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之事,虽然李家的确受了不小的影响,但何家又何尝不是受害者?

    两位老人,一位失去了儿子,一位失去了女儿,在这件事情上,怕是有着极为相似的感触。

    李易没有打扰她们,一路走回房间,迈进房门,看到如仪在桌前写着什么。

    家里面其实只有小环识字不多,如仪姐妹虽然也没有读过书,但却是识字的。

    李易走到近前,静静的看着她书写。

    或许是因为习武的原因,使得她拥有极好的控制力,这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写出来的。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看到纸上娟秀的字迹,李易微微一怔。

    这首诗是他抄来送给曾醉墨的,虽然最后反而帮了倒忙,但诗肯定是传出去了,如仪知道不足为奇,只不过,如仪向来对这些不感兴趣,今天怎么一反常态,抄起诗来了?

    见到李易走过来,她放下笔,笑着说道:“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能让相公如此形容,洛水神女醉墨姑娘笑起来一定极美?!?br />
    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毕竟让自己的老婆知道他在外面这么夸别的女子,总归会有些底气不足。

    尤其是出于意外,将那女子几乎看光了的情况下。

    不过还别说,曾醉墨那倔脾气小妞,虽然性子倔了一点,但颜值没的说,身材简直好到逆天,和如仪比起来各有千秋,如果能够……

    李易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思想抛锚了,干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也没那么好,诗词吗,总是会有所夸张,笑一笑就倾城倾国,哪有这样的事情,这可不是美,是妖术……”

    如仪沉默了好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说道:“相公若真对醉墨姑娘有意,不如……”

    李易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和醉墨姑娘只是朋友,当时也不过是想要助她夺得魁首,并没有其他的意思?!?br />
    如仪能说出这句话,实在是让李易意外至极。

    听她的意思,下一句要说的,应该就是让自己将她迎进家门了。

    这------幸福也来的太过突然了。

    虽然是个男人几乎都向往过妻妾成群的生活,尤其是妻妾都是那么的漂亮,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接受过现代思想教育,深受一夫一妻制的影响,李易------当然也是向往过的。

    但是想过和真正去做又有很大不同,一来家里有这样如花似玉温柔似水的娘子,不太会产生其他的心思,二来感情这种事情,也不能勉强,虽然曾醉墨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能唱能跳还画的一手好画,男人面对她的时候要是没一点想法才有问题,要是能将她迎回家里,想想就有些------呸!

    一来没有感情基础,二来人家对自己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心思,这件事压根就不可行??!

    如仪抬头看着他,低声道:“相公放心,妾身又不是妒妇,相公若非对醉墨姑娘有意,又怎么会写出那样的诗词……”

    “别,就是几首诗词而已,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给你写十首一百首------,我和醉墨姑娘,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崩钜准泵馐?。

    如仪的性子还是偏于传统的,事事都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让李易的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哪有张罗着给自己的丈夫纳妾的正室夫人?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是柳二小姐,那他肯定在第一时间就严词拒绝并对她进行一番严厉的思想教育,表明自己对如仪一心一意从来没有过纳妾的心思。

    因为他知道,只要在柳二小姐面前流露出了某方面的意愿,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什么娇妻美妾的幸福生活,而是当头劈来的一剑。

    但是如仪,既然她能这么说,就一定是这样想的,也不知道她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到底纠结了多久。

    “相公真的没有……”如仪抬起头,不确信的开口时,李易已经将她揽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别胡思乱想了,真的没有,不要说我没有这个意思,人家醉墨姑娘也没有这个意思,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br />
    这个世界的男女关系还是趋于保守的,若非夫妻情侣,平日里大抵不会有过多的接触,然而对于拥有现代思想的李易来说,有几个异性朋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连老方都有一个神秘的小翠姑娘,若是脾气相合,性情相投,发乎情止乎礼的友谊还是值得提倡的。

    和宛若卿,和曾醉墨,和李明珠,这都是再纯洁不过的------男女关系,除了偶尔做一些梦的时候会梦到她们,但这种事李易自己也控制不了,现实中可从来没有动过歪心思。

    真要是将她们全都凑齐了------不为后宫的和谐担心,也得为自己的肾担心。

    “妾身知道了?!比缫橇成⒑?,小声的说道。

    门口处传来了一声轻咳,柳二小姐拍了拍门,说道:“你们抱够了没有,外面有人找,好像是从皇宫里面来的?!?br />
    说罢,眼神古怪的看了一眼屋内,扭头离开。

    如仪急忙从李易的怀里离开,脸色更加羞红。

    李易表情微恼,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被打扰,如意这丫头可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想着宫里来人干什么,无意中低头撇了一眼,才发现桌上不仅仅只有那一首《美人歌》,自己送给曾醉墨的诗词几乎都有,稍稍回想一下,虽然这些诗词大都夸张,但是不得不承认,那倔小妞除了脾气倔之外,其他的都无可挑剔,谁要是将她娶回家里,可就真的享福了。

    转头看着如仪,试探的问道:“娘子刚才说,如果我对醉墨姑娘有意,就怎么样?”

    如仪怔了怔,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弧度,笑道:“妾身------刚才说什么了?”

    李易愣了片刻之后,也笑了出来,摇了摇头,向房间外面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如仪嘴角的笑容扩散,将桌上的诗稿收起来,小心的放在抽屉里,眼中罕见的闪过一丝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