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皇家礼教森严的缘故,给皇子公主们上课居然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李易预想中的意外情况并没有发生,除了最开始和晋王的一点小插曲之外,第一次上课颇为顺利。

    今天主要是要让他们认识数字,学会书写,一个时辰的时间,课间休息就占用了小半个时辰,也教不了多少东西,更何况还要考虑到讲的太多他们能不能接受。

    每一位代课老师,都要在学生中培养自己的眼线,或者说爪牙,通俗来讲,就是狗腿子。

    最为聪慧底子最扎实的寿宁公主,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数学科代表,除了维持课堂纪律之外,兼有监督检查弟弟妹妹们完成课外作业的责任。

    答应了寿宁教她怎么做火锅,讲课结束之后,李易又在尚食局给她亲自示范了一遍。

    老皇帝的哮喘不能吃辣,连山茱萸都不用放了,酱料上也有很多要注意的地方,这一次,寿宁发挥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优良传统,将步骤一条条的记录下来,上课的时候都没见她这么积极过。

    小萝莉虽然偶尔傲娇,但懂事孝顺,李易教她的时候也没有保留,连一些终极秘技的没有藏私。

    临走的时候,随手在尚食局顺了两根黄瓜,正月底,春寒正浓,这东西也只有在皇宫能吃到。

    李家四名护卫守在宫门口,子爵府的马车停在那里,李易上了马车,车夫一甩鞭子,马车向着前方缓缓而去。

    这马车还是老皇帝送的,封建社会等级森严,礼教更森严,什么人坐什么车,该有怎样的依仗都是有法律规定的,出门在外,看到对方的马车,就知道里面坐的人自己惹得起还是惹不起。

    当然,李易现在也算是惹不起的那一群人之一。

    马车最好,但事实证明,两个轮子有时候还真比不上两条腿。

    城里面居然也会堵车,前面的马车轿子已经排起了长龙,李易只能下了马车,吩咐他们绕路过去,在城门口等他。

    从道路两边走了大约数十米远,终于看到了拥挤的源头。

    一处药铺前面,一群人堵在那里,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

    “齐人没一个好东西,居然卖假药给我们,砸了他的铺子!”一个声音喊着。

    立刻有人帮腔:“对,在我景国都城害我景国百姓,这铺子早该砸了!”

    药铺的大门紧闭,群情激奋之下,众人将称手的东西全都扔了过去,石头,烂菜叶,臭鸡蛋……,药铺门口立刻就变的狼狈不堪。

    李易没有看热闹的打算,远远的绕过去,向前面的城门口走去。

    景国被齐国欺负了几十年,百姓之间虽然谈不上势同水火,但从古到今从来都不缺少愤青,总有人民族自尊心强到爆炸,认为但凡齐国都是坏人,都该被人道主义毁灭。

    本来景国要是一直被欺负,这种矛盾也不会被激化,毕竟拳头才是硬道理,真要产生了什么冲突,本着维护国际和谐,?;す视讶说淖荚?,官府会在一定程度上袒护齐人,避免和齐国再度交恶。

    但现在不一样了,就在前段日子,一直被压着打的景国忽然翻了身,打了一个漂亮仗,从来都是主动求和的景国这一次占据了主动,连对方的城都占了两个,国际形势一下子反转过来,景国百姓长久以来积压的不满和愤恨得到了发泄,居住在景国的齐人就遭了秧。

    这个时候可没有理**国这一说,药铺里卖的是不是假药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齐国人的铺子,齐国议和的使臣就快要到了,在这个时候,可得好好的扬我国威,让他们知道,景国百姓也不是好欺负的。

    李易不打算围观看热闹,他还没有吃饭呢,给皇子公主们当老师,工资低就不说了,连饭都不管,讲的他口干舌燥的,肚子也饿了,皇家缺少最起码的人文关怀,这得让多少像他一样的臣子寒心???

    “这位施主,请留步?!?br />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李易回头一看,看到两个和尚向他走了过来。

    “敢问施主,可知法华寺怎么走?”一个老和尚上前笑着问道。

    另一个中年和尚衣着朴素,手上竟拿了一根铁棍,面容狭长而清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老和尚的身后,给人的压力不小。

    “不知道?!崩钜锥嗫戳四侵心旰蜕幸谎?,随后摇了摇头,指了指前面的人群,对老和尚说道:“大师不妨去那里问问?!?br />
    法华寺在哪里他不知道,倒是知道寒山寺怎么走,对了,经书今天就能抄完,是时候给檀印老和尚送去了。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崩虾蜕形⑽⒁恍?,转身向人群的方向走去。

    吃饭的时候,得知在老夫人的带领下,全家人明天都要去寒山寺。

    寒山寺的庙会才结束没几天,更加热闹宏大的法会就开始了,由朝廷出资,在寒山寺设斋施食、弘扬佛法、赞叹佛德。

    据说这些天全景国有头有脸的和尚都会聚集在寒山寺,没头没脸的也会尽量往寒山寺凑,这么大的法会,一年才举办一次,不仅仅是京城各路权贵,据说连皇室都会有人参与,要是在皇室面前露露脸,刷刷存在感,说不定一个大德高僧的名头就安在自己头上了。

    后来听小环说,老夫人其实是想带小姐去拜拜送子观音,各路神佛都拜一拜,只要能给她拜出来一个曾孙就好。

    李易觉得拜佛求曾孙有点扯远了,这种事情拜他才有用……

    既然她们明天要去寒山寺,那正好帮自己把经书捎上,不知道老夫人哪门子迷信思想在作祟,带的全部都是女眷,还不允许自己和她们一起去。

    不过反正他也懒得去,一群和尚念经有什么好看的,如果是年轻漂亮的尼姑可能还有点看头,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老夫人可能就更不让他去了。

    “你们明天去的时候,帮我把这本经书交给一个叫做“檀印”的老和尚?!碧艹牡氖焙?,李易专门挑选短的抄,其实本来还要几天才能完成的,但在他这种偷工减料之下,晚饭之后没多久就提前完成了任务。

    真要他把图书馆里所有的佛教经典都搬出来,那他这一辈子也别想干别的事情了,这一本经书,全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应付老和尚肯定是够了。

    小环接过经书,翻开看了看,只觉得密密麻麻的看得眼花,急忙将书合上,点了点头,说道:“姑爷放心,我一定会亲手交给那个老和尚的?!?br />
    “明天记得叫“大师”……”

    李易走出书房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