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皇子公主在里面吃的吵吵闹闹,听的人心烦又不能训斥,李易净了手,走到院子里,心头浮现出一丝疑惑。

    老皇帝叫他进宫,不会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做饭吧?

    这时,只见那宦官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李县子,早朝已散,随我去见陛下吧?!?br />
    果然,虽然自己很闲,但想来皇帝应该没那么闲,李易也正想看看,老皇帝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长相阴柔的宦官从袖中掏出一块牌子递给李易,说道:“李县子,这块牌子您收好了,这是入宫的凭证,有了它,才可以自由的出入皇宫?!?br />
    李易接过明晃晃的牌子,入手微沉,心中不由的一动,这东西居然是用金子做的?

    不愧是皇室,出手这么大方,一块腰牌都是由纯金打造,这要是多来几块,岂不就发了家?

    此时,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这金子打造的腰牌上,却是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宦官看到金色的腰牌,将腰背屈的更深了。

    这皇宫的戒备倒是森严,腰牌上面,居然连他的姓名,身份,以及体貌特征都刻的清清楚楚,冒牌的可能性太小了。

    将腰牌收起来,回头看到一旁的宦官脸上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李易皱了皱眉,张嘴想要说什么,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这宦官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那宦官一脸堆笑,说道:“爵爷叫小人魏忠就行?!?br />
    “魏忠?”李易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魏忠贤是你什么人?”

    那宦官一脸的疑惑,随后便摇了摇头,说道:“魏忠贤……,从来没有听说过?!?br />
    李易心中好笑,就算是在同一时空,算起来两个人也差着数百上千年,更何况是在不同的世界,又怎么可能会有联系。

    “魏忠啊……”

    “爵爷有什么吩咐?”

    李易看着这宦官阴柔的笑容,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说道:“以后在我面前,不准笑!”

    魏忠:“------”

    ------

    ------

    皇宫真的很大,各种李易连听都没听过的宫殿层出不穷,拱门无数,长廊无数,要不是有魏忠领着,他一个人绝对会迷路。

    绕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功夫,视野才陡然开阔起来。

    和老皇帝见面的场合一点也不隆重,甚至也不是在宫殿或者书房之中,走进一个种满了常青树的花园,从两队板着脸的侍卫中间走过,上了一个亭子,就看到了穿着一身黄袍的景帝。

    和在宁王府的时候相比,景帝的气色更差了,但脸上的笑容却更多,心情明显不错。

    “长安县子李易,参见陛下!”见这些皇帝啊妃子的,有一点特别不好,动不动就要跪,亭子里的青石板贵起来硌得慌,好在李易的膝盖只是轻微的沾了沾,景帝便挥了挥手,说道:“不必多礼,起来吧?!?br />
    景帝是一个和善的人,虽然是一国之君,但至少在李易看来,面对他的时候,不会给人很大的压力。

    景帝坐在一个铺了垫子的石凳上,随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说道:“坐!”

    事出反常必有妖,一国之君就该有点威严的样子,这么客气------李易还真有些不习惯。

    该不会他刚一坐下,就有一堆侍卫从旁边跳出来,拔刀指着他,要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吧?

    景帝看着他,笑道:“怎么,当初那个在朕面前连“放屁”都敢骂的李秀才,现在连坐都不敢坐了?”

    李易心中暗道,当初要是知道他就是景国皇帝,自己早有多远就躲多远了,根本不会本着分享精神请他吃那块糕点,也根本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都是------那块糕点造的孽。

    “谢陛下?!崩匣实鄱寄茄盗?,李易只好坐下。

    眼前的场景倒是很熟悉,好像两个人认识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环境,今天的一切,都源自于宁王府那座隐秘的花园,源自那一块罪恶的糕点……

    “尝尝这银耳莲子粥,看看宫里的御厨,比起宁王府如何?”见李易坐下,景帝指了指李易面前的桌上说道。

    李易心中有些打鼓,这不对劲啊,封建社会的皇帝都是这样的吗?

    难道他这次把自己召进宫来,就是为了请吃饭?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皇帝不都应该是一言不合杀人全家诛人九族,看谁不顺眼就拉出去砍头------这种热情好客的邻家大叔是哪一个变异品种?

    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香气扑鼻,要不是他刚才吃饱了,怕是闻一下都会胃口大开。

    但问题是,刚才吃了那么多东西,现在吃不下??!

    站在亭子外面的魏忠,虽然低着头,但注意力却一直在亭上。

    他此刻脸色苍白,腿肚子都在颤抖,绞尽脑汁的回忆,今天到底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李县子,如果有的话,拼了命也要挽救……

    对了,李县子好像不喜欢他笑,以后在他面前,死都不能笑!

    皇帝都是喜怒无常的动物,谁知道他现在笑嘻嘻的,下一刻会不会直接翻脸,李易只好捧起面前的银耳莲子粥,喝了一小口,粥很好喝,真的很好喝,可是他刚才把公主殿下的银耳莲子羹喝了大半,又吃了一盘蛋炒饭,再美味的粥也喝不下去了。

    更何况是------银耳莲子粥!

    “怎么样?”景帝笑着问道。

    “火候正好?!崩钜仔闹蟹⒖?,脸上还得保持笑容。

    景帝心情似乎很不错,竟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一连喝了两碗粥,看得对面的李易目瞪口呆。

    站在景帝身后的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这个时候的陛下,身上是没有任何担子的,就像是那次在宁王府一样。

    马蹄铁,天罚,包括他无意中说的一句话,都深入帝心,对面那个小子,还真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家伙。

    陛下曾经说过,“李易一人,抵得上千军万马”,这句话似有夸张,但他做的每一件事,常德都看在眼里,他就像是一个福星一样,总是能够及时的解决陛下的难题,尤其这一次的守疆之战,更是陛下在位以来所创的最大功绩。

    大将军许定远在密信中对于“天?!奔瞥?,几乎将战功尽数归于天罚。拓土之功,举国欢庆,陛下在朝中的威望达到十余年之顶峰,一直都不太安分的各地豪阀也安定下来,齐国议和使臣已在路上,这是景国数十年来,在和齐国的斗争中,首次取得主动权,必将永载史册……