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微笑的一句“从来处来”,犹如给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块巨石,使得寒山寺的和尚同时色变。

    近日天下高僧齐聚寒山寺,进寺的流程无非是先报上家门,法号是什么,在哪一座寺庙修行,是得道高僧自然有更高规格的和尚接待,就算是无名和尚也会得到妥善的安置。

    然而这位叫做智信的大师,第一句话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寒山寺的和尚------老衲我是来砸场子的!

    不告而取是为贼,事先没有任何通知就上门论禅,明显是砸场子踢馆的行径。

    寒山寺的年轻和尚到底是缺乏经验,面对如此的情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从来处来”是什么意思?”寿宁公主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觉得和尚说话实在是深奥难懂。

    “不知道……”李易摇了摇头,为了避免檀印老和尚再次拆台,干脆不再多嘴。

    更何况佛理这东西,每个人悟出来的都不一样,可能那位叫做智信的老和尚,只是觉得这句话说出来别人听不懂装逼很好用罢了。

    李易这一次猜错了,檀印大师根本没有闲时间去拆台,因为寒山寺的台都快被人拆了。

    智信老和尚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说道:“素闻寒山寺檀印大师佛法高深,乃是佛门高僧,我等远道而来,只想和大师论证佛法,解我等心中之惑?!?br />
    檀印和尚上前一步,笑着说道:“大师远道而来,我寒山寺自然欢迎,只是此地并非论禅之地,还请诸位移步?!?br />
    时值水陆法会,寺里不乏各地的有道高僧,互相之间论禅辩佛也是常有之事,但却从来不会这么直接简单粗暴,这里几乎聚集了京都的大部分贵人,若是败了,对寒山寺的声名损失太大。

    “我佛无处不在,论禅又何分地域?”外来老和尚摇头说道。

    此言一出,寒山寺的一众和尚又传来了一阵哗然。

    这是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啊。

    寺内本来就有不少人走动,再加上檀印大师自带吸引粉丝效果,短短的时间之内,就有不少人围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檀印大师在和谁说话?”

    “对面难道也是佛门哪一位大师?”

    “不清楚是从哪里来的,不过他刚才说要和檀印大师论禅?!?br />
    “高僧论禅?这可不能错过……”

    ------

    ------

    高僧论禅千载难逢,众人摆开了一副看热闹的架势,李易也有些好奇,面对这砸场子的老和尚,寒山寺会怎么处理。

    早已有另一名中年和尚走上前来,问道:“你们想要怎么个论法?”

    檀印大师是寒山寺的招牌,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要是无论哪个和尚都能直接和他论禅的话,他恐怕这辈子只能做这一件事情了。

    “既要论禅,须先坐禅,檀印大师是大德高僧,禅定功夫定然不俗,小僧斗胆,欲和檀印大师一比坐禅?!笔殖痔?,一直以来并未开口说话的中年和尚忽然说道。

    “坐禅是什么?”不懂就问是寿宁公主的习惯。

    “就是比谁发呆时间久?!崩钜赘艘桓鐾ㄋ椎慕馐?。

    西游记里面,车迟国唐僧和三妖斗法,其中一段就是比高空坐禅,这是西游记里面一段经典的剧情,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没想到在现实中也可以见到这一幕。

    坐禅是和尚的基本功,这中年和尚想要和檀印大师比谁的坐禅更久,争一争是才是景国最持久的和尚,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

    一个是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一个是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残年老人,谁比谁更持久,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大师要主持今次的水陆法会,没有时间应付杂事,几位若是为了此事,还是请回吧?!奔热欢苑绞抢丛页∽拥?,寒山寺的和尚也不用客气,连请这几位和尚喝杯茶的意思都没有。

    “听闻景国寒山寺乃是佛门圣地,檀印大师更是大德高僧,我们远道而来,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和老和尚一同来的一名年轻和尚忽然开口说道。

    “什么,景国寒山寺?”

    “这些和尚不是我景国人士?”

    “他国和尚,竟敢在法会上捣乱,拖出去,乱棍打死!”

    ------

    ------

    如果是景国和尚,众人倒也不介意看一场精彩的论禅,毕竟这种事情可不常见,但既然对方不是景国和尚,是来捣乱的,他们立刻没有了那样的心思,这种居心不良的家伙,拖出去打死才是正道。

    今日寺中可都是达官贵人,身边带的护卫不少,当即就有几人向着那些和尚走了过去。

    年轻和尚自知刚才失言,见此微微色变。

    手持铁棍的中年和尚面无表情的站在了老和尚前面,身上散发出一阵危险的气息。

    “且慢?!焙剿碌囊幻仙恿嘶邮?,水陆法会本来就是邀请天下高僧,即便是他国和尚,若是被乱棍打死在寒山寺,也会使得寒山寺名誉扫地。

    老僧看着中年和尚,说道:“众生皆空,无悟,无迷,无圣,无凡,无施,无受,无喜,无怒,亦无禅,赢也是空,输也是空,你们还要论什么呢?”

    “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人迷惑不解。

    周围的信徒里面,到底还是有通晓佛经的人,立刻对老僧刚才说的话做了一个解释。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几个外来和尚。

    你们不是要论禅吗,现在好了,佛家说喜怒是空的,连禅都是空的,你们还拿什么论,要论什么?

    中年和尚面无表情,在众人看笑话的眼神中,冷不防却忽然伸手,在老僧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住手!”

    “放肆!”

    看到这一幕,周围寒山寺的和尚立刻就坐不住了,纷纷围了上来,对那中年和尚怒目而视。

    那老僧也被打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回过神来之后,也是用恼怒的眼神望着他。

    围观众人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目光也不善起来。

    来扰乱发挥也就算了,他国和尚,居然敢在景国的地盘上动手,今天是不想回去了!

    “完了,这和尚有两下子?!崩钜兹滩蛔】谒档?。

    “为什么?”寿宁公主抬头望着他。

    李易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刚才那位大师说无喜无怒,你再看看他现在的表情?!?br />
    寿宁公主疑惑的转过头去,立刻就看到了老僧一脸的怒色,立刻明白过来。

    他自己说的话,连自己都做不到,自然也算不得数了……

    原本不明白发生原因的人,无意中听到了李易的解释,也纷纷醒悟,看向那些和尚的眼神发生了一些变化。

    [ps:不懂佛经佛法,都是网上找的资料,小说而已,考据党认真党退散。另外,找资料找了好久,第二章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