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连如仪都懂得套路了,让原以为很了解她的李易感觉到心累。

    幸亏刚才还是坚守住了底线,没有被她抛出来的诱饵所迷惑,要是刚才一个大意,暴露了作为一个男人心中的小心思,不知道结局会怎样?

    不清楚,现在的如仪,连他都猜不透了。

    宫里面来的人是依旧是一位宦官,却不是李易认识的,身体挺直站在前堂之中,板着一张脸,见到李易从外面走进来,上前一步,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道:“陛下曾下旨,让李县子教授众位皇子公主的算学,今国子监算学博士因病告假,为了不耽搁皇子公主们的课业,李县子现在便随我进宫吧?!?br />
    “现在?”李易皱了皱眉,这么着急,也不让人缓一缓,备备课什么的,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他进宫讲什么?

    宦官板着一张脸,催促道:“殿下们的课业耽搁不得,李县子还是快些吧?!?br />
    “知道了知道了,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崩钜装诹税谑?,转回去和如仪说了两句,很快就走了出来,看着那宦官淡淡的说道:“走吧?!?br />
    门外早就停了一辆马车,以这里距离皇宫的距离,坐马车半个时辰就够了。

    一群小公主小皇子的年龄大概在七到十岁,若是在后世,正常情况下的数学水准也有小学二三年级的样子,不过考虑到他们从未上过数学课,也不知道之前的算学课是什么样子,李易决定还是先从最基础的开始教起。

    教材当然不是问题,从幼儿园小班到大学的教材,种类齐全,后世的教材可都是经过专业认证的,科学的不能再科学,随便拿出来一本都行。

    在宫门口出示了腰牌,由那宦官带着步行进去,上次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李易倒是记住了一些路,皇子公主们进学的地方在博文殿,途中会路过尚食局,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

    走到博文殿门口的时候,那宦官说了一句,就站在殿外等待起来,“李县子,还有一刻钟就是公主皇子们算学课业的时间,你先进去吧?!?br />
    博文殿是一个小宫殿,李易走进殿内的时候,看到殿中摆放着一张张矮几和矮桌,可能是时间未到,殿内并没有------只有一个趴在前面桌上睡觉的胖子。

    从背影上看,那小胖子和应该李英才差不多年纪,论体型,比他则稍有不如,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或许是李易走进来的脚步惊醒了他,小胖子猛的从位置上弹了起来,大声道:“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我没睡觉,我没睡觉!”

    这一句话说完,发现周围空无一人,这才想起来,今天不是那糟老头子的课,他只不过是想在无聊的算学课开始之前,趴在桌上睡一会而已。

    既然不是在那糟老头子的课上睡觉,他也不会去父皇那里告自己的状,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小胖子一脸怒容的转过头,怒视着打搅了他好梦的家伙,“你是……,呀,是你!”

    看到殿内多出来的一人,小胖子脸上的怒容立刻消失了,问道:“喂,你是来给我们做好吃的吗?”

    上一次寿宁请他们吃那稀奇古怪的东西,他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宫里的御厨试了几次,根本做不出那种味道,他已经心心念念了两天了。

    “不是?!崩钜滓×艘⊥匪档?。

    一见面就问这种问题,难怪这位皇子小小年纪,就能长的这么“壮硕”。

    小胖子一拍桌子,装出一副威严的样子,说道:“我是晋王李翰,我命你马上去尚食局,就做和上次一样的饭菜……”

    李易环视周围的环境,对于这位小晋王殿下的话无动于衷。

    上次是因为老皇帝下旨,又有傲娇萝莉的面子,现在不一样,他又不是皇家的厨子,没有给他们做饭的义务。

    “你,你敢不听我的话,信不信我让父皇打你的板子!”见到李易无动于衷,小胖子眉毛一竖,威胁道。

    和熊孩子打交道,李易有着丰富的经验,熊皇子不过也是熊孩子的一种而已,不足为惧。

    李翰作为皇子,在宫中向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除了惧怕父皇,惧怕大皇姐,惧怕寿宁,惧怕会咬人的李厉,惧怕那糟老头子,惧怕另一个糟老头子,惧怕------还怕过谁?

    总之,一个尚食局的厨子居然敢违抗他的命令,这让晋王殿下感到十分恼火。

    “竟敢对我不敬,你等着吧,我今天就告诉父皇!”李翰咬牙看着李易,怒气冲冲的说道。

    不打他一顿板子,自己是不能解气的,但是也不能打的太重,不然谁给他做好吃的?

    李翰的话落下没多久,从门外就涌入了七八道身影,男男女女,为首的正是寿宁公主。

    “呀,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李易时,寿宁公主一脸的惊喜。

    诸位皇子公主中,有几人倒是见过李易的,不过只以为他是尚食局的厨子,上次没有和寿宁一起吃火锅的,则是第一次见到他。

    那宦官走过来,一脸谄媚笑意的说道:“公主殿下,李县子以后就是各位殿下的算学先生了?!?br />
    李易大有深意的撇了他一眼,这家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铁青个脸,面对公主的时候却笑的这么灿烂,这是**裸的歧视啊。

    “先生?”晋王李翰怔了怔之后,一脸呆滞。

    什么时候,尚食局的厨子也能做他们的先生了?

    寿宁公主却没有在乎先生不先生的事情,一脸惊喜的说道:“你一会再教教我火锅怎么做,上次我没有学会?!?br />
    “一会儿再说?!崩钜椎懔说阃?,看着一群公主皇子说道:“既然各位殿下都到了,那我们就开始吧?!?br />
    或许正是因为公主皇子们的身份特殊,反而更加的遵守规矩,不用故事引诱,一个个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端正的坐好,就连刚才还要打他板子的李翰,都没有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先是让寿宁介绍了一下在场的公主和皇子,李易记下之后,又询问了她算学课的进度。

    得到的答案是她们现在还处于阿拉伯数字的学习阶段,之前的算学先生,正在教她们怎么将汉字书写的数字,转换成阿拉伯数字。

    也就是说,她们的数学之道,还处在最原始的起步阶段。

    黑板和粉笔在这个世界是没有的,她们要学的大多数课程,都是通过讲授,不过,仅凭一张嘴是无法讲明白数学的。

    好在之前的算学先生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将白纸粘贴在竖起来的木板上,用毛笔书写,倒是和后世的黑板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开始讲授之前,我们先做一个摸底测试?!崩钜鬃?,用毛笔在白纸上书写。

    三十六,四百五十一,六千八百三十二,八万九千五百六十三,七十五万三千四百六十七……

    一众皇子公主还在疑惑摸底测试是什么的时候,李易再次开口,“你们将这些数字用阿拉伯数字在纸上写出来……”

    李易看了看正在东张西望的李翰,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说道:“晋王殿下,你上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