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众位皇子公主就明白什么是摸底测试了。

    平时先生上课的时候,也会对他们进行一些考校,背背文章,解释解释某句话的意思之类的。

    如果答的出来,先生会夸赞两句,答不出来,也不会有什么责罚,先生只会将那些东西再讲一遍,或者叮嘱他们用功读书,只有算学先生不管他们公主皇子的身份,时?;岽蛩堑氖职?,父皇竟也默认此事,好在以后教他们算学的换了人,眼前这位先生,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很明显,晋王同学就是这么认为的。

    “凭什么是我,我不去!”李翰一张圆脸上浮现出了恼怒之色。

    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又不傻,自己刚刚说了要告诉父皇打对方的板子,这会儿他就让自己上去丢人,这明显是报复,傻子才会真的上去。

    先生新教的那什么阿伯数字,一点都不好玩,歪歪扭扭的难看死了,居然不是从上往下写,他到现在连那几个数字都没有记全。

    那些什么百千万的,他怎么知道写成那些歪歪扭扭的数字是什么?

    上去肯定会丢脸,对于极好面子的晋王殿下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

    李易一点也不以为然,看了他一眼,说道:“晋王殿下不愿意上来也好,这次你的测试成绩是零分,我会将殿下的成绩写在红纸上,张贴在博文殿外面,以后也是这样的规矩,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对你们做一次测验,所有不合格的分数,都会张贴在外面,让过往的每个人都能看到?!?br />
    李翰闻言,脸色猛的一白。

    虽然他对于零分的意义还不太清楚,但也知道这是最差的那一等。

    “晋王李翰是所有皇子公主里面最差的一个”,这样的东西要是张贴在外面,怕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皇宫。

    到时候,父皇会怎么看他,母妃会怎么看他,所有的兄弟姐妹,宦官宫女会怎么看他?

    只是想象了一下,李翰的脸色就更加的苍白了。

    他再也不敢问“凭什么”了,匆匆忙忙的站了起来,虽然他是皇子,但也不敢对授课的先生不敬,被父皇知道了,一定会责罚他。

    看着李翰拿起毛笔,咬着拇指和那些数字做斗争,李易走下去,在各个桌案旁边转悠起来。

    阿拉伯数字,对于习惯了书写汉字的皇子公主们来说,还是比较新奇的东西,他们的算学基础有一些,但都是建立在另一套系统之上,先入为主,思维不可能这么快转变过来。

    最简单的数字,都被他们写的一塌糊涂,数字顺序颠倒,记错了数字,各种问题都有,正确率最高的居然是寿宁,只有一个数字少写了一位数。

    再回头看看上面的李翰,写的惨不忍睹,好在还写对了一个最简单的数字,不算是全军覆没。

    “好了,下去吧?!崩钜锥运诹税谑?,李翰立刻放下笔跑回了自己的位置,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易,生怕“零分”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

    “还不错,对了一个?!崩钜滋岜试谀掣鍪稚厦娲蛄艘桓龉?,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好歹不是零分,不用被张贴在博文殿外面,李翰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最基础的东西都教成这样,想来之前那位算学先生也没有完全弄懂,李易只得把他们当做学龄前儿童。

    要想教他们算学,首先得让他们记住数字怎么写,这没什么捷径,李易在上面将1-10的数字写下来,让他们不断重复就行。

    “好了,先休息一刻钟,你们可以去外面玩耍,一刻钟之后再回来?!惫烂艘幌率奔?,李易轻轻拍了拍桌子,说道。

    他每一次授课的时间是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七八岁的孩子注意力能集中多久,两个小时不停歇的讲下来,不说他们接受不了,李易自己都接受不了。

    看到有几个皇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了,李易干脆让他们课间休息。

    皇子公主们以前听课的时候哪里休息过,一个时辰坐下来,屁股都坐疼了,今天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到,居然就可以出去玩耍,李易话音刚落,他们就放下笔,一窝蜂的跑了出去。

    没一会儿,那宦官就一脸焦急的跑进来,说道:“李县子,陛下让你教授公主皇子们课业,你怎么……”

    “是你授课还是我授课……”李易瞪了他一眼,说道:“有没有茶水,拿一壶过来,渴死了?!?br />
    片刻之后,那宦官灰溜溜的去准备茶水了,只觉得这位李县子的脾气,比另外几位给皇子公主们授课的大儒还大……

    没有停歇的讲了半个多小时,李易早就口渴了,站的久了,两条腿也有些累,走出殿外,坐在一边的台阶上休息。

    博文殿前面是一处很大的广场,此时阳光明媚,皇子公主们在广场上追逐打闹,李易有些疑惑,今天没有看到永宁公主,也就是那个痴痴的小姑娘,莫非她不在这里上课?

    “晋王殿下,永宁公主怎么不在这里,她不用听课吗?”听到李易的声音,刚刚从殿内走出来的李翰打了一个哆嗦,指了指不远处的角落,说道:“永宁在那里,她从来不用上课的?!?br />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没影儿了。

    李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才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坐在那里,似乎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一个小公主和小皇子站在她的身旁,伸手去扯她怀里的布偶,她只是紧紧的抱着,一言不发。

    李易走过去的时候,那小公主和皇子跑开了,永宁公主抬头望了一眼,怔了怔之后,从怀里摸出了一颗透明的珠子,放在手心,向李易这边递了过来。

    “送给我的?”李易接过珠子,有些意外的问道。

    小姑娘点了点头,抱着布偶站起来,向远处走去。

    李易看着手中的珠子,像是玻璃又不太像,这是------她给自己那一碗蛋炒饭的酬劳?

    不过,这位小公主明显不愿意和人交流,李易看着她缓缓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将珠子收起来,转身走了回去。

    课间休息果然是很有用的,重新坐到位子上的皇子公主们,注意力明显比刚才集中多了。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崩钜啄抗庠谥谌说纳砩仙ㄊ恿艘蝗?,随手指了两人,说道:“周王殿下,安阳公主,请你们上来,将我刚才教给你们的十个数字,在这上面写出来?!?br />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看到两位弟弟妹妹不情愿的走上去,晋王李翰在心里面狂呼,刚才安阳和李哲欺负永宁的那一幕,他可全都看到了……

    如果不想自己成为整个皇宫的笑柄,以后,千万要记得,别惹永宁,别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