方占据主动,否则一个不慎就会被对方拿住话头,此时,檀印大师的做法才是最明智的。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皆是错?!崩钜仔∩泥止玖艘痪?。

    李明珠抬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句话,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什么不可说?”傲娇萝莉闻言,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周围有些通晓一些佛法的人也听到了李易的话,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正如这位年轻人说的,这个问题,檀印大师不能回答,只要他一开口,迎接他的必将是对方的紧追不舍。

    李易就站在檀印大师身边,说话的声音虽小,却还是没有逃过对方的耳朵。

    他微微转头看了李易一眼,已经是第二次从他的口中听到这句话,也和他此时心中的想法相同。

    “檀印大师为何不说话?”智信和尚微笑道。

    说了是错,不说也是错------无数人心里想着,要不,还是把这些和尚拖出去乱棍打死算了?

    寿宁公主实在是忍不住了,扯了扯李易的袖子,问道:“檀印大师为什么不说话,他也不知道答案吗?到底什么是佛?”

    小孩子的内心都是十分简单而单纯的,她不知道这两位老和尚的对话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的好奇那个问题的答案而已。

    好奇心,正是这个年纪的孩子最不缺少的东西,即便是她是公主也不例外。

    而她没有问李轩,没有问李明珠,是因为在她的眼里,先生应该就是无所不知的,就像他的父皇一样。

    看着小萝莉充满求知的眼神,李易实在是说不出来“不知道”这三个字。

    摸了摸她的脑袋,小声说道:“檀印大师是大德高僧,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呢?只不过,大师是高人,要是把答案直接说出来,不就和那些凡夫俗子没有什么区别了吗?”

    李易的声音很小,只在周围很小的范围流传,不过,他一开口,身边几人就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

    毕竟,能说出刚才那句话的人,也不是简单之辈,况且,他们也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言论,难道他真懂檀印大师的意思?

    “那先生是怎么知道的?”寿宁公主更加好奇,大师没有说出来,先生又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呢?

    “刚才那和尚问檀印大师什么了?“李易笑着反问道。

    “何为佛?“寿宁公主立刻说道。

    “你看啊,檀印大师刚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看了看我,看了看你,看了看周围的人,但想想那个问题,不难明白,他其实是想说,你是佛,我是佛,众生都是佛……”作为算学先生,李易很好的尽了作为一个佛学先生的责任,如果寿宁公主有这样一位先生的话。

    “前唐有一位高僧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悟即佛是众生,一念悟时众生是佛,其实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佛性,只是被人间红尘所掩盖了,也就是檀印大师想要告诉我们的------檀印大师不愧是得道高僧,竟然能将佛礼论证于无形,佩服,佩服?!?br />
    “原来是这样……”小萝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不可说,不可说,果然不可说,先生说了之后,她其实更加的迷糊了……

    “原来如此!”李易身后一名锦衣男子恍然大悟。

    另一人满脸欣喜:“难怪檀印大师刚才看了我一眼,众生是佛,这么说,我也有佛性了?”

    “啊,我明白了,原来大师是这个意思!”又有数人惊叹。

    “我有罪,我刚才居然怀疑檀印大师,我有罪??!”一人满脸忏悔,连连说道。

    “一举一动间皆是佛理,这才是大师??!”众人不由的惊叹说道。

    檀印大师也不愧是一代高僧,被人看穿之后,仍然能够保持一脸的平静。

    他微笑的看了李易一眼,自己是这个意思吗,真是这个意思吗?

    嗯,李易小施主说是,那就是了……

    知我者,李易小施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